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燭光已不夠用,快將心火點燃

2014-12-03 . 閱讀: 3,051 views

原題:六子種蘑菇

文/王二小

鬧市在窗外,我在窗內,中間隔著鋼筋混凝土和幾個街道。窗外的街道,和以前一樣熙嚷嘈雜,我點上一根煙,慢慢尋找思緒。我這樣說,可能有點文藝,有點裝逼。換句話說,我剛吃完飯,習慣性抽根煙,望著窗外發呆。

不知道誰在外面唱歌,聽起來是一個中年人,歌詞大概是:“是否我真的一無所有”,鬼哭狼嚎,難聽死了。

我們淮北人就有這么個習慣,在露天的空地上,擺上桌子,卡拉 OK等設備雜亂的放在桌子上面,然后就有人拉開噪子一首接一首地引吭高歌。這種現象 15年前就有,一直延續到今天。

下午六子來看我,他那老掉牙的愛情故事,我早都膩煩了,沒搭理他。

“哇靠,你的關鍵詞百度排名下降那么快,你也不優化下!原來不都是排在前三嗎?現在都降到第二頁了!”六子一驚一乍地說。

我也沒搭理他。

自顧聽著竇唯那張《艷陽天》專輯里的一首作品《黃昏》,“還聽竇唯呢!王菲和謝霆鋒又上床了!”六子邊說邊露出那二逼青年與生俱來的德行。

我自顧沉浸在閑云野鶴的音樂氛圍里,任憑六子在跟前嘟囔著。之前我就說過,我搞不懂為何會有六子這樣的二逼兄弟,唯一解釋的通的應該是物以類聚。

“二小,我覺得你的主戰場不是你的博客,而是一些媒體平臺。怎么樣?每篇文字的閱讀量好幾千,什么感受?”六子說。

“這個別問我,你去問盧松松,他每篇文章的閱讀量也是好幾千,你問下他什么感受?”我說。

“盧松松和你不一樣,人家的文章評論基本沒有罵娘的。”六子問。

“那是因為讀者基本都是站長,回復的評論,各有所需,不敢或者不想罵罷了。”我說。

“那你每天碼字覺得累不?我都替你累!”六子說。

“說實在的,每天寫三四千字左右,累!最近 U盤又丟了,所有的文字都要重新寫。”我說。

六子抱起我的吉他,在那狂掃了幾個 C大調和弦,分不清是四二拍還是四三拍。這么多年過去了,水準一點都沒上去。我都替他有點不好意思了。

“你打算寫多久?博客這玩意能掙錢嗎?”六子問。

“我壓根就沒指望掙錢,你覺得我現在需要博客掙錢養活我嗎?再說,指望博客掙錢,早晚得餓死。”我說。

“那你每天寫,到底圖啥?”六子問。

“第一,交朋友,能認識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和這些朋友們聊天,能開拓視野,能跟上大家的節奏和步伐,不掉隊,哪怕是閑聊。”我說。

“第二呢?”六子彈了個不標準的吉他顫音,問。

“我想給我的孩子留點東西,真正的東西,絕非僅僅是物質層面的。我覺得等我的孩子長大的時候,人們將更加浮躁,所以我記錄一些我年輕時候的事情,想留給他,希望對他的生活有所啟發。”我說。

“大手筆啊。”六子得瑟著說。

“滾一邊去。”我說。

電腦里正在播放著 pink floyd 的 《wish you were here 》,“我今天來是拉你合作個事情,你看下可有可行性?”六子說。

“什么事 ?”我問。

“我想在我家附近山上的防空洞里種蘑菇,防空洞有種蘑菇的先天條件,能省去很多成本,我覺得可以搞,你覺得怎么樣 ?”六子問。

“創新很難,復制還有機會成功。有沒有成功案例 ?”我問。

“有。網上有報道的,說有個人在防空洞種蘑菇年收入 100萬以上,比我搞挖掘機牛逼多了!”六子像打了狗血一樣,興奮地說。

“100萬這個數字,虛高了,三分之一, 30萬還差不多,還要看蘑菇具體的品種,比如食用,藥用價值差別,收益也是不一樣的。”我說。

“你懂蘑菇?”六子問。

“不懂,只是憑經驗判斷。”我說。

“成本低,在防空洞里直接就搞了!你可有意向 ?”六子問。

“沒意向。”我說。

“為啥 ?”六子問。

“防空洞是誰的 ?”我問。

“政府的啊。”六子說。

“具體隸屬于哪個單位管轄 ?”我問。

“可能是土地管理局,也可能是焦化廠,我爺爺說,這個防空洞是幾十年前焦化廠為了方便藏機器才挖的!”六子說。

“要想做,必須找到防空洞的隸屬單位,然后簽合同,不簽合同的事情,我不考慮。再者說,這個防空洞,你就算簽了合同,干不好那就罷了,如果你干大了,你就等著被找麻煩吧,都有可能招來城管,你信不信?”我說。

“嗯,有道理。”六子說。

“你要想搞,小打小敲,打個擦邊球,還是可以的,反正防空洞沒人要,你讓你家人在里面搗鼓就是了,正兒八經地投資進去,不可取。”我說。

剛才提到城管,不說城管,我都不生氣,最近和朋友合作一個新店,我出一部分錢,占干股,我不負責商鋪的任何具體事宜。這兩天要做門頭,全鋁塑板的,料子加人工共 1萬5 左右。

朋友給我打電話,說:“門頭要想順利的安裝,城管那邊需要疏通關系。”

“你全權處理就行了,我不想攙和這事。”我說。

“二小,咱擺一場,請幾個城管頭頭喝喝酒,再買幾條煙。我怕我一個人壓不住陣,你這幾天可有時間?”朋友問。

“不去,沒時間,你去搞就行了,該花多少錢你花就是了。大錢都花了,還差打發幾個小嘍啰的?”我不耐煩地說。

其實,我不是沒時間,只是一想到那幾個城管,我就犯惡心。我不是說城管全部都黑心,但的確存在很多這樣的敗類。城管的待遇一般都很低,他們也是生活所迫,才會想著法的撈點油水。如果我們商戶不請客送禮,門頭肯定掛不上去,即便你掛上去了,城管也會拿出條條框框,把門頭給強制拆除。說白了,送禮給錢,一切都 OK了。

可是,即便是為了生意,我也不想和城管打交道,我覺得這和成熟不成熟沒半點關系,我就是不想在他們跟前點頭哈腰的。跟個狗一樣,別扭!

扯遠了,再扯回來。

和我聊了半天,六子并未打消在防空洞種植蘑菇的想法,我心想著隨你怎么折騰去吧,反正也虧不了多錢。成功與否,要過幾年才會知曉。況且我的判斷也未必是對的,萬一擋了人家的財路呢。

其實,我想說的是,做任何事情之前,必須先評估風險承受能力,必須盡可能地將可能出現的問題都羅列出來,然后做出相應的應對策略,最大限度地減少阻力,成功的概率才會大一些。

當然,有些問題是不可預知的,那就需要用我們的經驗和實力去解決了。

 

原文地址:?http://www.056110086.com/archives/1700

萬家燈火

左岸記:借用白板報的幾段話,看看所謂的堅持

一、我有多長時間沒有好好寫博客了?

時間長得連我自己都記不起來了。不寫博客的理由有千千萬,讓自己沉默的借口有萬萬千,概括起來,無非下面幾條:

1、寫博客已經過時了。現在是碎片化寫作的時代,哪有那么多時間精雕細琢地寫一篇千字以上的文章。

2、博客還有誰看?中文互聯網界,如今是微信一枝獨秀的時代,就是你寫了文章,如果不在微信公眾號發出來,也不會有幾個人看到。

3、寫博客已經無法給博主帶來顯而易見的好處。一位微信公眾號號稱有30萬訂戶的大牛告訴我,如果他專心經營這個公眾號,一年的收入少說也會有100萬元。如果他寫的是博客,能有幾萬元的收入就不錯了。

二、博客真的失去價值了嗎?

價值是一種基于判斷的東西。每個人的追求不同,對價值的認識也不同。小草求它地上的伴侶,大樹求它天空的寂寞。在我認識的朋友中,依然有人把博客的價值看得很重。

1、云敘事 - 博客大巴 這是先鋒戲劇導演牟森的博客,他稱之為“垃圾桶”,并把寫博客的過程稱之為倒垃圾,為了恣意地揮灑并不與人爭論,他還關掉了評論功能。牟森的博文,好像阿拉斯加的金礦,讓人在穿越嚴寒,淘盡黃沙之后,常常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2、孤島客 - 幾支無用筆,半打有心人。黃集偉老師,十多年如一日,打造“一周語文”,成為研究中國網絡語文繞不開的一座奇峰。

3、人生不過如此。博主nana,現居北美,喜歡旅游和嘗鮮。她到的地方既有冰封的南極圈,又有火熱的赤道,她的文筆淡遠,如圍爐夜話,如兒女清談,風神搖曳,澄澈自然。她還喜歡買電子產品,用完就寫測評。其可信度與可讀性,甩各類軟文十八條街。

4、[email protected] 程序員霍炬,輕易不出手,一出手,必是精品。他去加拿大之后,研究更加細致,行文更加謹嚴,文氣勁健,攜著“餅都”天津的雄風,卷起IT評論的大旗。

5、黃紀蘇的博客 - 黃紀蘇的博客 - 精英博客。黃紀蘇是我的老師,他的文風既有百煉鋼的剛勁,又有繞指柔的韌長。風趣老辣,以俗入雅。早年為《切·格瓦拉》編劇,其詞至今弦猶在耳,讓人忍俊不禁。

我們富人早一天住上花園別墅,你們窮人就早一天用上煤球爐子。

如今他依然堅持不懈地寫博客,雖然產量不高,但是出手即不凡。比如同樣是廣場舞,他所寫的這篇《十字架下,載歌載舞》集田野調查、民俗研究與文藝評論于一身,像早市上的鮮魚一樣活蹦亂跳,讀之,令人迷醉。

……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快乐10分助手 南昌麻将app 配资公司 广西十一选五结果 qq山东麻将作弊 东京热大片 影音 武汉沐足论坛在哪 产业基金配资 东方6+1 11选5开奖结果浙 上海麻将免费 波多野结衣av高清 吉林十一选五 雷神 3d试机号绕胆图 福彩欢乐生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