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悼亡,誰悼的最深情最感人?

2015-03-25 . 閱讀: 3,103 views

文/王韜

看王路的《變態李商隱》,勾起肚里閑話。

悼亡,誰悼的最深情,最感人?

這又是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事情。不太好統一評定,不過寫悼亡詩畢竟不是新概念作文大賽,文采結構都且退后,關鍵是一個情字。

孰為情種?

中華上下五千年,老婆死在自個前面的海了去了,為了老婆肯寫幾筆的也很多,念念不忘寫了好多的,就數的過來了。

先看時間順序的第一名。

悼亡詩,開先河者是潘安,對,就是那中國古代最有名的花樣美男。

先看看人家美到什么地步---

《世說新語?容止》:“潘岳妙有姿容,好神情。少時挾彈出洛陽道,婦人遇者,莫不連手共縈之。”

《語林》:“安仁至美,每行,老嫗以果擲之滿車。” 這說的都是他,潘安本名潘岳,字安仁。

美的“擲果盈車”,老少通吃的美男,12歲被岳父大人一眼看中,當即把10歲的女兒許配給這美少年,青梅竹馬,琴瑟和諧,到50多歲時妻子病故,幾十年如一日的用情專一啊!

給這樣的男人作老婆,婦復何求?

但美男寫的悼亡詩好不好呢?最羨慕嫉妒恨的評價來自另一個類型的情種元稹:“潘安悼亡猶費詞”,說別人給老婆寫詩都是辭藻的堆砌,這個元稹寫個悼亡詩都要踩別人一腳哈。

我們來首潘安的詩供參考,一共有三首,一首比一首長,這是最短的。

荏苒冬春謝,寒暑忽流易。/之子歸窮泉,重壤永幽隔。/私懷誰克從,淹留亦何益。/黽勉恭朝命,回心返初役。/望廬思其人,入室想所歷。/幃屏無芳菲,翰墨有余跡。/流芳未及歇,遺掛猶在壁。/悵恍如或存,回惶忡驚惕。/如彼翰林鳥,雙萋一朝只。/如彼游川魚,比目中路析。/春風緣隙來,晨溜承檐滴。/寢息何時忘,沈憂日盈積。/庶幾有時衰,莊缶尤可擊。

再來看看元稹的《遣悲懷》三首

1.謝公最小偏憐女,自嫁黔婁百事乖。顧我無衣搜藎篋,泥他沽酒拔金釵。野蔬充膳甘長藿,落葉添薪仰古槐。今日俸錢過十萬,與君營奠復營齋。

2. 昔日戲言身后意,今朝都到眼前來。衣裳已施行看盡,針線猶存未忍開。 尚想舊情憐婢仆,也曾因夢送錢財。誠知此恨人人有,貧賤夫妻百事哀。

3.閑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幾多時!鄧攸無子尋知命,潘岳悼亡猶費詞。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緣會更難期!惟將終夜長開眼,報答平生未展眉。

寫的實在是感人至深,清蘅塘退士說:“古來悼亡詩充棟,終無能出此三首范圍者。” 國學大師陳寅恪先生也說:“專就貧賤夫妻實寫,而無溢美之詞,所以情文并佳,遂成千古之名著。”

元稹不但寫的好,人家還寫的多,曾經自己標榜 “悼亡詩滿舊屏風”,除《遣悲懷三首》外,確實還有《江陵三夢》、《六年春遣懷八首》、《離思五首》、《六年春遣懷八首》、《雜憶五首》等等,念念不忘,至死不渝,情深意切,山盟海誓。這已經超越諸多情種,邁向情圣的高壇了。

事實真相呢,元稹是典型鳳凰男,寡婦媽帶大,于是少年時就擅長攀高附貴,勾引少女崔鶯鶯,進京攀上權貴老丈人,得韋從自然忘了崔鶯鶯,始亂終棄然后還大肆詆毀,給前任潑污水,說人家與自己離別之后另有私愛,“分不兩相守,恨不兩相思。對面且如此,背面當可知。” 這就堪稱齷齪了,然而更惡心還在后面,娶了韋從后,元稹被貶到四川,兩地分居時,婚內出軌,和薛濤來了場姐弟戀,然后妻子病死,回來奔喪,就是這時寫的這些悼亡詩,四川太遠,薛濤從此被拋在腦后,元稹忙著納妾,忙著續弦,忙著和白居易互換小妾玩。

看完元稹的情路歷程,再讀“惟將終夜長開眼,報答平生未展眉”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 是不是得嘔吐啊?!

替韋叢想想,平生未展眉,哎,怎么舒展的開呀?

再看蘇東坡的愛情和李商隱愛情,就是患難夫妻相濡以沫和少不經事的暗戀糾結的區別。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不是太露,而是這份撕心裂肺的痛,少年人你哪里懂?

王弗對蘇軾來說,亦妻亦師亦友,她能幕后聽言,告訴他: “其與人銳,其去人也必速,”用母性的敏銳和溫婉,保護元氣淋漓的蘇軾周旋人世間。可惜她27歲就死了,讓這個男人哀戚慨嘆:嗚呼哀哉!余永無所依怙!

他仕途輾轉,人世漂泊,滿面滄桑,夢中相見,多少話無從說起,只能”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小孩子哭起來,嘹亮而短暫,中年宦旅,只能默默讓淚水遍布滿是皺紋的臉。

李商隱評價潘安的悼亡詩“只有安仁能作誄,何曾宋玉解招魂”,可謂不咸不淡,人品即文品。蘇軾沒評過李商隱,借用他一句:何苦將兩耳,聽此寒蟲號。

至于林妹妹是自詡平生最恨李義山,實際是李義山的詩恰是讓林妹妹最走心的,所以她聲稱不喜,但 “ 卻上心頭”,總是提起,因為同樣的愛恨糾結。

悼亡

左岸記:悼亡,已是最后的表達,好似寫給已逝的人,其實是說給自己聽的。人生憾事,多了去了,感嘆可以,又有什么比珍惜現在的時光、身邊的人更重要的呢?另,我特別喜歡古詩詞中的意境,它有一種道不盡的惆悵,總能印證那無法述說的心情。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山东11选5任7技巧 澳洲幸运10平台群 微乐贵阳捉鸡麻将下载安装 燕赵排列七开奖号码 啊V视频东京热 快乐飞艇开奖最快现场 好运彩3 上海十一选五任一遗漏 北京十一选五*号码 秒速快3技巧 詹天佑3d今日预测 产业基金配资 地方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长峰河南喷奶链接 五分十一选五开奖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真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