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在睡夢的呼吸里清醒著

2015-04-03 . 閱讀: 3,233 views

文/圖:韋宇教

你離開自己多久了?人生永遠沒有太晚的開始,把時間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就對了,這個世界總有人會懂得你的堅持。——題記

———此去經年別來無恙———

一旦書寫到時間,連空氣都變得文藝和傷感起來。

隨著年歲的增長,我較之以前變得愈發沉默,不愿意與人爭辯是非,也不愿意妄自評論。盡管如此,走在前往798的路上,吹著三月和煦的微風,踩著三月暖陽的影子,我也總不能對過去這一年無話可說。

上周四下班后,在13號地鐵望京西站,從上海打來電話的小威問我,咱們認識多長時間了?

我說十年。

“十年”小威重復了這兩個字,然后停頓了許久,期間我們都沉默了。

在喧鬧的擁擠的充滿了摩擦摩擦的地鐵里,我卻無比清晰的聽到了戴在左手手表上秒針走動的嘀嗒聲。“十年,時間都去哪了?”與其說小威是在問我,不如說他是在對自己說。

大學四年,畢業六年,一轉身,一回頭,還來不及笑談時光,就只剩下了回憶,匆匆而過的十年青春的回憶。

周六跟小川去字里行間書店參加最美女主播寧遠的新書分享會,臺下坐著的站著的那些陌生的面孔,一如當年的我,內心澎湃,對文字無比癡迷,純粹眷戀。

在一茶一坐吃飯的時候,小川問了我一個似曾相識的問題:咱們認識多長時間了?

我說五年。

“五年”?他夾著臺灣三杯雞雞胸的手頓時怔住了。

“有那么久了么?”他問我。

我說有了,咱們10年認識的。

然后他也說了跟小威相同的話:這么快呢!時間都去哪了?

時間都去哪了

2014年,我29歲,體重保持在51公斤,每天堅持聽著音樂走一個小時的路。

這些年,我一直沒有停下前行的腳步,背著包拿著單反走了好多路,拍了好多照片,遇到了好多人,聽了好多故事。

旅途中的我有個習慣,總是喜歡跟比我年長的人聊天,比如王姐,比如薛總,比如在路邊曬太陽的大爺,因為他們不管是從身體上還是靈魂上,都有一份歲月遺留下來的積淀和從容。除了談談人生,聊聊家常,他們偶爾也會和我說起人生的遺憾,往往都是一些沒有機會去實現好多年輕時的夢想。日子一天一天過去,越過白天越過黑夜,越等越拖越老,離初心也越來越遠,最后丟了自己,也遺忘了當初以為可以奮不顧身去追尋和實現的夢想。

最后跟很多人一樣,夢想變成了偶爾在夢里想一想。

但是,我的好基友阿呆除外。

阿呆說,遠方就是欲望本身,不同的人心里藏著不同的原因和方向。把我們捆綁和束縛住的,從來都不是日漸增長的年齡,而是一顆疲憊、乏味和無趣的心。

他比我小一歲,他常說“與其過無趣的人生,不如死在路上”。如果遵循普通人的生活軌跡——讀書、畢業、工作、戀愛、結婚、生子、買車、買房、還房貸、養老、等死,如果一生就這樣按部就班的渡過,好像太他媽貧瘠和無趣了些,不像真的活過。

我知道,世上從來就沒有兩全其美的事,你要去追尋A,那就得放棄B。取舍不同,代價也就不同罷了。只是大多數人都會選擇安逸或將就,而阿呆選擇了不讓自己的人生遺憾。

他對我說,我曾經也不敢去冒險,不敢去嘗試和開啟人生各種新的可能。我怕失去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來、好不容易擁有的一切。可當我想到,如果在我即將死去的那一刻,我還有很多未能完成的心愿和承諾,而自己才是那個讓自己空留遺恨和死不瞑目的始作俑者。我就無畏無懼,放膽去做了。

阿呆說他曾怪罪過自己出生不夠好、薪水不夠高、臉蛋不夠帥、身高不夠修長、聲音不夠磁性;也怪罪過為什么生在這里,而不是生在別處。他說他的心曾被怨恨填的結結實實,結果除了讓自己面目更加丑陋外,什么改變也沒有。

后來他不再逃避不再抱怨不再向外索求答案,而是開始向內心看,看清了自己的怯懦和無能,問清了自己的心要去向何處。

然后走上了他喜歡的路,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成功也如期而至。現在的他,活得豐盛,快樂并堅守著。

活得豐盛

———不相往來各度流年———

木心先生說過:生命是時時刻刻不知如何是好。即便如此,過去的一年依然是個情懷滿滿和騷情熠熠的年份,依然是個追憶青春和夢想的年份。

這一年,我看到這個城市每天都有人離開,每天都有人前來。誰也不知道自己的明天會在哪里?行囊依舊,只是初心不再。最后唯一篤定的,只有時間。

阿陌說他在現在的公司馬上就呆滿三年了,這三年他怎么總是遇不到一個生命中的貴人呢?遇不到貴人也就算了,還總遇到一大波賤人!

他跟我說,無塵,我又滋生出我執和分別心了。快幫我找找你師父,讓他開解下我。

我說,我都十年沒見過我師父了,我都從無塵變成滿面塵灰了。

阿果說,他今年也29歲了,他現在好焦慮。他說他還來不及弄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皺紋已經爬滿眼角了;他說他還來不及表白,對方就已經結婚了;他說他還來不及直言不諱,就開始言不由衷了。

時間就這樣殺死了所有的從前,我們所熱衷的生活,也被或明或暗的光陰一一掃過。然后,我們在某一個僻靜卻依舊擁擠的角落,擁有了自己的墓穴和碑銘,形容各異,悲喜皆讖。

僻靜卻依舊擁擠的角落

那一年,我們說“有些故事還沒講完那就算了吧!”。這一年,我們說“你的故事講到了哪?”。那一年,我們做什么都是走心,這一年,我們做什么都是走過場。這不是薄情寡義,亦非志向不同,只是我們一生中會遇見很多人,真正能停留駐足的卻少之又少。生命是終將荒蕪的渡口,連我們自己都是過客,沒有例外。

阿喵是一個雙面極端的孩子,既善良又敏感,既深情又絕情,既內心強大又缺乏安全感,既倔強又怯懦,既不服輸又不敢冒險,既體諒他人又任性自我,既討厭喧囂又不愿獨處,既清高冷傲又曲意逢迎,她太明白自己是個怎么樣的人。

她曾跟我說,太容易被看穿不是件好事情,不是你單純,是你蠢。自己淺薄,卻嘲笑別人深不可測。簡單這種東西,是看過大事,經歷過風浪,看淡萬事的態度,不是固步自封的自以為是。害怕迷失,就不去面對世界和社會,這樣的人本身就是膽小的。如果你是一杯水,想用你的人會覺得你可用的太少了,太容易被看穿。如果你是一桶水,想用你的人才會用你。如果你是溪流,是大河,想用你的人更會覺得你源源不斷。

這些話都是她的原話,是她愛過傷過怨過恨過痛過后的自我領悟。我知道,她看清看懂看透了很多人很多事,也感知和明白了很多道理,只是她依舊看不開。

這一年,身邊的很多人,看似忙忙碌碌,實則迷茫無措。我們都未曾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而是隨波逐流,按照別人對自己的期望和要求去做。那些給你很多期許的人,他們只知道過個“這都是為了你好”的嘴癮,卻不知道,最后的生活依舊是如同飲水,冷暖自知。我一度認為,按照別人的期望去過自己的生活實在是一種專制,也是對人性的扼殺。

文藝女青年

阿樂曾經是個地道的文藝女青年,生活充滿了各種幻想和五彩斑斕。她喜歡寓言,不喜歡童話。她喜歡席慕容,喜歡汪國真。喜歡紅樓夢,喜歡王熙鳳。她有一手好文筆,打得一手好籃球,唱得一手好歌,拉得一手好琴。

如今的她,不談理想不談情懷不好高騖遠,歸于本真,只安于生活,偶爾陪朋友喝茶聊天,偶爾旅行,偶爾出國,安然,簡單,平淡。

然而,總有某一些時刻,她內心的不安分會從身體里從靈魂里迸發出來,向自己向這個利欲熏心的社會說“不”。

我知道,其實她骨子里是不安于現狀不安于生活的,她一直在尋找自己的方向,希望給自己一個全力以赴的姿態,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去過自己想要過的生活,找一個自己喜歡的人,去自己喜歡的城。

她說,她的脾氣,她的棱角,她的性情,漸漸的被現實磨平了。她說她壓著火,過夠了戴著假面具的生活。

我又何嘗不是如此!我跟她說,阿樂,我們都不想隨便以一種基調定格人生,擁有未知的可能,總比死守現在的一成不變更讓人歡喜。一輩子不長,誰也不知道驚喜和意外哪個先來,何不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正如汪國真詩里所言:既然選擇了遠方,便只顧風雨兼程。

這一年,阿樂身邊的很多同學和朋友,開始由奮不顧身走向有所保留,由相親相愛走向彼此疏離,由擁抱入眠走向同床異夢,由相濡以沫走向陌路天涯,由曾經說好了的生死與共,走向最后的老死不相往來。

時間是碗良藥,也是碗毒藥。那些曾經信誓旦旦的愛情和生活,最終不是走向難成眷屬的遺憾,就是歸于終成眷屬的厭倦。

在情感和生活里翻騰了多年的阿樂終于明白:“誰都擁有過濃情蜜意和花好月圓的時光,但也要隨時做好有一天被洗劫一空的準備。在一起的就珍惜,留不住的就放手。生命中來了又走了的那些人,是過來教會我們如何更好的愛惜自己。”

她也終于認可并接受——乞求來的不是愛情,捆綁住的難以永遠。愛情的真諦在于相互的吸引、志趣相投的同行,而不是追逐和依附。

其實,那些或錯失或遺憾的緣,那些因愛生恨的情,大多原因都很簡單,只是彼此都希望對方好,但并不知道并不能隨時觀察到對方需要什么,而是按照自己的標準一味的給予。然后接受的人并不快樂,也未曾感恩,而給予的人感覺付出了真心卻沒有回報。久而久之,大家都懶了,也累了,也就誰也不欠誰了。

只是,我的身邊依舊有很多人到現在還是不明白:“人和人之間想要保持長久舒適的關系,靠的是共性和吸引。而不是壓迫、捆綁、奉承,和一味的付出以及道德式的自我感動。”

共性和吸引

———不舍菩提以解纏縛———

這一年,在時光的罅隙里,很多人已經成為回憶里的人,在人山人海里兀自歡喜。我所熟悉的他們,我未曾預料后來他們可以相伴這么些年,一如我未曾料想到后來他們會分開。

這一年,我總是寫活在回憶里的現實的人,可是那些回憶,一度被我封存在記憶深處不被開啟。小松跟我說,現世沒有一成不變的誓言,也沒有誰能永遠陪著誰走下去。聽完我不由想起了七堇年在《平生歡》里說過:“我想,誓言之美,不在于它能對抗世事無常,而在于,今生今世,有那么一瞬間,我們曾經愿意去相信它能。”

可惜,歲月無情,世事無常,聚散別離,早已注定。此后山長水闊歲月無聲,再不會有人如斯鐫刻。再見,再也不見!

這一年,與廣告膩歪多年的小川終于要重新啟程了,而轉投媒介的小鵬也終于厭煩了媒體記者的那些小伎倆,以及大公司里那些似是而非和勾心斗角。終有一天,我們都要拋棄舊有的軀殼和靈魂,然后各自上路,重遇未知的自己和本心。

是的,重新上路,誰也不能例外。因為,這個世界上的很多事情,不是輸給了時間中的等待和忍耐,就是輸給了自己的懦弱和放棄。所以,得時刻按你想的去生活,否則,你遲早會按你生活的去想。

按你想的去生活

12月28日,在全國人民喜迎北京地鐵漲價的第一天,我約了小川和小鵬去五道口的水平有限吃柳州螺螄粉,期間聊了很多跟生活相關的種種。之后從Zoo Coffee走到星巴克,再走到TWOSOME﹢COFFEE,終于有位置可以喝杯咖啡,安安靜靜的談談人生了。

喝了一口卡布奇諾之后,話題也跟著變得沉重了起來。小鵬說家人開始催婚了,她不得已也開始接受各種相親了。

我跟小川聽完都有些愕然,很多到了嘴邊的話又給生生咽了回去。不過我們還是說了一通不痛不癢的自我感覺有見地有哲性的話,但我只能說這些話真的就是不痛不癢而已,因為人生沒有感同身受,所有的路所有的生活都得自己來選擇和經歷。

自己選擇的,即使遺憾,至少不會后悔。如果還是后悔了,至少怨不得別人。

愛情是純粹的,不是風險投資,它能帶來的只是愛情。如果你期望通過愛情來帶給自己更多的東西,那從一開始你就注定了收獲一個悲情的結局。

小鵬,遵從自己的內心活著與令你所愛之人滿意,雙方自古就是一道鴻溝,是楚河漢界,必將紛爭不斷,流淚流血不止。但是,往后的生活是你自己的,需要你一點點的去感知去行走,所以千萬別因為外界的“為了你好”的聲音,而把通往自己的內心給引誘出去,然后蹣跚在路上。

其實又何止是結婚,任何一個階段,總會有人替你擔心著急。太多時候,我們總是為了滿足他人的各種期待,活成別人期望中的樣子,而忘了初衷,最后親手殺死了自己。

每每聊起沉重的話題,總是容易讓人口干舌燥,胸悶氣短,最后不得已,我又點了一杯綠茶炫冰樂,解渴,靜心。而他倆則喝起了果汁,暖心,暖胃。

暖心,暖胃

這一年,喜歡曼殊沙華的阿殤憂傷得比較徹底,徹底到只剩下一條底褲。因為今年說得最多聽得最多的詞就是“青春”和“夢想”,這讓他這個既沒有青春也沒有夢想的人頓感悲涼。其實阿殤曾經也是有追求的,作為一個文青和憤青,他希望自己的財富可以支撐起自己行走世界的欲望,但把這個說成夢想總覺得有些底氣不足。

大學畢業后的阿殤一直是個自我感覺良好的人,即使明知年歲漸長,他也認為只要有顆年輕的心,自己就可以永遠活在大學畢業那年的22歲。直到有一天,他遇見一個令他怦然心動的愿意交付初心和初愛的姑娘,心里產生的第一個念頭竟然是:“這個姑娘對我來說會不會有點小?”罪惡感充斥著他那顆破敗不堪的悶騷的心的那一刻,他急忙撥打了我的電話,然后落寞的告訴我:小韋,我絕望地死心塌地發現自己真的老了!但還是要祝你奔三快樂!

我聽完瞬間心情也不美麗了,只能自我安慰的跟阿殤說:此去經年,素履之往,愿無歲月可回頭。

時間就像是一面照妖鏡,讓我從阿殤身上看到了當年的自己。想想自己08年1月13日剛工作的時候,看到一個三十歲的同事,當時覺得他好老啊!而現在我也走到了那個“他好老”的年紀。

這一年,有多少人從最初不相識,走到了最終不想見。時間讓很多“為什么”和“答案”變成了“無所謂”和“不在乎”。我知道,沒有過不去的,只有回不去的。時間會教會我和阿殤,失去和擁有一樣,不過是生命中的一場無常!

這一年,站在奔三的十字路口,有很多愈加膨脹的欲望與漸而打折褪色的夢想,也有很多焦慮不安與身心疲憊的時刻。生活里太多無可奈何的事,每個人都有自己選擇的理由。“習慣了就好”不是無奈,而是學會了對自己對他人的體諒,學會了與內心與現實握手言和。

阿格跟我說,不是你我太矯情,而是奔三的當下,總有一些事情不愿意提及,有時會美好到虛假,有時卻崩塌到決堤。總有一些人不愿意回憶,有時會離散到不見蹤影,有時卻近在眼前無法觸及。

“宇教,你說過你是個行者,你的宿命在旅途。所以,你要把故鄉變成他鄉,把每天行走的城市變成駐足停留的一站。即使前方路途再遙遠,你的內心你的腳步也不要停下。那些我去不了的遠方,你就把故事和風景給我帶回來吧!”

回歸平淡的阿格,喜歡點上一支綠色的ESSE Menthol,吐出一個煙圈,然后幽幽的告訴我,其實現實束縛不了自己,我們一直都可以有很多選擇,生活的決定權也一直都在自己手上,只是我們自己缺乏行動和果敢而已。

說完,他像個沉思的哲學家一樣,轉身走入黑暗的巷子里,消失在冬至夜晚的東四十條的街角。

黑暗的巷子里

也許,每個人的一生中都有一段留給自己一個人的時光,它不是孤獨,不是艱辛,更不是沉寂,它只是一個蛻變的過程,將自己埋得很深很深,讓自己在往后的日子里反彈得更高更遠的過程。

這一年,我還能去喜歡的地方旅行或短暫居住。
這一年,我還能一路騎行,一路拍攝,一路聽擦肩而過的人的故事。
這一年,我還能奮不顧身的追尋和懷抱初心。
這一年,我還能像年少時毫無顧忌的在夕陽下奔跑。
這一年,我還能堅持每天打乒乓球,每周打羽毛球,偶爾踢足球。
這一年,我還有說走就走的勇氣和赤子之心,還有浪費在美好事物上的時間。
這一年,我還能買很多自己喜歡的書,并用大量的時間沉浸在閱讀中。
這一年,我還能養好很多種草本木本和多肉的綠色植物。
這一年,我還能堅持用鋼筆寫字,并學習禪定。
這一年,我還能每天持續不斷的寫寫文字,說說這些年那些人的悲歡離合。
這一年,我還能偶爾與朋友見見面,聊聊天,彼此訴說與傾聽。
這一年,買了海景房,裝了修,周末偶爾過去度個假,在海邊散散步,靜看日出日落。
這一年,我還能有意念去尋找那份我愿意以“終其一生只為做好這件事”的心態去從事的職業。
這一年,你們所喜歡或不喜歡的那個我,也不過是你們想象中的我罷了。
這一年,我還能有勇氣來接受自己本來的樣子,接受外界的否定和自我的否定,學會了不苛求,理解了每個人都有他的難處。
這一年,我始終無法預期自己的人生,遇見誰,又去向何方。
這一年,我對自己說:時光早已碾碎了來路,這世上從來不曾有過真正的歸途。愿你前行的路,始終有光,穿透迷霧與我執。

穿透迷霧與我執

冬至過去了,圣誕節過去了,新的一年如期而至,愛恨、明暗、得失、苦樂、悲喜、成敗,一一分明。因因緣緣、業業果果,一一浮現。是該算總賬了吧?人生就是這樣,在欲望浮沉中,把生命扔到很遠很遠,最后,只為了找到那個簡單的自己。

阿洛看過我寫的一些文字和故事后,對我說:宇教,歲月總會讓你誤解一些東西,但也會讓你看清一些東西,然后把最真最純的留給你。即便你再也二不回去了,也愿你始終看不透人心,永遠游離于世俗之外。希望你以后在每一個跋山涉水的旅途中,無論是冰雪封凍還是烈焰焚燒,無論是險山環繞還是深海縱橫,腳印里種下的,都是心甘情愿的種子,而不是將就生活的無奈。

感謝那些出現在我生命里的人,是你們教會我不給人生設限,不去數年齡有多大,而是不停地行走,不停地找到新的可能。那些年輕的、不諳世事的歲月,那個曾經沉默不語的小男孩已經奔三了,我感謝一路上學到的勇氣和承擔,更感謝歲月贈予我的智慧和內心的充盈。

希望2015年的自己,希望好多年后經歷千回百轉跋山涉水的自己,帶著一個“我喜歡”的夢想,面朝著一個“我喜歡”的不再事與愿違的未來走下去。

紅塵看破了不過是浮沉,生命看破了不過是無常,愛情看破了不過是聚散,僅此而已。

再見,2014!你好,2015!

再見29歲!你好,30歲!

————愿無歲月可回頭———

“這是一座太繁華又太過擁擠的城市,你能找到一切新鮮好玩和自己想要的東西,可是偏偏找不到自己。沒有一面鏡子里你看到的是自己,通通是做給別人看的面孔。

在這里,你沒贏過自己,拿什么跟他人談論人生!”

冷漠的人,謝謝你們曾經看輕我,讓我不低頭,更精彩的活。

最懂我的人,謝謝一路默默的陪我,讓我擁有好故事可以說。

——后記

韋宇教

韋宇教,品牌策劃師,媒體撰稿人,《樂途旅游網》/《搜狐旅游》專欄作家,《北漂期刊》特約作家,旅游達人,獨立攝影師。穿梭沉浮八年策劃江湖,煮字療饑,書無妄之語。偶做行者,在路上,用單反記錄生活印跡,用文字書寫時光細碎。回望素履之往,愿無歲月可回頭。有生之年,幸得所遇——QQ/278135479 微信/weiyujiao1985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p62开奖号码 安徽25选5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平台官网下载 广东36选7开奖查询 如何分析股票行情数据 新疆11选5论坛 怎么买股票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果 福彩3d最准双飞 _百家乐投注技巧 彩票分析投注技巧篇 内蒙古11选五中奖规则 智富配资 广东快乐十分精准预测软件 股票股票 快三开奖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