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推書《悲慘世界》:念佛即佛,念魔即魔

2015-06-01 . 閱讀: 3,577 views

源自左岸思文群,新人推書。

文/夏天的風

以前無聊的時候,看百里挑一。有一次駱新老師在主持節目時,說到法國作家雨果先生在《悲慘世界》里有一句話,那天送給在場的各位的和電視機前的女性朋友,我覺得非常有道理:寄托往往意味著斷送。我很喜歡,印象深刻。后來換了工作,在新單位的圖書室發現雨果先生的這部《悲慘世界》。駱新老師引用的那句話突然閃現在我的腦海,彼時又恰逢心情處于低谷和浮躁,便順手帶回了家。

全書1400多頁,洋洋灑灑,百萬余字。如果我從某個書店或者網站上看到這本書,即便被夸得天花亂墜,也難保會動心。可是,緣分就這樣,悄然而至的時候,才終覺命運插手的魅力。為了一句話或者是一種突如其來的興致,去探索某一龐大的整體,興許你也有過這樣的時刻。

給這樣一篇巨作寫推書,真的很難下筆,更何況讀的不精,還有許多晦澀難懂的地方。雨果在這篇小說中描寫的不單單是人物,他加進去大量的法國歷史生活百態,有滑鐵盧戰爭,大革命時期的狀況,巴黎人民起義,修道院,黑話,巴黎流浪兒,巴黎下水道,街壘等等數不勝數的社會細節和生活百態。看這本書,就如同你去望一眼大海,回頭人家問你大海什么樣子,你只能說:波瀾壯闊。你很難去形容它曾經收納多少河流,涌起的浪有多么有力,安靜的時候又多么動人心魄,里面有多少小角色在生活,有陽光的時候又是多么的耀眼。初讀《悲慘世界》給我的就是這樣一幅景象,浩瀚無邊。

為了這部書,雨果前后構思了40年,到晚年才完成。他自稱這是“一部宗教作品”。我想,沒有任何總結性的語言會比雨果本人對這部書的總結更加精妙和簡練了:此刻讀者手邊的這部書,中間不論有怎樣的間斷、例外或欠缺,從頭到尾,從整體到細節都是從惡走向善,從不公正到公正,從假到真,從黑夜到天明,從欲望到良心,從腐化到生活,從獸行到責任,從地獄到天堂,從虛無到上帝。它的出發點是物質,終止處是心靈;它由七頭蛇開始,以天使告終。這讓我想起有一次無意逛帖子,看到有人說在《飄》這本書中就有這么一句話:“她翻開桌上的小說《悲慘世界》,開始念了起來。這是一本南方軍官都喜愛的小說,他們親切地稱這本書為:不悲慘的書(沒熟讀《飄》,尚未證實這句話的出處是否正確)。對,這本書即便是一本各種人物悲慘命運的素描,但并不代表它是個悲劇。我們愿意從這本書中看到感動和希望,是因為我們生而為人性本善,并且相信信仰和教育能改變世界。若從心里治愈方面講,這本書能讓你看到的各種積極的能量,各取所需。

再來講講書吧。毫無疑問,書的主線是冉阿讓的命運,貫穿始終。因為篇幅過長,網上關于冉阿讓的人性所散發的光輝描寫已經非常多,在此不再多做描述和評論。把冉阿讓從地獄邊緣拯救的米里哀主教,是悲慘世界中神話的人物,也算得上雨果這部書宗教意義上的悲憫的救世主。不過我最佩服和震撼的,還是冉阿讓。他被社會所拋棄,又因上帝的點化重拾了信仰和仁愛,在釋放后的生活中所遭遇的每一次選擇里,都能夠戰勝曾經帶他入地獄的那種經歷和魔區,每一次內心掙扎后的奮不顧身,都是為了別人。古德云“念佛即佛,念魔即魔”。放開一切對你不公的事,放松極端的執念,你在寬恕他人的同時,也在拯救自己。(這里并帶推薦一篇文章,是我很早的時候上網看到的,來自于李雪愛與自由的博客《我是多么幸運》

小說中還有很多其他角色值得甄讀。其中有一個小人物我特別的喜歡,他就是法國流浪兒的代表,小伽弗洛什。書中對他的描寫篇幅不多,但卻生動細致。小伽弗洛什出場時已經是地道的法國巴黎流浪兒,他已在社會的夾縫中生活了十幾年。在他短暫的生命中,曇花一現的出場里,不悲不急不躁,雨果給予他的描述和篇幅相對整部書來說,也很簡短,但相當精彩。以下為幾點摘抄。

“他并不是沒有父母。不過他的父親不關心他,他的母親也毫不愛他。

這孩子從來就只覺得街上才是他安身的地方。鋪路的石塊也不及他母親的心腸硬。

他的父母早已一腳把他踢進了人生。

他也毫不在乎地飛走了。

那是一個愛吵鬧、臉色發青、輕捷、機警、貧嘴、神氣靈活而又有病態的孩子。他去去,來來,唱唱,作擲錢游戲,掏水溝,偶爾偷點小東西,不過只是和小貓小雀那樣,偷著玩兒,人家叫他小淘氣,他便笑,叫他流氓,便生氣。他沒有住處,沒有面包,沒有火,沒有溫暖,但是他快樂,因為他自由。

不過,那孩子盡管無依無靠,每隔兩三個月,卻也偶爾會說:“哎,我要去看看媽媽!”于是他離開了大路、馬戲場、圣馬爾丹門,走下河沿,過了橋,進了郊區,走過婦女救濟院,到了什么地方呢?恰恰是讀者所熟悉的那道雙號門,五〇一五二號,戈爾博老屋。

這一家便是那快樂的赤腳小孩的家。他到了那里,看見的只是窮相、苦相,更難受的是見不著一點笑容,他感到的只是爐膛里的冷氣和親人心里的冷氣。他走進去時別人問他:“你從哪里來?”他回答說:“從街上來。”他離開時別人問他:“你到哪里去?”他回答說:“到街上去。”他母親還對他說:“你來這兒干什么?”

那孩子就這樣生活在缺乏愛的狀態中,有如地窖中萎黃的草。他并不因此感到傷心,也不埋怨任何人。他根本不知道父母究竟應當是怎樣的。

盡管如此,他母親是愛他的兩個姐姐的。”

書中對伽佛洛什的描寫是動人的,特別是他那種樂觀自由的精神。在他參加街壘戰役中,還有一段描寫:

“他在這里,仿佛給所有人帶來了鼓舞,他有刺激針么?當然有,就是他的貧窮。他有翅膀么?當然有,就是他的快樂。伽弗洛什就是一股旋風,無處不見他的身影,無處不聞他的聲音。”

罪惡環境中的束縛是罪惡的滋生土壤,良好環境中的引導是教養的不斷提升,對于不良的環境,放任興許還能得到最好的結果。對于小伽弗洛什來說,夾縫中、大街上的生活至少是自由的。他沒有受過教育,沒有在父母的庇護和疼愛下生活過,可能也談不上什么教養。但是他還是多多少少分得清善與惡,救過他的父親,收留過他的弟弟,他還知道并熱愛自由,愿意為自己想做的事情跑趟腿兒,這興許才是人最初的、原始的本質。

書前后看了不到兩個月,深為震撼。我看的書不多,在僅有的這些書中,也有很多讓我敬佩和感動的,但是對于我來說,《悲慘世界》就是我的圣經,擁有撫慰人心的力量。那些浮躁的心情,想不開的心結,在看過這本書以后,都得到了沉淀。悲慘世界讓我覺得,只有人類的苦難才稱得上是苦難,我們個人小小的悲歡榮辱,不過是小巫見大巫,自我做繭的束縛。沒有什么是過不去又放不下的。也沒有什么能讓我們不去珍視生命,熱愛生活。

悲慘世界

左岸記:我喜歡這樣的推書,從心出發,得償所愿。這樣的巨著就是有以一頂百的震撼力。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河南11选5今日开奖号码 河南22选5走势图非凡彩票 国产av网站 北京pk10开奖直播 体育彩票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德科钻石 哈尔滨麻将听牌规则 大乐透 开奖结果 郑州小姐上门保健按摩 查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20选5开奖结果 十分快三石正规是吗 黑龙江11选5跟号技巧 债券基金配资 十一选五走势图 快3万能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