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大通鋪記憶——甜蜜的空氣

2014-11-02 . 閱讀: 2,907 views

文/夏天的風

前天吃飯,朋友跟我講起來她的住校生活,說她住過最苦的集體宿舍,是一個大屋子里有20多個人的通鋪。我便想起了自己。

2000年,我開始離家住校,那年我13歲,又瘦又小,一直到了高中畢業前幾個月,我的座位才從班級最前排挪到了后面。宿舍幾十平方米的屋子,住了上百個人,上下通鋪,一人一個枕頭的地方。那一年,我們搶床鋪,像劃三八線一樣一厘米一厘米的偷偷擠過去,因為真的太狹小了。

初三冬天的一個夜里,發現窗戶玻璃不知道什么時候掉了,沒人管,外面下著大雪,屋里就飄著小雪,隔天早上醒來一看,靠窗戶的那排床鋪上都已經落滿了白雪。好在低一年級的妹妹們都已回家,床鋪空了。什么爐子暖氣空調,那時候通通不曾見過,也未想過。騎來上學的車子都是珍貴的,舍不得放在外面,就搬到了屋里。我們用厚厚的棉襖蓋住頭,鉆進被窩,擠在一起,守著那一輛輛破車子,挨過一夜。第二天,卻是睡過了頭,那是我寄宿中唯一一次睡的失去了時間感,自然,挨了訓。

那時候的冬天我們不怎么洗臉,因為沒有熱水沒有暖壺也沒有自來水,所有洗刷的水,都要自己用水井壓上來的。冬天清晨五點多的時候,漆黑一片,有勇氣去教室學習,卻少有人有勇氣想辦法弄開冰壓水洗臉刷牙。我們土氣,大概是因為,從理論上說,初中該變美少女的時候,我們卻是“蓬頭垢面”。不過現在回想起來,一點也沒有不自在的感覺。

參加中考時,我們住的還是大通鋪。哪有什么父母陪讀、接送考試,我們跟家里說要考試,便屁顛顛的跟著老師去了縣城。考試為兩天,要住兩個晚上。

現在我回想我當時考試的心情,已經完全沒有印象了,我們都不怎么緊張,父母的心情卻是很不平靜,作為父母,不管有沒有文化,貧窮還是富裕,心情大概是一樣的。那時候我心里好開心,有免費的飯菜,還可以在縣城住賓館。到了賓館,為了迎接中考,沒有住幾百人的房間,便在大廳設置了大通鋪。大廳的外面是男生,女生在里面。晚上有老師整夜查崗,不讓我們興奮的聊天,影響睡眠。那時候不興奮才怪,多么大的事兒啊!

當時沒覺得中考會決定我們什么命運,而后才恍悟,真的很多人就在那時改變了自己的人生軌跡。那年已是2003年了,條件好了很多,但是我的同學,依然有因為家庭貧困亦或是重男輕女的原因而終止學業的。我有一個朋友,就曾經一個人騎了好遠的路,一路打聽著到那個棄學的同學家里,勸說她的父親,讓他學習成績還不錯的女兒繼續上學,結果無功而返,特別傷心,回來大哭了一場,還要我再去勸說。我現在回想起來,當時朋友的舉動,真的堪稱偉大,比我勇敢善良多了。大多數同學是繼續上學的,分在了不同的高中班級,而后考進了不同的大學,如今過上了看起來一樣的平凡日子,沒有什么慷慨激昂的熱血史。人生走來走去,總是要再次統一的。

2003年,我考上了高中,家庭困難也罷,成績不夠拔尖也好,終歸沒有放棄繼續求學,也不再有通鋪。盡管冬天的暖氣毫無溫度,但是條件已經大為改善,終于熬上了一人一床的日子。那些擠擠插插的日子,再也未曾有過。

2006年,我順利地考上大學,住上了帶有半圓陽臺的美麗的大學寢室。冬天外面下雪的時候,屋里只蓋一床被子便不覺得冷。

畢業參加工作,在零下二三十度的東北,也不再有那么寒冷和擁擠的夜。現在住了公寓,通鋪的生活越走越遠,即便是時間不久,在我心里,也成了一個將來可以為后人講述的,可圈可點的年代故事。

那些曾經的通鋪生活,今天重現于我的腦海,像一幅可愛溫馨的畫,把冬夜那些飄然而至的雪,都化為叮咚泉水,淌過心間,晶瑩剔透。那些嘰嘰喳喳的小伙伴,如今散落天涯。夜晚爬鐵門翻墻去廁所的日子,晚上點著蠟燭自習的生活,還歷歷在目,撩起今日的遐想,充滿著對生活的珍惜和熱愛。

不管一個社會多么富裕,從一無所有的起點奮斗才是“王道”。失去了這種精神,社會就失去了進步的動力。這倒讓我想起美國一位專欄作家說的一句話:“所有的中年成功者,如果可能的話,都愿意以自己所有的成就和金錢去換回當年那窮困潦倒的蝸居生活。”年輕時代是人生的幸福和美感所在,你失去了對這種東西的感受能力,你就失去了生活。

我想,活著或者奮斗,就是為了眼見的幸福。要對得起那些逝去的歲月,要心中感念著走入生命中的每一個人,還要愉快的活在當下。對于熱愛生活的人,過去、當下、未來一樣好。

溫暖的人生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长沙小姐上门特色服务 三级片 a片 专业理财平台 北单比分公告 山东的十一选五 爵士vs马刺今天那里有直播 东京热一 四川麻将外挂 pk10冠亚和在线 三级片做爱片 麻将玩法技巧大全 东方6+1 宙斯古代财富 5分彩开奖结果 上马麻里子作品集 手机麻将上下分要坐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