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如果愛情都像這條26歲的毛巾

2015-02-04 . 閱讀: 3,705 views

文/鸝鳴

大約一刻鐘前,我洗了滿滿一盆衣服,晾曬完畢,坐在床邊,用毛巾擦擦濕漉漉的雙手。自然地,全部注意力就落在了手里的這條毛巾上。這是一條特別不起眼的毛巾,原本的胭脂色早已褪去,牡丹花圖案模糊不清,不但不柔軟還有些粗糙(擦臉時能明顯感覺到)。不過沒關系,我不棄,它不離,至今已陪伴我四年有余。

為什么如此珍重它,它有特殊的意義嗎?這是當然。或許你不相信,它已經 26 歲了,比我還大一歲,是爸媽結婚時候買的,算是他們婚姻的“見證者”之一。我猜媽媽心思細膩,有她的想法吧,所以這條毛巾才一直未用,被放在大衣櫥的某個位置,直到我上大學。那天媽媽幫我收拾行李,用得著用不著的都找出來了,鋪滿了床。就是這個時候,我拿起了這條毛巾,一看就知道不是當下市面上賣的類型。媽媽瞧見了,似勸似不勸地說:這是我和你爸結婚時候買的,你看圖案多好看,鮮艷的牡丹花,那時候的東西質量好,經得起用,你拿著吧。本想跟媽媽解釋,這些東西不用帶,亂七八糟的挺沉。轉念想,算了,一條毛巾哪里都能塞得進去。就這樣,毛巾和我一起走進了大學,朝夕相處,無聲無息。我的快樂和憂傷,孤獨和寂寞,都被它看在了眼里。

時光匆匆,轉眼四年過去了。雖然現在工作了,可是我沒有想換掉它或者留作它用的想法。一定地,我們在一起的時間還要更長更長……

隨著年齡增長,個人感情問題被迫一再提起。我倒是沒有逃避,可是總有一種“不靠譜”的感覺。自畢業工作,進入社會,每天接觸到的信息量無限增多。其中,那許許多多關于親情、友情、愛情的鬧劇輪番上演,讓人應接不暇。我在想,為什么吃穿不愁,生活水平提高了的人們卻要這般相互折磨,硬是把平靜祥和的日子弄的烏七八糟。他們究竟在折騰什么。

然后我就總想起這條毛巾,這條因為爸媽走到一起而“誕生”的毛巾。 26 年了,爸媽居然已經在磕磕絆絆又相扶相攜中度過了 26 年的光陰。每每在某個觸景生情的瞬間想起,就覺得這是一個不可思議的漫長過程。現在的爸媽,早已經沒有了愛情、婚姻的概念,所有的情感都變成了一種,那就是親情。所有作為的出發點都是家庭的幸福美滿,家人的快樂安康。我想,大部分人期待的愛情就是這樣的吧,簡簡單單,安然平實。

對于父母的結合,我是充滿不解的。那時候,爸爸 19 歲,媽媽比爸爸大 6歲。雖說都是農民子弟,家庭背景上門當戶對。可是,女方與男方年齡上的差距,即使現在的很多父母恐怕也心存芥蒂。而且爸爸是家中最小的孩子,排行第七,受到所有人的寵愛,成家之前沒有吃過苦受過累。聽說,這門親事是大爺看好的,長兄如父,如此說來這也是一樁父母之命的婚姻。媽媽晚嫁是有原因的,她是家中壯勞力,姥姥和小姨們不能沒有她。大爺或許就是看中了媽媽的吃苦耐勞、踏實肯干。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末,諸如此類的包辦婚姻不計其數。但最后的結果,絕大部分的夫妻都一路走下來了。他們為更好的生活努力奮斗,為養育孩子無私奉獻。他們能夠相濡以沫,不離不棄,能夠風雨同舟,憧憬未來。我的同齡人,還有前后與我相差兩三歲的孩子,我們的父母都是這樣走過來的。他們在艱苦的生活狀態下共患難,在貧窮的日子里彼此支撐。他們的孩子,現在的我們,回想起來,也覺得那是天底下最幸福的時光,最美好的回憶。

我們是多么渴望擁有一段父輩們的愛情和婚姻啊,滿懷期待,勇敢尋找,卻不是都能遂如人愿。其實,大家想要的并不多,無非是理解和包容的態度,理性和恰當的判斷,相知和相守的真誠。那些著急子女人生大事的父母們,一遍遍催婚,又安排一輪輪相親,奇怪自己當年為什么就能跟一個只見過一次面,甚至未曾謀面的人結了,嫁了,而且過了一輩子。時代變了!人心變了?!

愛的相伴

左岸記:早幾十年的婚姻模式好嗎?整體上比早幾百年前的好,那時人們已經有了一些選擇;現在的婚姻模式呢?我個人覺得更好了。很多人會說現在人們現實、物質,離婚率又高,這其實是個人的選擇問題對不對,你可以追求理想,可以以愛情為重,可以堅守婚姻,這與別人的選擇無關,對不對。

好的婚姻要珍惜堅守,努力修正了還是好不了的為何還要相互折磨著?

引用連岳的幾段話,表達一下另一種觀點吧,也許你不一定喜歡這個人,但他說的話有的真的是一針見血:

婚姻的存在,脫離不了功利色彩。生孩子、一起供房、一起給老人養老,兩人加起來的力量總是比一人大一點。越是貧窮,這功利色彩越濃。現在看歷史上的婚姻制度,很多人覺得不可思議,完全沒有戀愛,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兩個不認識的男女當晚就得開始做愛,這未免太辛苦了!婚姻的價值只在于繁殖人口(人口農耕時代更是財富),那愛情就是多余的。

生孩子,干活。類似于會說話的牲口,這就是貧窮狀態下男人和女人的命運。愛情只是零星存在于貴族以上階層,完全屬于奢侈品。

今天中產階級的日用品,就是昨天貴族的奢侈品。愛情,也在重復這個規律。

感謝兩百多年以來的市場經濟,人類的財富得到迅速增長,在中國,只不過三十多年,個人養活自己已經完全不成問題。不靠婚姻降低生活成本,人們自然要求婚姻中的“愛情”多起來。當他們發現自己選擇的婚姻里沒有愛情,或者愛情已經消亡,離婚就是理性的選擇,繼續熬下去是對人生的浪費。

離婚率上升,丁克族與不婚族的出現及壯大,都證明了強大的個人已經有能力按自己的意愿生活,愛情不僅存在,而且不愿意再受委屈。

許多人視自由為愛情的大敵,自由有什么好呢?賣淫嫖娼?婚外情?一夜情?小三?婚姻危機?女人沒有自由,就不可能發生你的故事,再不幸的婚姻,你也得走到頭。種種非婚性關系(或稱為不道德的性關系),都是對不幸婚姻的某種修正,是對某種不該存在的殘酷關系的抗爭。

沒有這種抗爭(或溫和地稱為修正),壓力慢慢累積,就像逐漸吹大的氣球,越來越接近爆炸的臨界點。比如色情業出現后(雖然法律不許可),強奸案的發案率就大大下降了。性欲能低風險滿足,它就會放棄高風險模式。嫖娼雖然可能被抓,關一陣子,甚至會上央視懺悔,在比起強奸把牢坐穿,還是好很多。所謂的選擇,就是在做為難的事,有所得,有所失。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南京麻将胡牌规则 广东11选5开奖信 18选7 快乐10分人工 今天快乐双彩开奖 日本女优相田沙耶香 成熟女性毛茸茸 踢球者足球即时指数雪 美女教师奈奈的湿吻在线观看 新疆11选5 网易炒股 今天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 天星晋中麻将免费下载 广东十一选五*助手 qvod最新的日本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