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旅行的意義是旅行本身沒有意義

2014-11-27 . 閱讀: 27,402 views

我兩個朋友,一個是深度游的絕對癮者,一個是穿越狂人。

愛好旅行的人總是會有無窮的話題,也有無窮的彼此鄙視。彼此炫耀,也彼此對對方的旅行意義不屑一顧。我從來是好事者,熱衷于他們掐架,經常替他們約場子,也慰藉慰藉我這可憐的、無奈的,不能經常旅行的人。

味道不錯的蒼蠅館子,很好的黃酒,不知道在冰箱里睡了多久的海鮮。黃酒永遠是既可以豪爽,又可以迷惑人的玩意兒。再加點熱,配點話梅什么的,口感一流,暗藏殺機,媲美風霜老男人。

他們從來不炫耀裝備,因為害怕我心情好或是心情不好,就順帶走了。他們只會展示自己的感想感悟,偶爾炫耀照片。他倆唯一能得到共識的有兩點:不會旅行的人,不是說不旅行的人,是那種旅行了而不會旅行的人,照片中央永遠才會有令人憎惡的自己。而他們用文字記錄自己,用照片記錄旅行;第二,倆人都努力做一個會旅行而不是旅行的人,他們說旅行的意義就是旅行本身。

我挑事,為什么你愛深度游,而你就喜歡穿越呢?

我在一個地方呆的久,我既不怕錯過風景,也不怕看到丑陋。我嘗試去和人、和任何一個風景對話,而不是給不是這個風景里的人說我到此一游。旅行不是為了尋找風景,或是讓自己逃避現在的生活,是自己能不能有另外一個角色,看看自己能不能去接近和融入一個城市或是風景。

旅行最簡單的事情是到此一游的精彩,最無聊是你為了逃避一成不變的生活而選擇去看別人如何的無聊,然后自拍加拍照的證明自己是多么的愜意。羅列你去過的地方,似乎比你旅行的快樂更重要。你的旅行和導游的說辭,網上的評價永遠差不了多少。

一次在蝴蝶泉,我一直呆到幾乎沒有游客了,我才明白蝴蝶泉的美麗;還有一次,在成都和一個老人聊了許久這個城市,才懂得這個城市曾經是怎么樣的,又如何是現在這樣的;我吃到那個城市自己認為的美食,了解那個風光的自尊和無奈。美麗是用來形容風景的,歷史是用來形容形象的,只有旅行的你才是用來形容這個風光和你當下的。

你們說我這叫深度游,其實是我對自己和風光的尊重。我永遠不可能遍歷美麗的地方,但我盡量確保這一次的旅行對我來講是一種經歷而不是瀏覽。我用我的眼睛去旅行,我的心去旅行,僅此而已。

那穿越呢?第一次他不反駁,我也就繼續挑。

我喜歡穿越,一開始是沉醉于戰勝感,戰勝自己、戰勝這座山、這個沙漠。我覺得只要我準備充足,意志堅決,身體夠強,夠細心和大膽,我一定可以戰勝。我也覺得這樣,最終我面對我的人生和世界,一定也信心和實力滿滿。

再過一段時間,發現你一定會出事故,不管你是小心翼翼還是輕描淡寫,一定會出事。骨子里,是你太自以為是,小心是自以為是,大膽自信也是。山也好,水也好,大漠荒原也好,他們是活的、有生命的,越看似一樣越不一樣。每一次出事,你都因為化險為夷而繼續了,但你開始敬畏這個自然。因為他們對你永遠是無動于衷,所以敬畏他們,也就是開始敬畏自己。

再過一段,我知道我不是去穿越的,是看到自己和經歷風光的。穿越本身就是目的,而不是穿越什么才是目的。風光永遠比你想象的美麗,因為你是風光的一部分。過去我常說我征服了什么,我現在總說我被被什么征服了。你看我現在拍的照片,早不像之前永遠得意于山頂俯瞰、目的地的標志,而是更像個老媽子嘮叨路上的細節。

我累了就休息,想去了就去穿越。那個風光、那個穿越一直在那靜靜的等著我,他不急,我也不急。我尊重他,他尊重我,于是我就不再計較得失,他也永遠不勾著我。風光和我怎么看有關,太多的人有太多的風光永遠看不到。

他們互相靜默,若有所思。我也就開始胡思亂想…

旅行的意義是旅行本身,無非是說旅行的意義是旅行本身沒有意義。

我們總是把人生描繪成一場旅行,那這個旅程本身也沒有意義。我們追求生命的風景,卻點到即止、人云亦云。美麗的人生在別人的傳說里,或是你炫耀給別人的照片里。我們逃避我們必須經歷的,刻意到那些風景里美化自己,卻不愿意去尊重這個風景和經歷。

你喜歡參與到風景里,哪怕純屬是給旅者準備的風景。你被別人或是這個世界洗腦,說著同樣的話、匆匆太匆匆的路過風景,你從來沒打算成為風景里的自己,只會在意別人是否知道你曾經來過。你以為風景可以歷遍,卻發現最終你從來沒有旅行過。只是在別人的嘴里、眼里旅行罷了。

你接受不了人生的不堪,因為風景在你心里,是沒有缺憾的。沒有缺憾的經歷自然不配擁有美麗,而缺憾和屬于風光自己的東西才可能美麗。旅行的你,了解了當下的自己,尊重正視了這個人生,或許人生的旅行才稍微有點記憶。

人生到底是由目的組成的,還是旅行組成的,還是就僅僅是一場穿越?你戰勝的是你必須戰勝的,還是自己尋找到的對手?還是你以為戰勝了什么,其實是被戰勝了?

為了到達目的地,你準備良多、小心翼翼、信心滿滿、身體意志。你能保證成功,卻永遠保證不了不失敗,然后就覺得成功本身也索然無味。人生是充滿生命的未知,你以為他是冰冷冷的巖石或是大漠,你的旅行也就變成一場煎熬。就算到了目的地,你也無法說自己的人生就是鮮活的。

當你不再自以為是,你就開始敬畏這個人生,也就敬畏自己。人生會一直等著你,只是看你愿不愿意等待自己。風光不再是炫耀,旅行不再是目的,那路上的細微末節才是旅行的意義。

人生是生命的一部分,我們經常把目的地當做生命,把人生涂改成穿越。風光是我看到的,而不是我路過的。太多的人路過人生的風光,把生命當做一場旅行的目的地。

也或許,我們注定是生命的穿越者,只要我們能每一刻的旅行都浸潤其內,尊重自己尊重這次旅行。

旅行

左岸記:既然殊途同歸,各得其所,那就說明旅行的形式并不重要,遠近不重要,去哪里不重要,怎么走不重要……重要的是旅行的過程發生了些什么,就算什么也沒發生,走一趟回來了,你是否發現自己的內心有些東西在悄悄地發生變化。在一次長途旅行中,最好是有一位稱心的旅伴,其次好是沒有旅伴,最壞是有一個不稱心的旅伴。其實你就是自己最好的那個旅伴。

德魯伊Druid

德魯伊,70后。理工科碩士,喜歡寫作,職業經理人。 人入中年,攜妻帶子,止思踐行,與世界融洽、與自己坦然,充滿快樂生活的勇氣。 “質樸、靈動、喜悅、淡和”是為人生準則,“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為人生標準。 文風以毀雞湯、靜心冥想、兒童教育、心理應用等見長。 著有: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2》(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沒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學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憊的世間任性的活》(散文雜文集,文匯出版社)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股票交易规则 腾讯分分彩输了80万 福建福彩网11选5走势图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顺序表 最好免费炒股软件 时时彩千里马计划ios版 贵州11选5动先走势图 财富牛配资 云南11选5杀号 新希望股票 快3开奖查询 上证指数是什么公司 下载广西11选五 陕西十一选五分析软件 快乐8斯洛伐克开奖查询 精选神算子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