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人生的成長就像一次次的搬家

2015-08-10 . 閱讀: 3,983 views

這是我第三次搬家了,要是算起來青少年時代和單身生活時,怕是有七八次了。

這次算不上搬家,其實是父母老房子要拆遷。雖然老兩口已經不在這住了,但是積攢了相當多過去的物件,需要整理一下,扔掉還是繼續換地方保存。

老房子是80年代的五層房子,中間還加固擴展過,于是新舊混雜、不倫不類。因為是廠子的房,拆起來有點麻煩,周邊都拆了,他反倒孤零零的站在那,堅強執拗而孤單。因為嚷嚷著拆好幾年了,老住戶基本都四散各方了,一部分就空了沒人住,一部分出租了,物是人非。

打開門窗,透了半天氣,抽了兩顆煙,才進門。灰塵、但不雜亂,拜賜于老父親理工科的條理,給我畫圖和明細,什么東西什么地方。日光燈管嗡嗡的,好久沒開的緣故。抽了個板凳坐下,開始整理屬于我的東西,會遇到多少自己想象不到的呢?

一本作文底稿,是參加作文競賽的練習,主要是不同的開頭和結尾,符合虎頭豹尾豬肚;

一些獎狀,父母的驕傲,自己都忘的差不多了,還曾經這么優秀?

一些日記雜想,有些恍惚,不敢和記憶博弈驗證;

一些小物件,別人送的或是自己收集的,曾經當做寶的;

一些信件,該是淘換了幾次,留下來的,除了手寫這個事情,其他的跟記憶似是而非;

一摞子照片,各個青春的時代印記,已經不糾結是否好看了,糾結青春已經遠了;

幾本畢業紀念冊,天各一方,總是唏噓;

其他亂七八糟零散的東西…歸攏了一下,扔到垃圾袋一些,看看剩下的又少了一大截,可以拎著走。在這里住了大約十年就出去浪蕩人生了。卻在短短的半天功夫重新歷程了一遍。決定留下的東西少到如此可憐。

一直恍惚自己的歷程,曾經有一次做夢,一個夢把大學四年齊齊整整、纖毫無遺的過了一遍,然后就恐懼起來,不知道哪個更真實。

沒人刻意梳理自己的過去,那是老年人的勾當和樂趣。但總是有些生活的節點時刻,讓你不由自主的考量自己的曾經。絕多數人是畏懼回憶的,只簡單到因為不能重新來過。回憶本身跟幻想差不多,不信你試著回憶過去,沒幾秒,就會想,“如果當初不這么這么,應該就是那樣那樣”。

回憶總是和保存紀念品不同,回憶里最刻骨銘心的都是坎坷悲傷,快樂總是短暫而捉摸不定,保存的紀念品倒是都是快樂的標志物。倒該反過來才好,記憶里都是快樂,留存些悲痛的紀念品,偶爾拿出來祭奠。

人生總被描繪成一場旅程,前路漫漫,不能回頭,背負的越來越多,越來越慢,隨時準備迎接終點;或是一場遷徙,扔掉過去,重新開始新生,不停的遷徙,知所終,卻遺忘本來。誰都不是旅者,因為人生是你自己的,世界不是你自己的,最多是一次次的搬家,一次次的建造罷了。

當你決定建設新的家,你一定是覺得現在需要或是未來需要,一定不是因為過去需要。你確保你有能力負擔的起,也基本不會因為老的房子里的東西,去決定未來房子的設計。每一次新的設計,你會刻意躲避過去的印記,盡量避免之前的缺憾,你甚至強迫癥的把過去的缺憾放在頭等地位,忘記了新居的平衡。要么你徹底脫離這個環境、換個區域,要么因為熟悉就在四周考量更好的。當然淪落了,不是新居而是被人生摧殘的降了格調,最好在熟悉的環境消失,選個八竿子打不著的地方療傷。

及至新居落成,喜慶有余。老物件能用的用點,全新的最好。扔掉了太多過去以為必不可少的東西,留下的要么是留存紀念、要么是順手可用。破家值萬貫,但你想的竟然大多數是舍棄。那些刻骨銘心、時刻相隨的東西,卻在新居面前落魄邊緣、遭你無視。

同一屋檐下的人,也是走走來來;環境里的人也是變幻多彩。多少東西是因為人的存在而存在,有多少的東西因為人的存在而紀念?或是因為離開而不存在,因為離開而存留記憶?

每一次你都想一勞永逸,為未來做個保證。卻發現沒幾年,你就又一次的搬離。就算不搬,也是折騰個不停點,真到了不能折騰了,也該跟人生說再見了。以為環境徹底滿意了,卻發現要么是自己很快的厭倦、要么是瞬間就變的自己無所適從。

怕只怕僅僅是為了逃離過去,選擇新的家居,扔掉的都扔掉了,可惜自己的記憶和人生習慣,總是扯著你面目全非。你可以涂改記憶,但涂改不了自己,于是驀然發覺,你新的家其實還是老的。

也怕你為了未來計較太長遠,未來來的時候,跟你如今的想法早已南轅北轍。你不為了現在,為了未來活著,看似是充滿理想和夢想的堅守,其實是為了注定的背離。

最怕好不容易搬了家,堆了一家的老物件,古董還好,就怕是瓶瓶罐罐破破爛爛。你扔不掉舊的,也就沒有資格擁有新的。人是搬家了,人生沒有。背負著過去的點點滴滴,讓現在無法面對未來。

想想我們從孩童、搬到少年、搬入青春、搬入成熟及至衰老,或是幼兒園、學校、社會、婚姻、家庭,每一次的搬家都有時間標志,都有環境的改變,但行進其中的我們又有多少的改變和適應,還是如搬家般的不知所以、前后糾結?

人生也就是一次次搬家罷了,可能環境變好了,也可能變壞了。但你要想為了未來設計、為了現在努力,而不是跟過去糾結。因為你現在活的好不好,跟過去有關,卻系于當下。你以為跟你生命相融的人或物,隨著時間,總是出走或是被舍棄。你以為必須背負的東西,總是在新的開始時覺得多余。給你造成傷痛的東西,根本就沒有存在在你生活里,只存留在你的記憶里。而不管你是誰,你留存紀念的都是帶點快樂的音符。但可惜的是,也有可能你當時的快樂和小心翼翼,在未來看起來,雖然不可笑,但確實不能復刻喜悅。

是不是應該,為了現在為了可見的未來選擇搬家,不拋棄過去,但不迷戀所謂不能遺棄的,讓快樂留存在記憶里,讓悲傷坎坷提示自己。讓未來到來的前提是讓過去走出當下,讓當下給未來留個地兒。成長跟搬家差不多,總是越成長越成熟、搬一次家越不易。不是因為你擁有的多了,而是你自以為不能舍棄的太多了;不是你沒有能力了,是你太為未來設計了。

世界從來都是個大工地,人生就是一次次的搬家罷了。

家的地方

左岸記:搬家是成長的需要,是人生變遷過程對居所的一次次選擇。小時候隨父母,讀書時的租住,畢業出來工作時的城市,第一次想到買房,第一次擁有一個家,當事業的發展,你又會搬很多次的家,又可能會隨著子女遷居他鄉,這不是很有趣嗎?人生,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就這樣成長為后來的樣子。

德魯伊Druid

德魯伊,70后。理工科碩士,喜歡寫作,職業經理人。 人入中年,攜妻帶子,止思踐行,與世界融洽、與自己坦然,充滿快樂生活的勇氣。 “質樸、靈動、喜悅、淡和”是為人生準則,“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為人生標準。 文風以毀雞湯、靜心冥想、兒童教育、心理應用等見長。 著有: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2》(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沒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學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憊的世間任性的活》(散文雜文集,文匯出版社)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四创电子股票行情 长春按摩师招聘信息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 西安按摩服务 3d专家杀一码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怎么拿 日本av最新地址 天津十一选五 东京热磁力链在线 黑龙江6加1特等奖多少钱 姬野爱AV播放 3d试机号30期开 怎样炒股入门知识 火箭vs湖人 黑龙江6十1历史开奖 手机打麻将作弊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