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青春的意思是擁有年輕的靈魂

2015-03-28 . 閱讀: 5,108 views

文/毛路

三十歲生日那天,收到小美發來的微信:生日快樂,老女人。
我回她一排抓狂臉,假裝生氣道:別忘了,你會一直比我老。
小美發來一個大笑臉,外加兩個字:是嗎?
我還沒想好該怎么回,她又來了一句:我數學不好,你不要騙我。
小美今年三十六歲,原名蔡XX,“小美”是我們給她起的外號,“美劇”的“美”,而她的人生比美劇還美劇。小美還有一個英文名:DQ ,意思是Drama Queen。
小美當過會計,寫過小說,開過公司,當過富婆,破過產,最后終于找到自己真正熱愛的工作——種田,于是2012年把“帝都”的房子賣了,去云南承包了塊地,一直種到現在。當初多數朋友都覺得她瘋了,少數朋友夸她勇氣可嘉。對前者,她說:“你覺得我瘋了這事兒跟我有關系嗎?那是你的問題吧。”對后者,她說:“這有什么勇氣不勇氣的?違背自己內心的事,才需要勇氣吧,做自己想做的事只是本性使然。你看到紅燒肉很香,就掏錢買來吃,這算是勇氣嗎?”有人問她:“不怕賠得精光嗎?”她回答:“賠光了可以再賺嘛,大不了我再去當會計,反正餓不死就行了唄。”

三十二歲的時候,小美在朋友的聚會上,認識了一個已婚男人,他叫小奇。
有一天午休的時候,小奇突然收到一條來自小美的短信:我喜歡你。你結婚了,我不想跟你干嗎,只想告訴你,你很棒,我很喜歡你。
收到這種奇葩短信,一般的男人估計會被嚇到,但小奇也是朵奇葩,他回了一句:謝謝。
小美:不客氣。你可以請我去你家吃飯嗎?
小奇:為什么?
小美:我覺得你這樣的人,應該不會選擇結婚呀。所以我特別好奇,什么樣的女人能把你收服。
小奇:我得問問我老婆。
小奇把整件事情講給老婆聽了。一般的女人估計會醋意大發,不管怎樣總會有點不爽,但小奇老婆也是朵奇葩,就叫她小葩吧。小葩說:“請她來呀。她喜歡吃魚嗎?”
請小美吃晚飯的頭一天晚上,小葩給我打電話:“路路,明天來我家吃晚飯吧。”
我說:“好呀!話說為什么叫我去吃飯?”
然后小葩就跟我講了上面的故事,講完還問我:“你說會不會有點尷尬啊?”
我對著空氣翻了個白眼說:“尼瑪,不尷尬才怪!”
“嘿嘿,所以叫你來!明天見啊!”然后小葩掛斷了電話,留我一人在霾中凌亂。

第二天的晚餐,四個人談天說地,從黃曉明的下巴到量子力學;從第一次約會到人生理想;從國際政治到魔芋燒雞……讓人不禁聯想到小時候學校黑板報上八個大字——嚴肅認真,緊張活潑。在一分詭異、九分歡樂的氣氛中,盤里碗里的美食被我們一掃而空。
臨走時,小美對小葩說:“你讓我徹底服氣,你倆在一起真的是太完美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小葩笑著說:“我愛他,他是自由的。”
這句話讓我印象非常深刻。幾年后,看到一個豆瓣上的友鄰說:“對愛情,我覺得最好的態度是——‘我是愛你的,你是自由的。’但很遺憾,大多數人的態度是‘我是愛你的,你是我的。’甚至有些人只有‘你是我的’的觀念。這就是愛情里那么多猜疑、防備、算計、嫉妒,以及隨之而來的挑釁、爭吵、報復、背叛,最終只有失望、痛苦、疲憊、怨恨、乃至絕望的原因。”
底下一片嘲諷之聲:LZ,你不懂愛。
對此我并不感到驚訝,因為很多人就是不相信世上有跟現有大多數人不同的愛情。而我對此種愛情的存在堅信不疑,因為小奇和小葩就是這樣——我愛你,你是自由的。所以能坦然面對崇拜者,面對情敵,甚至可以成為朋友。如今,小美和小葩已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同樣的劇情,換一批主角,恐怕會上演一場暴力大戲,帶來完全不同的結局。

有一次,小奇和小葩吵架。小葩扔下一句“這日子沒法過了”之后,摔門而出。那天本來我和小美約了她一起吃飯,結果快到飯點的時候,她在我們“蛇精病互助小組”里宣布自己離家出走了,飯局取消。
在弄清緣由后,聊天記錄如下:
我:你在哪兒?
小葩:十渡XX農家樂。
小美:好羨慕,我也要去!
當天晚上,小美就開著車捎上我,去了十渡。
第二天一早,小奇出現在我們樓下,西裝革履,手里還抱著一盆花。
小葩說:“你干嘛?”
小奇:“我覺得你昨天說得對,這日子真是沒法過了,所以我也離家出走了。”
本來早就消了氣的小葩哈哈大笑,飛奔下樓。
小葩指著花道:“送我的嗎?”
小奇:“是,小美說我應該帶束花來,但我出門時太早,花店都還沒開門。我就在小區里拿了一盆。回去的時候,記得提醒我買盆新的,給人家放回去。”
小葩親吻了自己的丈夫,然后抬頭望著我們笑,那神情,就像初戀的少女。

小葩比我和小美的年齡都大。第一次讓小美猜我和小葩誰大時,小美毫不猶豫地指著我說:“應該是你吧。”我捶胸頓足,無語問蒼天。小美意識到自己猜錯了,立馬“補救”道:“但是……但是你看起來沒比她大多少,最多大一歲而已!”其實我比小葩小六歲。
很多人好奇小葩是怎么保養的。據我所知,在護膚方面,小葩可以說是得了“直男癌”,她家的浴室里就一瓶洗發水,用來洗頭洗臉搓澡。小葩從來不用面膜,每天早晚,幾十塊的保濕霜胡亂往臉上拍幾下,這就是她所有的“保養”程序。事實上她收入并不低,也從不吝嗇錢,買張桌子的錢已經夠我買一客廳的家具。她只是單純地對“護膚”這件事沒有興趣而已。
我曾經問過小葩:“你為什么長得這么年輕?!”
她說:“因為愛啊!”
那時候,她還沒有遇到小奇。我說:“得了吧,你女光棍一個,哪里來的愛?”
小葩說:“正如你可以跟某人fall in love一樣,你也可以跟某件事、某件物、某個愛好醉入愛河。我可以跟海灘、陽光、藍天、滑雪、烹飪……甚至一本書,一把椅子,一張桌子等等fall in love,享受它們的陪伴,享受戀愛般的甜美。也許這么說有點肉麻,但當你和很多東西fall in love時,你就會fall in love with life,與生活墜入愛河。”
聽她這么說,我一邊渾身雞皮疙瘩,一邊偷偷在心里記下了這段話。

寫了這么多,那青春究竟是什么呢?
青春就是小美、小奇和小葩,還有那些像他們一樣恣意地做著自己的人。 對他們來說,年齡只是個數學概念,而且他們往往“數學不好”,徹底忽略自己的年齡。他們永遠不會對自己說:“XX歲了,我應該(或不應該)怎么怎么樣”,他們的字典里,凡事只有兩種分類:“想做的”和“不想做的”。
當然,不是說非得擁有年輕的外表,成天活蹦亂跳,像年輕人一樣活,才是青春。很多東西如果太刻意,就會變成自身的反義詞。刻意地不在乎,實則很在乎;刻意地有趣,其實最無聊;刻意地自信,其實是種自卑……刻意追求“年輕”,再多的肉毒素也藏不住臉上的衰老。只有年輕的靈魂騙不了人,年輕的靈魂懂得讓軀體去做自己喜歡的事。就算你喜歡的事是養鳥、打太極、跳廣場舞,這些被貼有“中老年愛好”標簽的東西,只要你能樂在其中,那也是擁抱青春。
青春,不是一段時間,而是一種態度。對有些人來說,青春從來沒有來過;而對另一些人來說,青春從不曾離去。

文章來自:公眾號靈魂有香氣的女子

不老心

左岸記:有的人歲數還沒多少就覺得自己很老了,戴佛珠、迷養生、無休止地回憶著年輕時的歲月,仿佛已經看破一切,逆來順受,可越怕老越顯蒼老,嘆幾口氣就到了六十歲;有人就算已是知命之年,卻還很年輕,心態開放,行事放松,了然接受時光的流逝,依然相信生命的無限可能。

有一首詩是這樣寫的:

如果我老了,
我將調整生命的色調。
尋求一種散發著溫暖與灼熱的顏色,
那就是火紅。
拒絕了灰黑與暗黃。
讓紅色溫暖著我的暮年。

火紅的絨衣,
輝映著鶴發童顏。
那銀色的老花鏡,
洞察著精彩紛呈的世界。
一個美麗可愛的“老太婆”
這就是我。

不乞求孩子們垂憐,
不需要兒女的牽掛。
因為我,
不想留住他們前進的步伐。
讓生命與時俱進,
讓靈魂永遠不老。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快乐双彩 原千岁溺爱子在线播放 激情日本女优 华体网即时指数 打麻将规则及如何胡牌 四川麻将外挂 中国股票指数 上市股票指数 北京快3 山西十一选五 财经新闻股票行情查询上证指数美的股份 中国南车股票分析 2011大运会足球比分 快播美女a片 波多野结衣 在线 上海期如意期货配资去哪里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