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任何的“范兒”都是對世界的諂媚

2015-03-11 . 閱讀: 2,738 views

春茶夏喝,我到師父這討茶吃。

茶室由陽臺延伸出去,連接著外面的花園。半玻璃的房子,地面鋪著舢板,落地玻璃外面固定著各類的花盆花架,草簾卷起來。外面一株紅槭探著頭,背景是對面樓的爬山虎。

師父是那種真會冬天化雪,夏天山里接泉水的主兒。今個兒,山泉,春茶,兔毫盞。讓我眼前亮的是,師父壺座子換了,似乎是個陶制的錢范(過去鑄錢的模子),看似還是老物件,大泉五十的。我們的閑談,也就成從這個“范”談起了。

“廢銅爛鐵熔化了,倒在這個模子里,就成了錢,價值立馬不同。國不富強或是私人鑄幣,還可以偷工減料,進了一個范出來,就成了人人趨之若鶩的東西。到底是“范兒”重要,還是這個銅重要,還是這個錢代表的財富重要呢?是不是你要成為有價值的東西,就必須有“范兒”呢?”

金屬貨幣通常都是等值的,其實做不做錢幣,價值差不多,關鍵是錢看著舒服、可以流通、可以交換、有著大家認可的明確價值罷了。至于這個范兒,模樣和錢差不多,質地多樣,談不上什么價值。有了“范兒”未必值錢,沒了“范兒”關鍵你是什么東西。真到了改朝換代,你是銅還好,而是一個“范兒”,注定是個不值錢的下場。

“那‘范兒’到底重要不啊,現在滿世界的裝各類范兒。無范兒不生活,無范兒毋寧死的感覺。”

對這個世界諂媚罷了。今天的世界其實跟數據、欲望無關,只跟引起注意有關,所謂的注意力經濟吧。與環境有對比的,改變著的,與我活下去有關的,危險刺激的,現在急需的,涉及性的,等等不一而足,皆可引起你的注意。而更為甚者,你會特別在意別人注意的。于是這個世界,談不上媚雅媚俗,刻奇(kitsch)大行其道而已,刻奇貌似已然融合了一切。

你諂媚這個世界,卻是為了讓世界說你是與眾不同?這個悖論很糾結,你活著希望是獨立的存在,是與眾不同,是獨立的視角。但確定這些的,不是你自己怎么認為自己,而是等著別人的注意和由著別人的視角。

你為了特立獨行,獨立人格,所以選擇凝固自己,凝固成為別人認可的模樣?“范兒”是需要你偽裝,需要你假裝,需要你在別人的注意力和自己的人生間尋找妥協。別人認可的那叫“范兒”,自己認可的那才叫人生,但你反其道,別人認可的叫人生,自己認可的是那個“范兒”。

人生本不怕選擇,最應該怕惟一。但如今,每個活生生的人,卻最喜歡做不得不做的惟一。是因為你想成為什么,你最終成為什么,還是這個社會讓你成為什么,所以你成為什么?“范兒”到底是一種成功,還是一種逃避?你選擇不選擇你的人生,讓“范兒”成為你惟一的選擇,那你就是放棄的東西成就了你現在的人生,而不是你選擇的東西成就了你現在的模樣。

人生不是雕塑,去偽存真,砍削斧鑿。人生該是,原礦挖掘,篩選,熔融,鍛造,成型,再熔融鍛造,再成型。每一次都是新生,都是祛除雜質,增加有用的。當你選擇外觀的“范兒”,無非是將就一下自己的人生,屈尊進入一個未必適合你的模板。僅僅因為這樣,這個世界會給你最清晰的界定,讓你容易活下去,讓你更容易被迫選擇而已。

人生現如今,就是不停的給自己界定、裝“范兒”,然后還努力證明自己獨一無二。也或許,你開始裝“范兒”的一刻,就不再是什么有價值有無窮可能性的玩意兒,僅僅是那個可以鑄幣,卻永遠固化的“范兒”。你最怕湮沒在茫茫人海、面具單一,卻選擇另外一個面具,僅僅是看似與眾不同,卻是另外一種自我湮沒。

因為別人是閃閃發光的金幣,你就要去裝個模樣出來,還沾沾自喜的以為自己站對了隊,是廢銅爛鐵再貼金還好,怕只怕做了這個陶范,不倫不類。那些金幣,隨著這個時代隨時的準備熔融和改變,你卻是成了“范兒”,改朝換代必然被厭棄、被忽略。

人生總是因為你還能學習,還能改變,還能成長,才有價值。任何一次的固化,都是一種逃避。你不是因為裝出什么“范兒”,才安全、才有依靠,才決定你要怎么做、怎么說、怎么想。人生不是由原因組成的,該是有經歷造就的吧。

逃避改變就是逃避人生,裝“范兒”將自己歸納總結,也無非是畏懼未來。你拿著未來說事,而拒絕現在。即如你怕自己去愛,所以拒絕愛。最終落得的,也無非是你拼盡全力的奔跑,最后還是留在原地唏噓,接受失敗。

“范兒”是因為你學習了,改變了,所以成就了。不是你模仿了,化妝了,才展現了。不是你想讓這個世界看到什么,而是你是什么。你不是因為別人注意到的你才是你,而是別人注意不到的你才成就你。做自己的事情,等待世界給你結果,不是拿著你想要的結果要求世界認同。

提煉自己、鍛造自己、鑄造自己,是為了明天繼續這個輪回。而不是為了某個“范兒”,凝固自己,讓自己從無限可能變成一文不值。沒有誰的“范兒”值得你羨忌,因為那是一種結果不是一種原因;沒有誰的注意與否能停滯你的改變,因為不改變的你、不成長的你早晚會失去這個世界的注意。

茶本無香,水本無色,夏本無春。但不裝“范兒”的人生,總還是有太多值得可能的可能。

茶香

左岸記:愿你始終有肯定自己的達觀和否定自己的勇氣,愿你始終有順應世界的堅忍和改變世界的雄心,愿你始終有追逐白日的夢想和守住黑夜的信念,愿你始終有獨自上路的努力和抵抗孤獨的不屈。剩下來的,好與壞,成與敗,統統交給時間來證明。

德魯伊Druid

德魯伊,70后。理工科碩士,喜歡寫作,職業經理人。 人入中年,攜妻帶子,止思踐行,與世界融洽、與自己坦然,充滿快樂生活的勇氣。 “質樸、靈動、喜悅、淡和”是為人生準則,“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為人生標準。 文風以毀雞湯、靜心冥想、兒童教育、心理應用等見長。 著有: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2》(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沒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學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憊的世間任性的活》(散文雜文集,文匯出版社)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默认论坛马会六码 官方时时彩app下载手机版 江苏11选5预测专家推荐 新华保险股票 幸运农场复式怎么投 天津快乐十分选号 排列五开奖结果 炒股如何开户去哪里开户 辽宁福彩快乐12 天津快乐十分钟摇奖器 东京快乐8开奖官网 学习看股票大盘 重庆快乐十分投注网站 秒速赛车9码平台 南昌配资 江西十一选五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