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機不可失

2015-07-23 . 閱讀: 3,110 views

前不久,地球村發生了一起震驚村民的事件,是說中國常州某27歲女子,通宵玩機,不幸猝死,死前的手機屏上,居然還停留在了淘寶的界面。另外,又有一則新聞報道,說在長深高速公路上,某轎車突然爆胎,丈夫下車修理,妻子則在一旁用手機拍照,發朋友圈,不幸被撞身亡。

對此,我們似乎可以得到一個簡單粗暴卻又無比正確的結論——如果沒有手機,這兩位女子都能夠活得好好的,過著相夫教子的幸福生活。然而,手機真是以上事件的幕后元兇么?我想,不管是柯南來華,還是狄仁杰在世,都未必會同意。

眾所周知,如今的手機,就像是三百年前發明的避孕套一樣,已經徹底地改變了人類的生活。打個簡單的比方吧,現在的00后,對筆友這種生物,恐怕已經像是對四大天王或音樂磁帶一樣無比陌生了吧。想當初,還在念中學的我們,每個人都至少擁有一個筆友,就像現在某些有錢人圈養小三一樣,是一種時尚而且長臉的標配。

記得那時,語文課代表的文筆特別好,每次作文都拿高分,讓眾“被代表”的同學望塵莫及。究其原因,正是因為那時,這花心大蘿卜居然有七八個筆友,而且還跨越中華各省,最遠的甚至去到新加坡。

后來,筆友就慢慢就變成了Q友,逐步退出了歷史舞臺。然而,在當年的異地戀之間,除了喜歡熬電話粥之外,云信傳書依舊是經常干的事。我曾經在大學時給初戀女友情深意切地寫了幾百個回合,可卻依舊未能留住其芳心——也不知道是我文情不好,還是說真愛跟好戲一樣,總是躲在了后頭。反觀現在,小年輕們談戀愛,基本上含蓄的話都是QQ微信搞定,既快捷又環保,另外要是一不小心分手了還不麻煩,直接刪除記錄即可,連信都不需要燒。

在余秋雨的《文化苦旅》里,談到了一種別說00后就算是80后也聞所未聞的職業——信客。余老說他們家鄉曾經有一個老信客,幾十年來,風風雨雨地,不辭勞苦地,為村民爬山涉水地服務,結果有一天突然就失業了。

原因是有一回上班,被人誣陷,說他帶的東西少了,結果老信客百口難辯,被迫下崗——因為這一行最不能失去的就是信譽。不過話說回來,即便有了信譽,這老哥也會很快就湮沒進歷史中,只因千山萬水地不要命奔襲,到頭來卻抵不過一臺100元不到的功能機。說到這,古希臘那位從馬拉松跑回雅典的哥們一定會深有同感。

作家馮唐曾在《放下手機,去空氣里跑跑》談到,跑步救過他老人家三次命,所以建議我們放下手機,多出去跑跑。對此,我是深表認同的——但卻是對于后半句。毫無疑問,運動是這個世界上最具性價比的養生術。我個人踢了十幾年的足球,至今連醫院的大門在哪都不太知道。李開復最近大病歸來,不再談《世界因你而不同》,談的更多的是《向死而生》,并且不厭其煩地強調了運動的重要性。

至于前半句,我是這樣想的,去空氣里跑跑固然重要,但如果一邊跑步一邊拿手機聽歌,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嘛。聽到雷鬼或搖滾音樂時,沒準還跑得更歡呢。抑或是,在手機里裝一個app,記錄自己的跑步軌跡,供下次參考。當然,也可直接分享給朋友,運氣好的話,還能拉上某位女神一起跑,名副其實地追女仔,何樂而不為?

據我所知,當代中國公民的素質已經有了巨大的提升。君不見,市面上無所不在的低頭族:從地鐵到廁所,從約炮上床到炮后床上……很多人不管對面有沒有人,都習慣性低頭表示“謙遜”,可謂是深得儒家文化之精髓。

說到這,肯定又有朋友要抱怨了,正因為如此,大家才變得越來越冷漠了,不愛互相搭理了,也越來越獨樂樂地拒人以千里了……說得好像不看手機就會膩在一起嘮大嗑似的,而且當下這么多丑惡的社會現象,正是通過手機才曝光于天下,也因此得到了實質性的解決。

另一方面,低頭族的出現,也說明人們更珍惜碎片化時間了。據《哈佛商業評論》研究報道,對于碎片化時間使用的有效性,將會是成功人士與普通職員的重大差別。換句話來說,雖然大家都在低頭,可你在追歐巴韓劇或花千骨神劇,人家在看書“漲姿勢”;你在跟女神微聊得不亦樂乎,人家在竭力拓展自己的工作人脈……長期以往,高下必分——當然,像成功這種事情嘛,還是人各有志,開心就好。

除此之外,還有的朋友會說,都是因為手機,如今親朋好友之間的交流都變少了,朋友之間好不容易聚個會,也都在埋頭看機。一家人坐在一起,也是以wifi發射器為核心,各自為陣,甚至還把孩子晾一邊——對此,不知道大家是否認同呢?

樂嘉在《本色》里說過,紅色性格的人很喜歡跟人分享和溝通,而且他們基本上不能理解“知道一個問題的答案卻沉默不語的”藍色性格的人。也就是說,紅色性格者是不能滿足于手機社交的,他們天生喜歡交流,不管通過手機還面對面。相反,如果是藍色性格的朋友,本身就不愛吱聲(比如說我這樣的),即便你沒收他手機,還是無濟于事。沒準人家有了手機后,還可以通過文字說上幾句心坎話呢。

再說了,即便是手機本身,對于人際交往的提升也是有很大幫助的。拿我自己來說吧,以前一周難得打一次電話回老家,還像用剩的牙膏一樣擠不出幾句,完了電話費還老貴,現在每天在家連上wifi,有空無聊就視頻一下,跟我老爸的感情一夜之間回到了大學前,連他偷偷瞞著我媽買了什么股票都一清二楚。

營銷界的朋友都了解——股民們肯定也不陌生,互聯網+的世代已經到來了。這股迎面而來的趨勢,就像是若干年前的互聯網一樣,正隨風潛入夜地沖擊著我們的日常點滴。

所謂的互聯網+,跟沒“加”的那個的最大區別就是互聯網移動化了,若要移動,作為載體的手機自然不可或缺。

設想這么一個場景:小微一大早從手機的音樂中醒來,然后就著音樂換好衣裳,慢悠悠地出了門,坐上用滴滴App叫的taxi,路上再用手機看看電子書和朋友圈,去到公司,在樓下的便利店用支付寶買了一份早餐。緊跟者上到寫字樓坐班,期間悶的時候悄悄用手機看了回股票,并簡單地高拋低吸了一下。

中午下了班,再用App團購了一份美味實惠的午餐。吃完繼續回去苦干,等干到下午三點多發困時,又用手機偷偷上淘寶,給女朋友買了一份生日禮物......

試問,倘若沒有了手機,小微的生活將會受到多大的影響?其實,這只是移動互聯網的冰川一角,更具有顛覆性的影響正在世界的每個角落發生,所以從必要性來看,手機也是一種不可或缺的工具。

佛語有曰:曾經執著,才能放下執著。所以說,如果未曾被“手機控”過,又如何知曉手機之利弊?正所謂“心中無機,用了又何妨?”,須知手機絕非洪水猛獸,亦非牛鬼蛇神,甚至連雙刃劍都算不上。

羅素說過:須知參差多態乃是幸福的本源。手機作為一種現代文明的工具,只是提供了多一種可能的生活方式而已。對于手機,或許我們應該有大禹治水的理念:疏而不堵;也應該有對待同性戀的精神:兼愛無差。當然,最重要的是有對待老祖宗文化的官方指導思想: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從而讓機不離手的同時見機行事,繼而不失時機地擁抱那更加智能的未來。

手機控

左岸記:各種控的出現都是對以前生活習慣的某種顛覆,尤其是個性化器物的出現,以個體為中心的應用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而器的精致是因為器本身加入了更多人類情感,這讓人更迷戀器的本身了。幾乎沒有人能逃離每一場技術的革命,我們要做的是利用好手中的工具,而不是被工具綁架,成為它的奴隸。離開器,必須找到器之上的道,就像我們要不是相機而要記錄此刻的時光,所謂君子不器是也。

沈萬九

一手是風,一手是劍,我的夢想就不會太遠......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个人股票怎样加杠杆买股 快3的玩法中奖规律 官方下载彩票 福彩东方6 1最新开奖 安徽快3走势图 双色球专家汇总推荐号 股票配资公司都是怎么开展业务 湖北十一选五怎么买 北京pk拾赛车历史开奖记录 泓胜配资 下载股票行情软件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江西11选5投注方法 群英会20选5中奖规则 中国最大的股票配资公司 云南快乐十分走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