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城市的酒杯和燈盞

2015-04-17 . 閱讀: 2,214 views

文/丁安國

三十多年前,我中專畢業從這座城市走出去的時候,城市留給我的印象是:寬闊、干凈的馬路,長長的公交車在馬路上行走,站臺旁站了很多候車的人;鬧市區商業還算比較繁華,各種憑票供應的商品隨處可見,有票就可購買;郊外是林立的工廠,高高的煙筒里冒著煙,說明生產正常。走近農藥廠時,遠遠會有一股農藥味飄來,甚至有些惡心。但農藥是農民需要的生產資料,且經常供不應求。那時聽說到農藥廠當一名工人待遇不錯,很是讓人羨慕。可那時的城市,一到夜晚9點多鐘就會歸于沉寂,除了要上、下夜班的工人會從馬路或坐公交車走過外,幾乎看不到什么夜市,更無喝酒劃拳的叫喊聲。昏暗的路燈,孤零零地隱匿在大樹下,居民樓里燈光微弱,深夜即是一片漆黑。不過,即使是這樣的城市,也遠比鄉鎮、農村要多彩,至少每天還可以到電影院看看電影......

沒有想到命運的安排,二十年前,我重回這座城市。作為一名銀行職員,我經歷了銀行經營體制的改革與變遷,也目睹了一座城市的發展和變化,而讓人感受最深的莫過于城市的酒杯與燈盞了。

說到酒杯,自古以來,國人就有自己的飲酒文化,那是有酒必喝。“酒逢知己千杯少”,有酒便開懷暢飲,不醉不歸,而酒杯就顯得很重要了。自然,酒就成了人們聯系工作、相互交流的工具。于是,每到傍晚,那些餐廳、酒店、飯店,甚至路邊店,就成了熱鬧的飲酒場所。隔窗觀景,酒樽交錯,你來我往,酒桌上的豪飲,往往讓復雜的事情變得簡單;那微微泛紅的臉,預示著下級對上級、營銷者對客戶的尊重,在那種的場合,不管你是不是善飲者,總要有人喝到了幾分醉,才會筵席散去。人在職場,身不由己,曾經有段時間我就在酒杯燈盞中應酬著。經過歲月的歷練,我也由原先的不能喝酒,到現在還可以端杯喝上二兩,應該算是一種進步吧!但卻鬧過不少笑話,有好幾次,作為主人的我和同事理應陪好客人,可酒席中客人未倒我已先倒。當大家喝酒興致正濃時,忽然發現就喝了那么一丁點酒的我,卻早已不在桌上了。結果是因酒精的作用,我躺倒在一旁的沙發上呼呼睡著了,讓賓主一陣好笑。待我醒來,多有尷尬,客人知我沒有酒量也就原諒了我。

其實,對于酒,我一直就沒有好感,實在是我酒力太差的緣故。有人認為喝酒可以帶來快樂,但酒給我的簡直就是難受和痛苦,我從未曾有過快樂的感覺。只是我,每到酒席上,就不知道如何推辭。作為主人,我理應要陪好客人,不好意思不喝酒;作為客人,人家的盛情好意,我不好拒絕,必須得端起杯子。才喝了幾口,臉上早已泛起了紅光,仿佛酒都被我喝了。我想,自己的飲酒歷史大抵就是如此形成的吧!原以為有了禁酒令,特別是有了“酒駕”、“醉駕”規定之后,就會減少喝酒頻率的。但還是有人經不住勸酒,只要上桌就會就范,勸酒人總有辦法讓你喝上三、五兩,甚至更多,大不了酒后不駕就是。所以,入夜,我們所見最多的就是酒店門前找車位很難,酒店里面行酒令很歡。無論你在哪個城市,只要走進酒店,就會見到相互勸酒的場景。而那些高檔、特色酒店,更是顧客盈門,財源滾滾。也許是本人生性好靜,又不勝酒力,才一直害怕飲酒吧,有時就寧愿呆在家里煮點面條,也不想去赴宴請。無奈的是我們生活在這樣一個開放的社會,就得面對這種飲酒的交往方式。好在現在年歲增大了,崗位變動之后,我便逐漸遠離了各種應酬,就少了接觸酒宴的機會,人頓覺輕松了許多。

一個城市的夜,真正美在燈盞。你看,每當夜幕落下,華燈初上,霓虹普照,流光溢彩,映照出一座城市的繁華。近幾年來,隨著城市建設的發展,萬丈高樓平地起,十里長街燈盞明。特別是城市“亮化工程”的建設,又真正讓市民感受到了現代化城市的氣息。在古城東門外環至小北門一段的公園里、城墻上燈光霓影,更是吸引了成群結隊的人們,使古城的夜色又多了一道靚麗的風景。置身于這樣一個城市,有時我會覺得自己走進了一個童話世界。記得兒時,我們最快樂的事就是在月光下游戲奔跑。那時,我們學習用的是煤油燈,出門用的是馬燈,漆黑的夜里,早已安靜地上床睡覺了。若不是因貪玩很快進入夢鄉,還不知漫漫長夜怎樣度過。每想到這些,我們才真正體會到了改革開放帶來的巨大變化。

我曾在自己的博客中寫過,“電燈、電話”是我們兒時的夢想。如今,電話溝通了世界,而電燈則使一座城市變得金碧輝煌,夜如白晝。那么,當酒杯與燈盞相遇呢?一座城市就會成為不眠之夜。這樣的夜生活,是豐富多彩的,有酒吧,有影院,有KTV,等等,并且這些已經成為城市人們夜生活的一種習慣。說實在的,我是不太喜歡這種生活的。你看,每到飲酒后,人們會尋找五光十色的光影,在KTV里高聲一吼,那音樂聲、唱和聲、擊掌聲,交錯在幾平方米的歌廳里,那煙霧、汗漬味、酒氣彌漫在有限的空間里......霎時,耳膜被各種高亢的聲音撞擊,眼睛在昏暗、流動的光影里迷蒙,而各種混合的氣味卻讓嗅覺不適、心里發慌。但為了客套,你已無處可逃,只能附和著去吼上幾聲,為了揮發酒氣,還會隨著音樂去舞動幾下,跳上幾曲。除此之外,我就只能躺倒在沙發上睡覺了,當然也是為了躲避再次喝酒的沖動。我實在不好說這到底是不是一種快樂呢!只是我還是會想我的電腦,和那些我能夠搜尋到的一些美妙文字,我還是會想能夠讓自己盡快地安靜下來。當然,我也更愿意遠離酒杯和燈盞了。如今,反“四風”了,很多酒店門前冷靜了許多,我想那些娛樂場所也一定少了幾分熱鬧吧。

城市的酒杯和燈盞,也許代表了一座城市的品味和特點,是一種地域文化的象征。而改革開放以來,各種文化的融合,中式的、西式的,讓人們有了更多選擇。拾起日子的余溫,我們不妨尋思,當一個人遭遇了酒杯和燈盞,可否在酒醒時分,把心燈點亮,那樣,就能少一些喧囂、浮躁,多一點寧靜、淡定。因為,城市需要品味!

城市 酒杯 燈盞

左岸記:盈則滿,花至半開,酒至微醉,是為最佳。做人做的瀟灑是一種境界,做人做到深刻是一種極致,做人做到糊涂是一種高雅,做人做到平靜,是一種完美。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11选5河南最新开奖今天 股票k线分析 快乐十分走势图码表 场外配资安全么 江西快3开奖结果走势2元网 基金如何配置最合理 彩宝 江西时时彩 秒速赛车稳赚7绝招 10BET娱乐城真人百家乐赌博 浙江20选5达芬奇密码 长城配资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情况 东华软件股票分析 云南省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黑龙江11选5平台 原油现货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