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廚房:療愈創傷的心靈圣地

2015-07-16 . 閱讀: 2,349 views

文/圖 韋宇教

“地球的中心并不是個巨大的鐵球,而是一個個家庭里的一個個廚房。廚房是母親的乳房,是愛人的雙手,是宇宙的中心。”——題記

她,是一個與丈夫疏離卻被捆綁而幾近崩潰的女人。

他,是一個因失去了妻子而悲痛欲絕的男人。

她,是一個對母親充滿了怨恨而精疲力竭的女人。

從紐約到巴黎,再到伊斯坦布爾,三所不同的城市,三個命運和經歷不同的人物,因一本寫著“最大的失望”的《舒芙蕾蛋糕》的書,緊緊地聯系到了一起。

傷心和厭倦過后,他們走進了各自的廚房,一遍遍的去嘗試去動手,直到把碗和烤箱用到破舊。在一場漫長而激烈的斗爭過后,在經歷了蛋糕的中央不停的塌陷之后,他們終于做出了最好最美味的舒芙蕾蛋糕。同時,他們的內心也釋然了,也找回了自己,也找回了生活。

也許,是因為時間治愈了一切;也許,是因為他們在廚房里學到了些什么,就像他們曾經忽視和遺忘了很多東西一樣。

廚房:療愈創傷的心靈圣地

莉莉亞的婚姻之苦

莉莉亞其實是一個悲情的女人,從菲律賓到紐約,從女巫到阿爾尼的妻子,從愛情到維系了三十年的婚姻,可惜她一直都不知道當初為何跟阿爾尼在一起。

因為愛情?因為生活?因為夢想?是,卻也都不是。她一無所知。

她把收養的兩個孩子阿珰和阿江養大成人,但在年老的時候,孩子們卻對她和丈夫的生活漠不關心,更是從來沒有主動給他們打過電話。

她無微不至的關心和照顧著丈夫,卻收獲了一段失敗的婚姻。

她變得沒有吸引力,變得悶悶不樂,變得毫不起眼,變得喜怒無常。

她討厭自己總是那么懦弱,總是依照別人對自己的期望而活著。

她矢志不渝地相信阿爾尼、阿珰和阿江的善心,但結果證明了她是錯的。

她忘了當初為什么要來美國,為什么要來紐約,為什么要如此生活。

她給自己那顆受傷的心療愈的唯一方式,便是走進廚房,用食物和味道來安撫自己。“一跨入房間,廚房那種熟悉的香味立刻包裹住她,安慰著她,把她攬入懷中,去治愈她全部的傷痕。”

相比于丈夫和兩個孩子,她與房客的關系反而更好。為了給房客做出可口的飯菜,她去網上找食譜,給一個來自瑞士,一個來自日本,一個來自西班牙的房客做他們喜歡吃的食物。

莉莉亞和阿爾尼都知道:他們的婚姻很久以前就失敗了,但他們需要這樣一出悲劇來讓彼此明白,他們無法再生活在一起了。

于是,他們各自痛定思痛,各自做出回歸內心的抉擇。

阿爾尼想著:恢復健康,靠自己度過余生,然后安安靜靜地在自己那十八平方米的屋里生活。

莉莉亞想著:重新體驗那些中斷了但還有記憶的生活,回到菲律賓,回到故鄉,回到自己的生活里。

然而,世事無常。她買好了前往故鄉菲律賓的票,最終卻沒能成行。她比阿爾尼先倒了下去,然后再也沒有睜開眼睛,再也聽不到面包從烤面包機里彈出的聲音。

好在,她是倒在了唯一能療愈自己的廚房里。

馬克的喪妻之痛

馬克的喪妻之痛

失去后,才知道曾經的那個熟悉的人對自己有多重要。對于馬克來說,妻子克拉拉就是他“多年來一直披在身上的毯子,現在她不在了,只留他瑟瑟發抖。”。

失去克拉拉后,馬克茶飯不思,精神恍惚,甚至想到過自殺。可是,沒有克拉拉,他連自殺都做不了。

把自己關在酒店里的馬克,不知道自己明天早上還能不能醒來,愿不愿醒來,生活還能不能繼續。

在克拉拉永遠離開他以后的日子里,馬克一直在尋找,在尋找一條會隨時間治愈他,幫助他再次看到生活之美的路。

于是,廚房成了他一直在尋找著的出路,成了他的療傷圣地。廚房可以幫助他逃離內心世界,邁出新生活的第一步。廚房里的每一樣東西,就像冬天的棉被一樣,包裹著他,給他以溫暖,給他以力量,給他以勇氣。

“每個人的生活不都是自己選擇的嗎?”他在心里問著自己。然后他開始和自己作戰,接著是和這個城市作戰,繼而是和他所有的記憶作戰。

他開始收拾廚房,扔掉之前克拉拉活著時用過的所有廚具。扔的過程中,他免不了回憶,少不了痛苦,但他還是堅持了下來,他說“請原諒我,我的愛人,我始終都是要重新開始的。”

他開始不厭其煩地看著電視節目《美食之旅》,開始學著自己做飯,開始通過食物來理解世界,通過廚房來懷念克拉拉。

剛進廚房時,馬克沒想到自己的痛苦還是超出了預期。因為克拉拉的身影深深印在廚房的每塊瓷磚和每套碟叉上,甚至印在了亂糟糟的桌子上。

但他還是懷念廚房里那些簡單的味道,因為那里有克拉拉的味道,有愛情的味道,有相濡以沫的承諾的味道。

就像鄰居奧黛特所說:“只有經歷過純粹快樂的人,才會選擇尋找無限的悲傷,這樣就不會夾在兩者之間了。”

好在,回到廚房后的馬克,終于融入了克拉拉生前的生活圈和朋友圈。他第一次邀請克拉拉的朋友們到家里做客,第一次下廚為他們做飯,而他們則舉起酒杯,歡呼著:“為馬克干杯”!

菲爾達的親情之殤

菲爾達自始至終都是愛著自己的母親的,這一點無可厚非,雖然母親給她的生活和人生帶來了很多困擾。雖然“每一天對菲爾達來說都意味著一場戰爭,和生活作戰,和自己作戰,和母親作戰,和床單作戰,和紙尿褲作戰。”

她感覺自己就像被囚禁了一樣,囚禁在自己的房子里,囚禁在母親到來后的日子里。她一次又一次的生出絕望感,那種她這輩子已經不再陌生的絕望感。

母親越是放大她病痛后的快樂、痛苦、緊張和疼痛,菲爾達越是想掙脫和逃離。尤其是菲爾達在得知自己的女兒歐瑜已經懷孕并即將舉辦婚禮的消息之后,她想盡到自己當母親的責任和義務,她想過去參加歐瑜的婚禮,去照顧女兒的飲食起居。

但是,作為一個母親,她知道自己需要先盡到做女兒的責任,先照顧好自己的母親。然而,責任和怨恨依舊在她的內心不斷沖撞著。

于是,她需要找尋一處避難所,那就是廚房。她需要從食物和味蕾中去尋求慰藉,來逃離她所不愿面對和生活著的囚禁她的這個世界。

每次下廚前,菲爾達都會先去家附近的農貿市場買菜和作料。對她來說,去農貿市場是一個很特別的經歷,從一個攤位走到另一個攤位,就像是在那些從未去過的小村莊之間做短途旅行。

于她而言,這是一次逃離母親給家里帶來的不快的機會,也是一次自我放松自我療傷的機會。

所以,最讓菲爾達高興的是給自己所愛的人做他們最喜歡吃的食物:給杰姆做朝鮮薊,給歐瑜做葡萄葉卷飯,給希南做穆薩卡。

而對于她又愛又恨的母親,無論她每次多么生氣,回到廚房,她還是會盡自己的最大努力,為母親做她最愛吃的羊脖子布丁。

回到廚房,菲爾達最終還是釋然了,她理解和原諒了母親,放下了對母親所有的怨念和記恨。而她的母親,吃完菲爾達親手做的半碗粥后,進入了深睡狀態,再也不會醒來。

舒芙蕾蛋糕

“蛋少許,巧克力若干,三個蛋黃,六個蛋白。”舒芙蕾蛋糕的制作并不難,難的是你如何平靜的,淡然的,心無掛礙的,帶著欣喜和感恩的心,去做一份即便中央會坍塌,卻依舊美味如初的人生的舒芙蕾蛋糕。

正如美食作家韓良露所說:“人生和舒芙蕾一樣脆弱,只有接受生命的本質,不斷地接受挑戰,總有機會暫時遇到完美的舒芙蕾,就像三位主角走出困頓的生活,重新發現不完美的人生偶爾也可以像舒芙蕾般甜蜜而柔美。”

憂傷的時候到廚房去

【作者簡介】韋宇教,80后,金牛男一枚,品牌策劃師,專欄作者。喜好文字,攝影,旅游,踢球,養貓。在策劃的江湖中,已穿梭沉浮七年。常靜坐深夜,焚香,飲茶,煮字療饑。亦是一個行者,在路上,用單反記錄生活的印跡,用文字書寫時光的細碎。站在奔三的道口,回望素履之往,愿無歲月可回頭。有生之年,感恩遇見——QQ:278135479 微信:weiyujiao1985

韋宇教

韋宇教,品牌策劃師,媒體撰稿人,《樂途旅游網》/《搜狐旅游》專欄作家,《北漂期刊》特約作家,旅游達人,獨立攝影師。穿梭沉浮八年策劃江湖,煮字療饑,書無妄之語。偶做行者,在路上,用單反記錄生活印跡,用文字書寫時光細碎。回望素履之往,愿無歲月可回頭。有生之年,幸得所遇——QQ/278135479 微信/weiyujiao1985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内蒙古11选5前3走势图 市来美保在线手机观看 暴力强迫反抗系列番号 排列五单双大小走势图 快播在线a片 澳洲幸运10平台群 11选5规则中奖规则 南粤风采36选7* 老友内蒙麻将群一元一分 急速赛车 河南11选5开奖记录 辽宁快乐12遗漏任五 黑龙江十一选五黑龙江 不朽的浪漫 2019股票配资平台哪个最好 湖北11选5中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