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Cosplay扮演誰的人生?還是只為放棄自我?

2014-12-11 . 閱讀: 3,646 views

因為工作的原因,周邊大多是22-28的青年人,這讓我能更好的了解青春的成長。

春天是每個公司的招聘季,在招聘季上我遇到了Lara?,24歲,畢業兩年,換了兩個工作。像每一個應聘者一樣,Lara的妝容和服飾花枝招展卻又十分克制,我在她的簡歷里特長項目中,見到了“cosplay”。這個讓我很好奇,因為第一次見到把“cosplay”當做特長而不是愛好的。

我不太分得清模仿秀和cosplay的區別,所以多問了幾句:“cosplay和模仿秀有什么不同呢?”

“這個是‘我像’和‘我是’的區別。模仿秀是努力證明我像,而我們要做到身心外表氣質都配得上‘我是’。”不假思索的回答,通常都是回答過很多遍的結果。

“那你覺得最快樂的是什么呢?”

“是觀眾們看到,說“這個***(角色)太漂亮了”,而不是說這個人真漂亮或是扮的真像。再就是,裝扮好,我就忘我了,我就是***了。那種感覺跟我又活了一次似的,哪怕就是一瞬間呢。”

“為什么那么癡迷,還把這個當做一個特長呢?”

“為了和理想的偶像拉近距離,并有機會活一次偶像的生活。”

東方哲學里推崇“言行一致,表里相應。”孔子幾千年前說過:“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后君子。”也是內外相諧的意思。但現代因為世界的發展,我們卻越來越多的討論起類似多重人格的問題。多重人格大致被描述成“不同的靈魂居住在一個軀體里。”通常,我們也會把這樣的多重人格歸結為少年時期或是人生經歷里的重大挫折或是坎坷。但我們的成長告訴我們,越來越多的,我們經常遇到“變色龍”、“變形蟲”。他們很好的適應這個社會,隨時的變換自己,最大限度的獲取自身的利益,似乎能夠完全把適者生存的法則運用到了人生中。我們總是能發現周邊有無數的“變色龍”、“變形蟲”,而且似乎總是過得比我們好,于是,我們也開始嘗試各類的變形和變色。

另一方面,我們也經常被迫的被別人定義成某種角色,于是我們努力的去扮演,希望能得到社會或是別人的認可。社會的分工成為人的分類,人們習慣于把自己也確定為不同的角色,盡可能的完成角色的扮演。男人在扮演老板、下屬、父親、兒子、朋友,女人努力去扮演妻子、愛人、情人、媽媽、女兒,我們把角色當做了自己的人生,一方面自己這樣容易得到社會化的認可,一方面可以盡可能的避免受傷害。

現代世界,很容易被定義為充滿危險,充滿傷害,人生已經不是自己和世界的戰爭,而是與面對面的每一個人的戰爭。戰爭就需要防護和盔甲,也需要更強大的力量,更強大的內心,而這些要求似乎更加促使我們去扮演我們力所能及的角色,原因只簡單到我們對自我的力所不能及。

Lara最后還是進了我們公司,中規中矩的做了公司的業務內勤,我很好奇她能否在業務里有驚人之舉,最后卻讓我有點失望。Lara可以為了cosplay,細致到去做身體的微整形,卻做不到在業務上的細致入微和全情投入。給我的感覺,工作和生活是她漫不經心的演出,而cosplay才是她真正屬意的生活。

Lara和我觀察過的很多年輕人一樣,對自我的不滿已經發展到對自己生活細節工作細節的怠慢。他們有很多的理由去埋怨這個世界的不公平,但反過來又對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不加努力。我經常見到那些對生活、對工作有諸多不滿的年輕人,把自己盡可能的時間和精力花費在對人生沒有任何效用的事情上。起初他們的理由通常是,用這些去讓自己放松和快樂,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對人生重新充滿渴望,才會有勇氣去面對人生;但及至后來,他們將這些變成的生活里唯一他們覺得有意思的事情。

我有意識安排Lara做了一些小的細致的事情,而且按部就班的告訴她時間、節點、效果要求、績效評定方式、流程等,發現Lara是可以完美的完成的,而且也能較為創造性的解決問題。于是,我發現,問題的關鍵是她不知道如何去做她應該做的,而不是她不能做。當她覺得自我擔當不了自己的生活時,在生活、工作、社會角色擔當方面遇到疑惑、或是打擊后,她選擇的就是角色扮演,因為角色的扮演是有章可循,有評定的標準,而且不用擔負相應的人生責任。

當我們扮演某個特定角色,是一種類似于人格替換的過程。但不同于人格替換或是多重人格,角色扮演的方法在心理學上本身有很良好的運用,目的是能讓角色扮演者更好的挖掘出被壓抑或是掩蓋的真性情。畢竟,社會角色是從孩童時期開始探索這個世界,就會面對的問題,而角色扮演的心理治療很好的將自我和社會角色之間尋找到平衡。

多重人格是被迫的,角色扮演的心理治療是治療方法,但現實中如Lara卻是主動選擇了角色扮演。她的選擇是可以享受角色扮演的成功和被關注,卻不用承擔角色扮演的責任。可以肯定的是,我們的生活從開始意識到自己只是世界的一部分時,就開始充滿了未知。而這樣的未知,在我們的學生時代,被教育成,只要讀懂了書本式的東西,自然面對這個世界沒問題。“太陽之下沒有新鮮事。”但我們卻沒有被教育到,在去接受未知的同時,需要擔當自我。而且社會也越來越要求你去扮演一定的角色,你扮演的角色是社會認可的,你卻未必是自己和社會認可的。

于是問題接踵而至,你拿著少年時學習的知識,面對角色扮演要求的社會。最終,你一定是選擇放棄自我,開始隨時隨地的角色扮演。而且開始熱衷于那些不用承擔責任,只需要享受掌聲的角色。社會角色認定是現代社會的產物,本意是為了讓社會化的人更好的承擔相應的社會責任,但到了現在成為每一個人逃避責任的理由。

最終,我還是放棄了Lara,她對于cosplay的熱愛,已經到了顛倒生活的地步。她太享受那些cosplay帶給她的滿足感和榮譽,她已經決定不正視自己的人生,一個詩人說過:“由于我們過于習慣在別人面前戴面具,因此最后導致我們在自己面前偽裝自己。”

人生或許最終一定會讓Lara學會或是懂得,角色扮演是放棄自我。

cosplay

左岸記:演員講究入戲,那是為了將角色飾演到淋漓盡致,以假亂真。人生似戲不是戲,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人面前人們會自動地切換角色,這是社會的需要,也是自我的保護。每個人都有一層底色,失去底色的人生沒有自我,自己和別人都將看不到希望。

德魯伊Druid

德魯伊,70后。理工科碩士,喜歡寫作,職業經理人。 人入中年,攜妻帶子,止思踐行,與世界融洽、與自己坦然,充滿快樂生活的勇氣。 “質樸、靈動、喜悅、淡和”是為人生準則,“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為人生標準。 文風以毀雞湯、靜心冥想、兒童教育、心理應用等見長。 著有: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2》(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沒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學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憊的世間任性的活》(散文雜文集,文匯出版社)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股票分析软件哪个好 十一运夺金任五遗漏 股票趋势分析图 贵州快3开奖结果全部 快中彩直播 幸运28预测神测网大白 体育博彩 广东36选7玩法详细介绍 排列三杀号彩宝贝 广东11选5走势 股票配资给股 手机最快现场开奖直播 新疆喜乐彩玩法 上海11选五5开奖结果43期 什么股票配资平台安全 真正百分百平特一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