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失去的信任

2014-11-01 . 閱讀: 5,810 views

文/王麗芳(Antonia Wang)

有一段時間,母親來臺北療養身體時住在我家,一天,正準備用餐,母親隨口說了:“彈彈,快來吃飯,看妳跟外婆比賽,誰吃的最快?” 那時候的我正在炒最后一個菜,聽到這樣的話,我馬上回:"媽,吃飯有什么好比的?如果吃太快噎著了怎么辦?吃飯就單純享受吃飯,孩子有自己吃飯的步驟,比賽干嘛?"

因為我說了這樣的話,母親從此以后閉嘴,不再對我的孩子隨意給批評與批判,也不干涉我的教養,她靜靜地看著每個孩子在教養中的大不同,產生的不同個性的孫子,一直到最近,母親說出這件事,我才懂,母親對我跟女兒的尊重,其實是我爭來的,母親感嘆地說:”反正我說也沒用,從小妳就是個講不聽的孩子。“

這半年多以來,我的人生有幾個重大的改變,每一件事情,都足以改變我的未來,也改變我家中的未來,然而,慢慢的我發現,這些事件也僅止于發生在我的身上,我跟老公女兒一起面對承擔,卻從來沒有一點點想跟父母說的意念。

我在想,問題在哪里?我跟父母的關系不是已經改善很多了嗎?為何很多事情,我還是不想說?為何很多事情我根本不想聽父母的意見?

后來,有一個網友看了我的文章后說:“不是每個孩子都跟妳的孩子一樣,可以跟父母聊。”、“不是每個孩子都可以用說的。”

那時候的我想,為何這些孩子承受了所有的責怪,而父母卻不去想,“到底我做錯了哪些事情讓孩子不愿意跟父母聊?”、“為何孩子不想聽我的意見?這中間出了什么問題?”

于是,我想起了小時候,當我跟媽媽說起人際關系的困境時,母親只會說“不要吵架”、或是“一定是妳脾氣不好。”、“干嘛理那種人?”

是的,我每一句話只要開口,就是被評價、被指責、被罵、被打分數,當父母想要跟我”聊“的時候,我聽到的不是父母想幫忙,而是”說教“跟想”控制我“的行為,只是態度有差而已,于是,我不但閉了嘴也關上了耳朵。

我對父母的信任,隨著每次我開口就被評價、每次說話就被罵、隨著他們偷聽我講電話、偷看我的日記,隨著自己想擺脫父母的控制而慢慢崩解,只因為,我越來越不相信父母是真心想聽我說話,也不相信,父母是真心想要幫忙,更不相信,他們是想跟我”聊“。

慢慢的我不相信父母說的”有事情可以告訴爸媽“、我不相信只要開口就可以得到父母的幫助、我不相信大人。

這種不相信大人的心態,不只在家中還在學校發生,當我們有任何問題想要請老師幫忙的時候,老師的處理方式也只是抓來罵,讓問題更糟,如果被欺負,告訴老師之后,老師的處理是一種出賣,只會害自己被欺負的更慘,慢慢地沒人相信老師可以幫助學生,學校的輔導室對滿肚子困惑的孩子們來說,形同虛設。

我在成長的過程中,失去了對大人的信任,在人生中需要幫助的每一刻,都失去被幫忙的機會。

這樣的「溝通方式」一直用到了愛情與婚姻上,在與親密愛人相處的過程中,我不是用罵的,就是閉上嘴巴,甚至關上了耳朵,當朋友的時候還可以自在地聊天,當情人的時候,我總是自以為自己已經有權利不自覺的挑對方的某些話一直評價與批判,兩人之間,不是說話越來越沖,就是越來越沈默,慢慢的讓我的愛情路越走問題越多,終究分手。

后來的我發現,為何當我站上了某種”角色“,我就覺得自己有權力控制對方?當我從朋友變成了”女朋友“,當我從女朋友變成了”老婆“,當我從一個女人變成了”媽媽“,我就好像有資格可以在男朋友、老公、孩子跟我聊天的時候,回覆的是評價、說教與不以為然,所給的方法也是帶有威脅性的”控制“?

當我發現這個問題的時候,我花了許許多多的努力,重新學習著傾聽,重新學習著說話中不給評價,重新學著同理對方,一直到現在,我都無法完完全全地擺脫以前的習慣。

現在的我,當了媽媽,一路看著幾個孩子的成長過程,看著共玩團、共學團的孩子長大的過程,當我開始慢慢看得懂孩子的行為取決于大人的對待時,當我看懂孩子需要幫助的時候,我總會雞婆的想要出手幫忙,卻常常被不想面對的父母攻擊,也幫不到孩子。

后來有一次,我問郭老師為何想跟孩子談,那個孩子卻連眼神都無法定格好好談?是不是有些孩子就是”講不聽“?

郭老師那時候才說:"妳看那個孩子不敢面對大人的眼神,其實是父母對待他的方式,已經讓這個孩子對大人失去了信任,當一個孩子無法相信大人的時候,是誰都很難幫到他的。"

那時候的我才懂,不是孩子天生不會跟大人聊,也不是孩子天生不愿意聽大人說話,而是,孩子在父母的開玩笑、捉弄、責罵中一點一滴中失去了對大人的信任,這樣對大人的不信任,慢慢地封閉了自己的真心,慢慢地把自己陷入了孤單,孤單地面對一切,甚至穿起了盔甲對抗大人。

失去對大人信任的孩子,即使有人想要幫這個孩子,即使遇到好的老師,遇到貴人,也會讓想幫助的大人,有使不上力的挫折。

慢慢的,我很害怕看到某個孩子看待大人的眼光變成了仇視,很害怕看到某個孩子看大人的眼光是閃爍,很怕看到孩子看到大人的眼光是不以為然,很害怕孩子開始展開對大人的攻擊,這樣的孩子失去了對大人的信任,慢慢的他也會閉上嘴,連對話都很難,更何況跟大人”聊“,孩子關起了跟大人談話的那個門,用沖撞與反抗來表達自己的不滿與不受想被控制。

女兒五歲三個月的時候,一個她很喜歡的朋友很喜歡制造女孩間的秘密,她常常偷偷的告訴女兒說:”不要跟妳媽媽說,妳把錢給我。“、”不要跟大人說,我們去做...“、”這是我們的秘密,不要跟大人說會被罵。“

后來,我慢慢地發現,女兒有時候會欲言又止的對著我,不知道女孩間秘密的我總會告訴女兒:”寶貝,我不是妳,所以不知道妳在想些什么,如果妳不說,我就不會知道,也不能夠幫忙。“

于是,女兒會告訴我某些事情,當她朋友說:”這個跟大人說會被罵。“,她說了卻不會被罵,還可以把所有心中的疑問解開時,她才慢慢的又開心的跟我聊個不停,有一天她很困惑地問我:”為什么某某某跟我說的秘密都不能跟大人說?“,我問:”妳有問過她為什么不能說嗎?“,女兒點點頭說:”她說,爸爸會罵也會打,媽媽不會打不會罵卻會一直講一直講很久(說教)。“

我問孩子:”媽媽會這樣對妳嗎?“,女兒搖搖頭說:”不會!所以我才不懂為什么不能說?我覺得跟妳說很棒,說出來,妳都會幫我。“,那時候的我才懂,原來,對大人的不信任也會因為同儕的影響,而讓孩子挑起敵視大人的情緒,不被影響的孩子需要在成長的過程中累積多少對父母的信任才能對抗?

親子之間,最重要的不是可以教孩子什么,而是,緊緊拉住父母與孩子間,那條名叫“信任”的線。

那些父母最害怕孩子結交所謂的”壞朋友“,或許不是行為壞,而是他們在成長的過程中受傷太重,失去了對大人的信任,其他父母真心害怕的是,自己的孩子被這樣的朋友挑起了對大人的”不信任“,而產生的所有反抗。

如果父母忽視了孩子間的互相影響,又該用多少的時間找回孩子對大人的信任?

當孩子對父母的信任不夠時,被朋友一挑起對大人的仇視,任何人都很難有機會可以幫到這個孩子。

現在的我慢慢地回想,為何很多事情我愿意跟朋友聊?愿意在網絡上寫卻不愿意告訴父母?

說穿了,是我不相信跟父母聊天的時候,我可以不被評價、不被說教、不被指責、被罵、被扣帽子,為何我一點都不想聽父母的意見?因為那些事件背后傳達的思維不是理解也不是協助,而是”控制“,因為父母的話已經失去了可以信任的價值。

每個孩子都很聰明,他們都可以細微的感受出父母到底是真的想「聊」還是想找出你的問題來評價、來罵、來說教,甚至也可以看出父母是真的想幫忙,還是只是想「控制」,孩子也可以感受出父母在言語中對自己的不信任。

現在的我很珍惜每天跟孩子天馬行空亂聊亂問的每分每秒,如果有一天,我的孩子閉上了她的嘴巴,不愿意再跟我聊天,我不會怪她變孤僻,也不能怪她”講不聽“,我只會想,到底我哪時侯失去了孩子的信任?又該如何取回信任?

現在的我懂了,一直到現在,即使我已經長大成人,跟父母討論事情的時候,我還是可以感受出父母強烈地希望”妳就該照我說的做“,那言語后面的不信任與想控制。

現在的我,即使早已理解我的父母,也同理了我父母當年的無助,我找回了親子間的感情,只是,失去的信任還沒找回。

我一直都是父母心中,那個“講不聽的孩子” 。

 

本文摘選自:《我不是天生會當媽:從親子生活體驗中學習,教出自信又快樂的孩子

我不是天生會當媽

左岸記:我是從羅輯思維里讀到這篇文章的,羅胖說:“父母這個角色之所以很難當,是因為要在“朋友”和“管理者”兩個角色之間隨時切換。這已經很復雜了。不過,很多“中國式父母”把局面搞得更混亂,又往里添加了如下角色——?一個恩人,一個債主,一個為你獻身的人,一個隨時隨地為你提心吊膽的人(你歡天喜地告訴他的好事,在他眼里全是危險),一個隨時隨地鞭策你的人(你稍有洋洋自得,他就會給你潑涼水),所以,朋友做不成,就很正常了。”這想,這是一本挺不錯的家教參考書,因為許多準媽媽讓我推薦孩子教育方面的書籍,這是可以加到書單中的一本書。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怎么找泷川花音的资源 nba比分 2019陕西麻将1元微信群 泷川花音 全程喷奶 宝石探秘财富加倍 股票配资平台十强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 武汉小姐上门按摩推拿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 吉尺明步110部全集番号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 最全番号网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 有坂深雪136sw在线 青海任五开奖结果 郑州宾馆按摩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