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我們,在回家的公交車上

2015-02-13 . 閱讀: 2,443 views

文/汪俊成Mario

公交車已經擠滿人了,偏偏不巧又要靠站。

站邊上只等著一個大叔,大冷天的,他灰瘦灰瘦的西裝沾了好多塵,遠遠地就看到,他探著脖子向著車來的方向瞪著眼睛,看到這輛車時,露出大白牙揮起手來,看來,這輛車不巧就是他等的那輛。

車上的每個人,都對他手里拖著的大麻袋露出悲傷的表情。大家都使勁挪了挪身體,真的很想透過車窗告訴他,等下一班吧,這班車不屬于你,你要自己明白。

可惜大叔不明白,也有可能是回家的心情太急切了。或許那個讓人望而生畏的麻袋里,裝著給小女兒的禮物,今天可能是女兒五歲的生日,他從工地下班,就著急去玩具店里買了她說了好久的洋娃娃,可是一個大男人抱著這玩意兒走在人群中間,好像不太合適。于是他下班的時候,拿了工地的一個麻袋。也許拿一個麻袋站在公交車里會比較舒服吧,畢竟比較符合他的身份,讓他更有安全感。

可能別人心里多多少少會不舒服,每個人看到弱者時都會有的,盡管他自己可能也是弱者中的一個。這種不舒服,也許是鄙夷也許是同情,那算得了什么呢,今兒個是女兒的生日啊。就這么想著,盡管吹了好久的冷風,他還是一直吃吃笑著,心里想著女兒長大的時候是多么漂亮。

公交車司機,王師傅,今天確實不是非常愉快,以往和和氣氣樂樂呵呵的,這次臉上卻掛著烏云閃電。

我不是第一次坐這班車了,但是這是第一次來回都是老王開的。張師傅跟李師傅呢?可能張師傅腰椎間盤突出住院觀察了,李師傅兒子非得今天結婚,所以這班車只剩王師傅一個人在開。

師傅確實是個熱心人,沒等老李張嘴就主動答應下來,還是在半個月前。但是他沒想到老張的腰椎這么不爭氣,突然就突出,直接突到了醫院。盡管加了一倍的工資,開這么多班下來也累得夠嗆。尤其是這一班,不知道為什么人這么多。坐過這么多趟,我也是頭一回見這陣仗。照理說司機不會被乘客的數量影響,畢竟他只管開車。或許他的腰椎也不太健康,他的兒女也在等著他回去吧。

前排的乘客有點慌張了,隨著車慢慢靠站,議論的聲音越來越大

這車擠不下了吧?

今天怎么回事呀!

大家都抱怨著,似乎沒有人關注這個即將上車的人。車輪在地上蹭出尖銳的聲響,感覺像是在回絕大叔想回家的愿望。終于有人開口:

師傅繼續開吧,擠不下了

老王楞了一下,看著這個年輕姑娘。

她看起來跟我差不多大,身上穿著紅灰的制服,從上面印的標記來看,她應該是某個機械制造廠的員工。剛剛在車站等車的時候,我聽到她跟朋友的談話,她是流水線工人,今年剛畢業,畢的高中的業,還是留過兩次級的那種。我也不知道為什么她會說這些,如果她們是認識很久的朋友,這些應該早都了然于胸,可能她們才認識不久。她的朋友看起來要老得多,估計是老員工了,說話的方式相較于小姑娘顯得圓滑,事故。她們正好發現下班時搭的是同一班車,或者是老鄉互相照顧,或者只是簡單的有話聊而已。

姑娘繼續說:

車都這么擠了,他提著這么一個大麻袋,擠不上來的。他一個人上來,全車的人都不舒服。

聽到這句話,大家心里既是同意又是反對。如果不讓他上車,似乎有點鄙視的色彩,大家都知道如此公開地鄙視一個人是多么可恥。但是如果他上了車,他的麻袋給大家造成的困擾又是不容忽視的。每個人臉上都是一副在做選擇的表情,可是又同時把目光投向王師傅。也許這個時候把選擇的權利交給最有能力的人是最合適的。

王師傅看看后視鏡,大叔快走到車門邊了。離車停穩只剩幾秒鐘時間。

也許,這個時候他心里閃過好多念頭。他想起突然突出的張師傅,其實是去參加老李兒子的婚禮。老李兒子結婚居然沒給他喜帖。不過這事單位的人都明白,老李向來跟王師傅不和,因為老王啊,太實誠,總是拆老李的臺,讓他的小心眼沒法施展。“反正老王是老好人,他會幫我們的”,老張老李心里都是這么盤算的吧。王師傅眉毛抖了抖,嘴角抿了抿,當了大半輩子好人啦,名聲倒是可以,可是從沒人真正把我放在眼里。

這車究竟要不要停?

大家都呆呆地看著王師傅,都在想他的右手食指究竟會不會落到開門鍵上。不管開還是不開,最終都不能帶來一種解脫。

車停了,門遲遲沒開。

大叔把大麻袋扛到肩頭,樂呵呵地敲著車門,那個袋子它是那么大,它的占地面積對于這輛車來說簡直太奢侈了。

王師傅嘆了一口氣,大聲地對著門外的大麻袋說道:

這車都這么擠了,等下一班吧。

大家都明白,車門外的他怎么聽得清老王的話。大叔看著王師傅的表情,起先有點疑惑,由于車門遲遲不開,他著急了,猛地錘了幾下車門,操著很重的鄉音說了一堆話,車里的人都聽不清楚,所有人都沉默地看著這個場景,放學回家的學生看起來很難受,把耳機摘了,好像也想聽到些什么。他繼續敲著,王師傅又把那句話重復了一遍,等下一班吧。

女孩旁邊的女人用胳膊蹭了一下她,小女孩很聰明,馬上明白了她的用意,她轉頭對老王說:

師傅,走吧,讓他等下一班。

車駛出車站,留下原來就在等他的人,他灰瘦的西裝,以及大家都害怕的袋子。

下一班還是我啊。老王心里不是滋味,也不明白他的做法究竟是對是錯。

車上慢慢又恢復原有的狀態,大家繼續低著頭玩手機,女孩繼續聽著工廠里的八卦。我繼續想著這件故事。這趟旅途,因為心里這么一點點的沉重感顯得略微漫長。

這師傅真沒公德心,再怎么樣也不能歧視農民工啊,擠一點又沒什么。

下車的時候,我聽到背后有人這么說。

 

上帝與魔鬼

左岸記:是的,無論王師傅開不開門,他都會被責怪,至少很多人在心里會有抱怨。怎么選擇呢?開門,讓大叔自己做上不上車的選擇,并溫情勸導他等下一趟公交車。當我們選擇一件兩難的事時,無論怎么做都注定了要讓某些人不滿意,我覺得只要你做好了你所在職位上應該做的,就可以無愧于心。

在基督教中,上帝是至善的,這就產生了一個兩難問題。既然上帝是至善的,為什么他創造了一個充滿苦難的宇宙?如果智慧生物存在,他們能夠感受到苦難,那就和上帝創造世界的目的有所矛盾。他是至善的,為何不讓有感覺的生命免于苦難?

苦難與惡都是壞的,都屬于魔鬼,所以這個難題又叫魔鬼難題。這個難題還可以縮小范圍。既然魔鬼給世界帶來惡與苦難,上帝為何還讓魔鬼存在?在基督教中,魔鬼是墮落的天使,上帝為何允許他墮落?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俄罗斯女子篮球比分直播 36选7开奖结果广 快船vs国王 美月安洁莉亚在线资源 广东新11选5 有坂深雪2019新xvsr nba雪缘园 湖北30选走势图 西宁按摩价位 宝石探秘财富加倍 广西11选5开奖一定牛 乌鲁木齐站街女性息 河北排列期开奖结果今天 个人投资理财方案 我中一千万彩票的经历 哪一家股票配资平台安全可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