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朋友是一面鏡子,他能讓你更加立體地看待自己和世界

2015-04-07 . 閱讀: 6,722 views

有朋自遠方來,大學同學。

時間是不是殺豬刀不好講,但歲月一定是涂改液,總是懷疑對面坐著的人,恍如隔日,卻又面目全非。承認面目全非了吧,卻又有蛛絲馬跡的親切。

學生時代,他是風起云涌、暢快淋漓,一直感覺會在仕途的路上走的很完美。卻因為自己覺得不能把命運交給體制,不能讓自己的未來掌握在別人手中,選擇了職場的各類輾轉。

說起職場,只有大小的區別,形式卻不一定決定內容。職場有道德,但跟社會的道德體系不同。博弈加人性,永遠是職場的主調子。探討完這些,我奇異于他職場經歷為什么輾轉這么多。

他說,我們總是很在意我們的未來會不會更好或更糟,但忘了不是明天的好決定你今天是否留,而是現在的你是否有底限。如果一個職業位置讓你覺得,已經出現你不能忍受的底限,那不管他未來如何,你都該離開了。因為你永遠不可能保證當下的自己是快樂的,這個跟是否有其他的offer沒什么關系。

至于說機會,因為我們總是大而化之的看這個社會,條條框框,自己適合的自己不適合的,這個跟按圖索驥差不多。我們縱向的看我們的行業,平面的看世界。如果你有機會立體的看世界,就會發現除了距離產生的機會,一樣有空間高低產生的機會,甚至會發現有些看似不相干的東西是重疊或是彼此有聯系的。

倒沒什么醍醐灌頂,無非是活在當下和立體看世界的職場解讀模式,倒是什么是朋友這個值得自己多思量一下。

朋友在孩子時,玩伴罷了。可以一起玩,或是提供新奇的玩法、玩具,可以一起去冒險和做壞事,就是好的朋友。可以隨時吵架,隨時和好,朋友無非是另外一個自己,或是希望成為的自己。垂髫青梅,兩小無猜,離別依依,轉瞬即忘。

大些了,朋友是影子,是傾訴的對象,是狂歡的玩伴。你記憶深刻的朋友,要么是一起做過壞事,要么是你替他或是他替你背過黑鍋。煩惱時最佳的垃圾桶,快樂時最佳小喇叭。充滿背叛以及和好如初,最支持你的不是你的朋友,但戲謔你最狠的卻是朋友。你永遠選擇和你類似的,卻永遠因為過于類似而選擇離開。

大學時代的朋友,第一次開始扮演角色,在群體里學習如何存在。張揚個性卻隨時比較周邊,開始尋找玩伴之外心靈的想通,卻因為各自的成長莫名來去。開始在糾結自己的獨立存在,和朋友之間的距離和互動中尋找平衡。你不甘心在朋友圈里的角色,卻永遠無法選擇換個模樣,除非你選擇離開。

你開始尋找有用的朋友,閨蜜也好哥們也好,你在定義自己的同時,也在定位他們的價值。可用的不可用的,有什么用的,你越分類越糊涂。閨蜜都是大殺器,哥們最擅長背后捅刀子,當你覺得他們有用的時候,他們自然會考量互相的付出。或許這樣的互相殺戮,會持續一輩子。

最不需要朋友的時候,你總覺得朋友很多;最需要朋友的時候,你發覺少的可憐。你以為朋友可以交換悲喜,可以作為依靠,可以給你力量。卻發現,朋友還需要經營,經營就有項目,就有費用,就有可能虧損。除了吃喝玩樂,你也不再追求是否懂你,因為連自己都不懂自己。

有那么一天,你發覺不像過去了,曾經朋友之間總是有人主動選擇離開,不再是朋友。而現在,大家都很默契,不再聯系、聯絡,走著走著就淡了,淡著淡著就消失了。哪天遇到,卻跟什么都沒有發生似的,互相埋怨,卻又繼續離去。

當人生只剩下挖掘記憶而不是新添驚喜的時候,朋友卻成了值得咀嚼的東西。人總是在不能隨便咀嚼食物的時候,開始反芻咀嚼自己的記憶。朋友卻又光芒四射的出現在記憶里,披著七彩的霞霓,證明的是你自己曾經的輝煌。

朋友真那么的不堪?那么的去留有意、得失無憑,還無法左右?

或許有一生的朋友,只是需要你確保自己獨立的存在。當你的朋友和你,在記憶里都是獨立的存在,不是依靠著共同做了什么、彼此給予了什么時,朋友或許就是朋友。在生命里,你觀照他的成長成熟,包容他的成長成熟,承接他成長成熟中給予你的傷害。不再糾結彼此建立的友情里,誰的空間大誰的空間小,而是拓展這個空間。學會在友情里享受自己,分享快樂。

或許朋友也就是一個支點,讓你可以借助著撬動你想撬動的人生,但永遠別指望朋友幫著你建筑人生。朋友或許是個避難所,但你永遠需要記住外面的世界還是需要自己去經歷。學會在自己輝煌的時候拉著他到前臺,在他輝煌的時候爭取做個觀眾擊節。或僅僅做一個彼此的見證,彼此人生的見證者。

也可能,朋友就是那個鏡子,他不告訴你你是什么樣的,只需要你自己看你是什么樣的。他告訴你他怎么想,選擇總是你的,他會說:你的決定是你的,但我會支持你。他只會在你需要安靜的時候告訴你,在你需要熱情的時候點燃你,但永遠不強制你。朋友總是那些若即若離,卻又時刻可以感知存在的人,在你老去的時候坐在你身邊幫你回憶自己。

朋友一直是平等的,因為對面的,其實是另一個自己。他告訴你世界在他的眼里是什么樣的,至于你眼里的世界,不強求你。他是你另外的眼睛,你可能經歷卻沒有經歷的。朋友探索的世界永遠不會和你重合,卻在經歷上偶爾有點交集,讓你可以多開一扇窗,打開一扇門。

曾經有個老師,告訴我:人生如何,即如你腳上的鞋子,你穿的鞋是什么無所謂,關鍵是你鞋上的泥土有多少、都是什么。

于是我想,朋友總是那個讓你知道鞋上還有泥土的人,替你保養這雙鞋的人,或是幫著你擦掉這些泥土的人。

真的朋友

左岸記:真正的友情是這世界上最為美好的東西,對它的渴望和贊美之情古往今來,皆為世人傳頌:

最好的朋友是那種不喜歡多說,能與你默默相對而又息息相通的人。——高爾基
志合者,不以山海為遠;道乖者,不以咫尺為近。——晉·葛洪
志道者少友,逐利者多儔。——漢·王符
知道危險而不說的人,是敵人。——歌德
真正的友誼總是預見對方的需要,而不是宣布自己需要什么。——莫洛亞
陰險的友誼雖然允許你得到一些微不足道的小惠,卻要剝奪掉你的珍寶——獨立思考和對真理純潔的愛!——別林斯基
意見和感情的相同,比之接觸更能把兩個人結合在一起,這樣子,兩個人盡管隔得很遠,卻也很近。——柴可夫斯基
行同趨同,千里相從;行不合趨不同,對門不通。——淮南子
對眾人一視同仁,對少數人推心置腹,對任何人不要虧負。——莎士比亞
和你一同笑過的人,你可能把他忘掉;但是一同和你哭過的人,你卻永遠不忘。——紀伯倫
建立和鞏固友誼的最好的方法,莫過于互相信賴地閑談心事與家常。——約翰·洛克

德魯伊Druid

德魯伊,70后。理工科碩士,喜歡寫作,職業經理人。 人入中年,攜妻帶子,止思踐行,與世界融洽、與自己坦然,充滿快樂生活的勇氣。 “質樸、靈動、喜悅、淡和”是為人生準則,“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為人生標準。 文風以毀雞湯、靜心冥想、兒童教育、心理應用等見長。 著有: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2》(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沒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學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憊的世間任性的活》(散文雜文集,文匯出版社)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七星彩历史开奖结果 牛8配资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了 云南股票配资 排列三预测最新最准 上海时时乐走势 股票代码查询 上海快三走势图app 广东南粤风采好彩1 福州股票配资·信任杨方配资 十一选五特殊规律 南方双彩安装 股票中的大盘什么意 陕西快乐10分链接 辽宁体彩11选五软件 创赢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