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對死亡的思考

2015-05-19 . 閱讀: 22,127 views

文/廖超國

這是一個太大的話題,像生一樣,死也只有一次。這是一個沉重的話題,像溫疫一樣,很少有人主動提及。但這又是一個每個人都會遇到的話題,人的一生,如何出生是不需要自己考慮的,但怎么死去卻必須自己思考。而且這也是一個不可回避的非常有意義的話題。

普通人都不想甚至忌諱談論這個問題,自自然然過人生,來了就來了,跨過母門就是生。不明不白度生死,走了也就走了。一氣斷絕便是死。一了百了。但如果你不想渾渾噩噩,想活得明白一些,想活出自己的特色,想活出自己的精彩。真還得在進入中年的后半段,花些時間認真思考關于死亡問題。

古今中外的先哲們對這一問題的論述足夠精辟深刻,給我們啟迪。

中國古代談論死亡最早也是算精道的要數儒家思想的鼻祖孔子他老先生了。他的弟子季路,就死的問題向他請教,他來了個言左而及右,沒正面回答。說出了一個令人焦慮的答案。“未知生,焉知死”。

被譽為西方孔子的古希臘那個大名鼎鼎的哲學家、思想家、教育家蘇格拉底臨死前一刻,當他鎮定飲下毒藥后,對他的子弟柏拉圖等一班人說“我去死,你們去活,究競誰過的幸福,唯有神知道。或我去死,你們去活,誰的去路好,唯有神知道”。他之前還說過“在死亡的門前,我要思量的不是生命的空虛,而是它的重要性”。

兩千年前的古羅馬哲學家塞內說“人生不斷學習生存,人生也不斷學習死亡。每個人都需要一次次看透生活的本質,一次次學習死亡,才能好好的生存下去”。

哲學家叔本華說過“人生是一個緩慢的死亡過程”。法國著名作家巴爾扎克說“死是一個人的旅行到了終點”。

梳理歸納中外古今圣賢對死亡的論述,他們對死亡的認識,大致有四種:

第一種是入世的態度。這種態度認為人生的意義不受死亡的影響,人生本來就有意義,人生的意義與死亡沒有關系。正如西方快樂主義哲學創始人伊壁鳩魯所言的那樣,我們活著的時候不知道死,等我們死了我們已經不存在了。所以沒有必要去想它,過好每一天,享愛人生的快樂就行了。中國儒家思想也持這種態度,重生輕死,不想死,不談死。孔子的言論也都是敬鬼神,勿談死。這種態度本質上是一種樂觀的態度。眼前好好的活才最重要,管他死后怎么樣呢!

第二種是宿命的態度。這一態度本質上有些悲觀。其認為既然死亡是自然規律,人就要順從自然,服從自然的命,把被動變為主動就不那么痛苦了,如果老是抗拒自然,不肯死,那就痛苦得很。最具代表的是古希臘羅馬的斯多噶派。斯多噶派人把死亡的代價看得太嚴重,并且由于對死亡所做的準備功夫太過隆重,從而使死亡顯得很可怕。

第三種是超脫的態度。就是超脫于生與死之上。這是一種既不樂觀也不悲觀的達觀態度。莊子就是這種觀點的代表人物。他在《齊生死》中把生死等同起來,認為生死是一回事。“生死為一條”“無古今而后入于不死不生”,便是說人應該超越時間,無所謂以前現在以后,于是便能不死不生了。也就是把人與萬物自然融為一體了,從宇宙自然的角度去看待一切東西,自然也就能超然于物外,看淡生死了。他的妻子死了,他擊盆而歌就是他對死超脫表現的例證。
第四種是打破生死界限的態度。這一說法集中體現在宗教上。其中又分為兩派:一派是永生論,即基督教的靈魂不死論。另一派是沒生也沒死,生死都只是一種幻象,即佛教的虛無論(四大皆空)。基督教認為人的肉身雖然會消亡,但靈魂卻不會消亡,也就是把看待生死的問題超越于肉身之上了,于是人便獲得了永生,即靈魂不朽。而佛教卻連人的肉身、現世生活都一概否定了,認為那都只是因緣而生因緣而滅的幻象,無所謂生也就無所謂死。讓人看破這種“生命”“紅塵”之后達到“無我”的境界,也就是從“我執”中解脫出來。

在這幾種態度中,最悲觀最消極的就是佛教的生死觀了。不過佛教的生死觀也是最透徹的。至于這幾種態度哪種是對生死最好的態度,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而我作為一個普通的生靈也有自己對死亡思考和認識。我沒想的那么復雜,僅從生命這個過程認識出發,我以為死亡就如同有黑夜就會有天亮一樣是一個自然過程。死亡就如同一個人要離開一個地方遠行而不再回來是一種告別儀式。死亡就如同生活里難以找到真正的平等,而自然賦于我們一次絕對公平的待遇。死亡還是一種生命的更新形式。

死亡是生命的自然過程。生命的過程包括誕生、生長、成熟、衰亡。死亡是生命過程中的最后一個節點。人類一直在與自然爭抗,想盡一切辦法延長其生命的長度。還有一些帝王將相尋求所謂的“仙丹”,企求長生不死。但只要是生命就沒有不死的。無論以后科學多么發達,即使到了人身體上衰竭的器官可以像修理汽車換零件一樣時,抑或克隆出了人,但我依然相信辯證法的力量,肉體的生命沒有永遠。明白了死亡是生命的一個自然過程,我們就會減少對死亡的恐懼,就會以平靜的心情對待死亡。我們會像對待出生一樣,生之自然,死也自然。

死亡是生命的告別儀式。理解這一點更多地強調了人文的意義。人來到這個世上,總會與別的生命發生聯系。你既是獨特的個體,同時你又隸屬于某一群體,你是他們當中的一員,你與他們有著諸如親性、愛情、友情甚至別的什么情的千絲萬縷的聯系。死亡便是你與他們告別的儀式。你可以想象一下,有一天你要遠行了,在他們為你舉行的告別儀式是你會是怎樣的心情,又會有怎樣的表現?人生有無數次的告別,這一次雖然是最后一次告別,你依然應像以前那樣,除了依依惜別,更多的應是從容。急切哇哇聲中來到這個世界,從容的轉身離開這個世界。如汪先生所言“既然選擇了遠方,就只能把背影留給人們”。從容的轉身,讓我們的離去多少有些顯得優雅。

死亡是生命的公平待遇。這個世界上很難有真正的公平,但死亡除外。一生中你見到了太多的不公平,但你都無能為力促其改變。當你思考死亡的時候,你感覺到了大自然造物主的神奇。無論是王公貴族,還是布衣走卒,無論生前多么輝煌顯赫,還是平庸低劣。每個生命離開這個世界時都是平等的。死亡是神奇的造物主賦予生命的最公平的禮遇。想到這點,你多少會有些欣慰和坦然,都一樣啊,有何計較呢?明白死亡是生命公平的禮遇,你會淡然面對死亡。

死亡是生命的更新形式。事物的更新從來都是以舊事物的衰亡開始的,人的生命也是如此。舊的滅亡,新的誕生是生命進化的必然。人類發展的歷史也是個體生命不斷更新的歷史。人類代代相傳讓生命走向更高的文明階段。如果這個地球只有新生命的誕生,而沒有舊生命的自然消亡,這個星球承受的了嗎?理解了這一點,面對死亡會少去很多不舍。

思考明白了關于死亡的道理,真正的目的不僅僅在于幫助我們消除對死亡的恐懼,自然、坦然、從容面對死亡,更應指導我們好好的活著,不辜負這生命一場。只有活在當下,活出自己的特色,活出自己的精彩,才不會在離世的日子里留下太多遺憾。生不懼死,生而有趣。生而有趣,死而無憾。

著名的英國戲劇大師莎士比亞說“生存還是死亡?這是個問題”。而我想說,如果對死亡思考明白了,面對死亡這個問題就不是問題了。

2015年5月6日寫于荊州古城

花開花謝

左岸記:花若不謝,你不會永遠感覺其美,花開花謝,你才驚其芳華。對生命最好的交待就是生得其時,死得其所。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 福利36选7开奖结 幸运11选5-最新版APP下载 沈阳微乐辽宁棋牌 排列5开奖结果查询 日本av女优丝袜性感 乌鲁木齐一条龙桑拿服务 北单比分过关技巧 河内5分彩平台 欧美一级毛片免费高清 南京麻将正版免费下载 股票交易 山东十一选五当前遗 佐佐木明希高清人妻免费视频 股票大盘走势图 江苏十一选五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