→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擱淺的青春

2015-08-25 . 閱讀: 2,356 views

文/落微

真要寫這個故事,倒有些不知如何下筆了,想來情感可以隨時的隨著某個事物噴發,而文字卻需要一個揣摩的過程吧,或許我也只是,想在某一個秋日的午后,祭奠一下,那段擱淺了的青春。

我有點不記得我是十六歲遇見蘇周,還是十七歲了。滴溜著眼睛算,應當是十七歲之前我遇見蘇周,十七歲之后我喜歡蘇周吧。寫到這兒,竟有點想笑,我用的是“喜歡”一詞而非“愛”,想來成熟了幾許,愛字再不敢輕率地定義。

蘇周是我見過的最不懂風情亦最不懂浪漫的男生,很高,長得很老實,行為也憨厚,嚴肅的時候很嚴肅,笑起來的時候墩實又有點可愛,不懂討女孩子歡喜,亦不懂幽默。十幾歲的學生年代,蘇周是班長,做事永遠一絲不茍。這一點特征也延伸到了生活上,愛干凈,白色的校服永遠白白的,不像其他男生一樣往身上一套便成了臟臟的抹布。

在其他男孩子們滿球場呼嘯奔跑的時候,蘇周靜靜的在座位上看書,讀北島,讀菜根譚,甚至讀厚黑學,我之所以看過某些書,是因為他看過。在其他男孩子們歪歪斜斜靠在走廊上看女孩聊天的時候,他目不斜視心無旁騖地做作業亦或是不聲不響地睡覺,并不因為滿教室的喧鬧而浮躁。他總是顯得那么氣定神閑不慌不忙,以至于十六七歲的我欣賞得不得了。

年少的我大抵是喜歡成熟的男生的,蘇周看起來就很成熟。是的,在同齡男孩兒中,不是最帥,但是最有氣質,在我看來,頗儒雅,頗溫良,頗書生。

而我,在他人看來應當是那種大大咧咧吵吵鬧鬧、會大聲笑大聲哭的女孩吧,人緣不錯,成績一般,喜歡小說,喜歡嬉鬧,熱愛舞蹈,討厭虛偽,文藝的底子,漢子的行為,有人喜歡亦有人不喜歡。而在第一次見到蘇周的時候,就顯現出了我的不矜持的一面,往后的某一段時期內,我常慶幸沒有給他留下太差太差的印象。

第一次見到蘇周,是在高二。

高二分文理,我和蘇周分在了同一個班,由原來的互不相識到日日相處在同一處教室,算緣分么,算吧。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的人和太多的緣分,有些人的人生可以相交,甚至可以重合,便已是莫大的緣了。回想起那時候,還是有點尷尬的,我和同學開學占了一個看起來很好很干凈的課桌,有事出去了一小會兒,后來回來的時候,發現一個男生坐在那個我們占據的桌子上面和人聊天。那時候我是個頗霸道的女生,嗯,是“那時候”,見到便很是不爽,走過去直接說,嘿,這個桌子是我先的哦!哪知我的不客氣,卻換來了一個謙卑而憨厚的道歉。這倒讓我有些愧疚,以至于今后再未以如此的語氣面對一個素不相識之人過。

原以為不過是過眼云煙,誰知,誰知這個短暫的楔子之后,我就和這個說話謙卑的男孩子扯出了那么多的事情呢?

我猜全中國一定有很多校園戀情,都是由同桌轉化過來的,這個看看那些小清新電影和各類言情小說便知。沒有意外的,我和蘇周的戀愛,也是從同桌開始的。

那時候因為某些原因,陰差陽錯,便和蘇周班長坐在一起了,至今記得,是在教室的中央的最后排。便是在那一段時間,交流交往得比較多吧,便相互有了好感。當然,那時候的喜歡,誰知道是愛還是什么呢?當時覺得是愛情,現在覺得是年少無知,錯把喜歡當作愛了。如我這般粗糙的人,也是真真切切的覺得,我歡喜了,便是我喜歡了。

我說我粗糙,卻也并不是調侃。而是最開始我是不知道我的曾經的同桌——蘇周同學喜歡我的。大抵是他和跟我同一個宿舍的朋友說過,這個朋友便告知了我,而那個時候,我還頗懵懂吧,至少不明晰。

人便是這樣,不知道這個情愫之前,大大咧咧毫無形象,知道之后,便突然之間地,扭扭捏捏起來,也總是不那么自然了。由此我便知曉,有時候愛情,是會改變一個人的,至少是表面上,它讓一個人失去了原本的真,也失去了原本的自然,從此變得患得患失備受束縛,可是你愿意,你覺得,愛情這個東西,值得。屬于小女子的嬌嗔與柔弱,便是在這樣的愛情河流里滋生了出來。

所以后來我戀愛了。如你所見,早戀。

戀愛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事嗎?我不知道。我只記得,戀愛的時候,短信qq發得頻繁,文字書信也來往緊密,常常是夜里縮在被子里發信息,一個人對著屏幕傻樂,或許那時候的心里是無比快樂的吧,只是如今若是突然回憶起來,卻總是不可能將后來的事情分開來想的,摻雜了別的情緒,便也感受不到更多的快樂了。還未到高三的重要時期,沒有父母的威壓,沒有老師的緊逼,壓力更是絲毫也無,每日里想的事情,便是他如何如何,我如何如何。想想我如今的心態,總是于壓力崩塌而來之時,便嘆息著,那時候的我,怎么就那么不識愁滋味呢,單純美好,真好。可惜我是沒有時光機的,也不可能再回到那個美好的狀態。

那時候的我,很愛寫日記,暗暗的情愫,小小的懊惱,得意與開心,煩惱與悲傷,亦或是諸多無病呻吟的小詩小句子,都訴諸于筆下,印刻在紙張里。而蘇周也曾說:看你白日里瘋瘋鬧鬧,晚間卻喜歡默默躲在角落寫文字,便覺得,很被吸引。

這是我聽過的最好聽的情話。自蘇周的口中說出來,我便知道,有那么一個人,懂我。畢竟很多朋友,要么只關注我的活潑的一面,要么只注意到我的安靜的一面,而從未有人告訴我說,我喜歡你的白天和晚間不一樣的狀態的樣子,從未。

我很喜歡那時候的蘇周,也很喜歡那時候的自己。喜歡晚自習之后兩個人共一把傘漫步在路上,喜歡他高高大大的身軀,喜歡他溫良的書生氣質,喜歡······太多太多。或許勇于將喜歡說出口,是我這幾年來沒有變化的一個特點,如今我也時常會大方的說,我喜歡誰誰誰。

度過了那么一段熱情似火如膠似漆的時光,剩下來的,便是冷淡和不和諧了,是不是每段感情都是如此的規律呢。也會矯情地唱,“曾經在幽幽暗暗反反復復中追問,才知道平平淡淡從從容容才最真”。

那是我最不愿意回顧的日子。高考之前。

每個想考上一個好大學的高考生,在那段時間里,應該都不太好受吧。蘇周的壓力比我大。我的父母雖說希望我考好,卻也未給我施太大的壓,大抵是我平時的成績總不算是前列,讓他們多多少少有一個心理準備,因而也并沒有對我抱多大希望,自然于我,也就沒有什么壓力了。可是蘇周不同,他的母親似乎對他的期望甚高,為了讓他有個好環境,不惜放棄工作來陪讀。而那個時候,我們已經沒有當初那么親密了,只是淡淡的交往著,既不斷離,也不進一步發展。

為什么說我不愿意回顧呢?是因為那個時候我感覺,我的友情和愛情,似乎都出了故障。一方面最好的朋友不滿我的忽略而雙方相互冷淡,另一方面我和蘇周的交往,也逐漸出現了問題。實際上有那么一部分美好的戀情,大抵都發生在初期,而隨著交往的加深,對對方的了解加深,也就沒有了當初那么濃烈的獵奇心了,只是依靠著最開始的那些激情,勉強維系了這一段不是很穩固的感情。我和蘇周就是這樣的。或許是那個年紀的我們,還不是一本翻不完的書吧,一眼看得透徹。

而讓我產生了不適感的原因,是蘇周的母親。

我這個人吧,雖然總是那么不愿意拘于規矩,也從來不是班主任喜歡的乖乖女的類型,但是偏偏我很自負,自負于那一丁點兒的被他人稱贊出來的才氣,以及頗好的人緣和人品,因此也從來潛意識的認為自己也是好學生的那一類。蘇周的母親是一直都知道我和蘇周在交往的事情的,我的父母卻從來都不知曉,由于頗嚴厲的家教和對后果的懼怕,我也便是從來不敢露出一點端倪。高考前夕,蘇周的幾次模擬考的成績都不佳,我在這當兒里,接到了蘇周母親的電話。

第一次的時候電話里蘇周的母親并沒有說很難聽的話,也算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只委婉的說了很多,我至今仍記得那么幾句頗有水平的話,蘇周的母親說,你們這個年紀的愛情,是經不起考驗的,還是青澀的果子,不能摘,亦多是帶著苦味,到了大學,你們的視野開闊了,那個時候產生的痛苦,遠比現在多。后來說著說著,便又說,她并不是反對我們交往,只是覺得,到了大學再認真談戀愛,才是好的,目前應當好好學些什么的。我記得我在電話這頭悄悄的哭,沒有和別人的家長說過話,也愣愣的不知如何應答,那時候真的有一種心碎了一地的感覺。也第一次覺得,原來早戀的代價,是如此之大么。

可是即便是在那個時候,我也還是覺得,戀愛勝過一切。而蘇周顯然態度是沒有我這么堅決的,他當時是動搖的,也很聽他母親的話。自然,分手二字也一直懸在嘴上,只是尚未說出來。

過了不久,蘇周母親再次打電話過來。這次卻不復之前的和藹,大抵是沒收到成效,她也生氣了吧。我在宿舍的衛生間接起電話,對方語氣很生硬,幾乎是把他兒子的成績沒有起效的責任全部推到我的身上,最后威脅我說,要反映給老師和我的父母。放下電話的時候,我已然泣不成聲。我并不知道,會是這樣一個情況。那個時候感覺很受傷,很是想不通,為什么責任就全部在我了,同時也是真的很害怕被我父母知道。

說與朋友聽,朋友亦是憐惜,同時也是認為,可能最受影響的其實是作為女生的我。哭了幾場,也終究是無法可想,也只能,是順其自然,各自努力。只是那個時候還心存幻想,認為我們大學的時候,有的是時間來補償。

高考結束那天,我哭的稀里嘩啦,不是因為不舍,而是因為,這樣的日子,終于過去了。我不在乎我考的怎么樣,只是心疼我自己都變成了什么樣。那時候的我的樣子,一定不是我認識的自己。

后來成績出來了,我的成績在意料之中,蘇周則考的頗不錯。填志愿的時候,我問蘇周填什么學校,他說,不會走遠,就在長沙念。于是我在這廂大筆一揮,第一志愿第二志愿第三志愿所有的志愿都填在了長沙,幾乎是未考慮別的因素,只是在長沙的院校中隨意挑了幾所符合我成績的,而父母也是欣喜于我沒有走遠。

可是后來填完志愿之后,蘇周告訴我,他被別的城市的一所學校錄取了。以第一志愿錄取。

我幾乎忘記了我那個時候的心情是怎樣的了,年少啊,很快便將之定義為背叛和欺騙了。

或許最后應當定義為是我被甩了吧。

我太重情,亦是太過相信一生一世的誓言,那些華麗麗的刻骨銘心的承諾與誓言,不知撫慰我多少次。以為好吧,即便不在同一個城市,好在相隔也不遠,還是可以維系吧。只是這恰恰是一個最好的理由,分手的理由。然后,風輕云淡的分離。

后來,后來就上大學了。由最開始的不舍,到后來的遺忘,實際上也沒多長時間。以至于后來有一天晚上蘇周聯系我,說了一句,對我,他心懷愧疚。我回復,以后不要說這個了,我那時候是年紀小,不懂事,亦不懂得如何看清一個人。

其實又有什么看清不看清呢?只是如言情小說中男女主角的對白一般,負氣而傷感。

我想,這句話可能給他帶來了一定的傷害吧。可是這就是我,那個真實的,未被戀愛沖昏了頭腦的我,說出來的話,也是大實話。

如今再回顧,也確實是這樣。那個年紀里,瘋狂信仰的愛情之光,在如今的我看來,多多少少帶著懵懂的成分,喜歡是確實喜歡,可是愛不愛,連我自己也不知道了,或許是忘記了,或許是真不知道。在那個早戀風氣十足的時期里,應當也有著順應潮流的一個思想在里頭吧,亦或是因為太普遍,所以沒有危機感。也是對愛情這個東西太過相信,以為一個諾言,便是一輩子的承諾,卻忘了,人是會變的,諾言也從來不是永遠保質的。不喜歡的時候,有更值得追逐的東西的時候,諾言就成了負累,成了不喜歡的累贅,所以會千方百計的擺脫。而我,大抵也算是諾言碎裂之后的一個不太慘烈的犧牲品吧。

再回想起蘇周,那個高高大大白白凈凈的男孩,亦是沒有了當初的小小悸動,尤同回憶別的生命里的過客一般,清清淡淡,或許好奇,卻再也提不起興致。

我一點也不感謝這段單純的戀情,或許我因為它而成熟了很多,或許我學到了很多,可是我不感謝,因為我受到的傷害,不值得我去感謝。只是我也不怨恨,也不遺憾 ,也不后悔。

若有緣再見蘇周,我一定會淡淡的微笑著打招呼:哈嘍,你好,我是落微。

青春的故事

左岸記:講故事的能力就是即使知道故事的結局,人們還是喜歡看下去,看完之后還由衷地為你嘆服。我想這一點落微做到了。喜歡是很容易的事,因為我們都會被美好所吸引,愛卻絕對不是件簡單的事,因為愛從來就不會因為什么而背離,包括我和你。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蜀山四川麻将下载安装 亚州a片 河北11选5今天推荐号 北京赛车pk10 青海快3开奖今天 幸运3D手机版下载 联众疯狂麻将外挂 彩票开奖黑龙江22选5 nba掘金vs公牛 快乐十分最快开 黑龙江6+1开奖结果 麻将怎么玩的方法 吉林麻将小鸡飞蛋 1分11选5网站 银川沐足中心 赌北京快三经常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