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就要擺事實,講道理

2014-10-28 . 閱讀: 5,089 views

按:通常來說,我對互聯網上的各類言論大戰基本不會馬上去關注,因為我害怕片面的東西,更害怕情緒化的宣泄,我想看的是事實的真實。這往往需要等這件事平息之后,重新梳理事件的來龍去脈,或許才能見到月明石出。今天分享Lealie推薦的李銀河的這篇評論。這篇評論的力量在于就事論事,擺事實,講道理。

正文:

最近周小平因為被邀請參加文藝座談會,在全國引起軒然大波。看了看他的文章《請不要辜負這個時代》,就是一個懵懵懂懂的年輕人,讀了幾本書之后發了一番感慨而已。他讀的書很可憐,世界歷史,還有《中國不高興》。這么一個無知的青年,寫了一篇充滿常識性錯誤的文章,本來沒什么可反駁的,根本不值一提,可是有些較真的人卻認認真真地寫了逐條反駁的文章,一一指出周文中的失實之處,每個失實之處都有一個資料鏈接,有數據,有圖表,說明周文中的數據搞錯了,正確的數據是什么。有的地方還附上了英文原文,比如周文中說奧巴馬在一個講演中公開講到要遏制中國發展,附上英文的奧巴馬講演稿說的是美國不反對中國發展。顯然是周小平搞錯了,因為美國即使真心里是反對中國發展的,也不會公開說出來,奧巴馬要是能犯這種低級錯誤的人,他就根本當不上總統。

我原來看這兩造罵架,是不屑一顧的,小孩兒進了青春期,心里躁動,動不動伸胳膊挽袖子不是太平常的事兒嗎?用得著那么引經據典逐一反駁嗎?周小平洋洋千言,其實就說了一個意思:別罵政府啦,中國沒那么壞,外國也沒那么好。他文中引用的那些數據本也不是那么認真的,充其量是他的情緒和感慨的一點佐料而已。他志不在理性分析,壓根兒就是一個非理性的情緒宣泄,跟他的文章最對仗的不是條分縷析,引經據典,而是另一句話:我就罵,我就要罵。

其實全世界沒有不挨罵的政府,政府只能聽之任之,也不會有一個政府僅僅因為被人罵就倒臺。周小平說看到網上80%的言論都是罵政府的(又是一個典型的周氏風格:大約摸,80%這個數據怎么來的?感覺而已),心里氣不過,要出來替政府說句公道話。所以他溫情脈脈地說:要做祖國的暖男。其情可憫,其心可鑒,溫柔體貼,惹人憐愛。可惜,祖國這個詞有點所用失當,應改為政府才更貼切,因為祖國不等于政府,罵政府的人也不等于不愛國。大多數罵政府的人只不過是愛之深責之切而已,有些罵政府的人其實比周小平更愛國,如果說周小平是政府暖男,他們才是真正的祖國暖男。

兩造小孩罵架罵著罵著突然出了個變故:一邊被封了嘴。網上那篇逐條反駁的文章忽然打不開了,方舟子因為說了一句周小平“夢游美國”微博被封了號,不得不搬去twitter了。至此事情的性質就起了變化,政府成了拉偏架的了。釋放的信息是:我就愛聽表揚,不愛聽批評。這可就太小肚雞腸了,也顯得太沒風度了。就像王小波在《花剌子模信使問題》一文中提到的那個國王,他有種天真的品性,帶來好消息的信使就待為上賓,帶來壞消息的信使就去喂老虎。這種做法在互聯網時代尤其顯得天真,封一兩個人、一兩篇文章,除了幫他們增加點擊量之外,能有別的作用嗎?那80%(對這個周氏數據姑妄聽之吧)的人還不是該怎么罵就怎么罵?

順便說幾句,周小平那篇感慨文中還提到了我和王小波,他是這么寫的:“王小波和李銀河吹捧了一輩子美國人的高尚道德,卻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弟弟就是在美國街頭被人刺死的,根據事后的監控顯示他臨死前掙扎了很久,這段時間路過的車輛和人很多,但沒有人停下來幫助他,等最后被發現并送到醫院時,早已停止了呼吸。這段文字吸引了我的注意,我開始隱約感覺似乎外國人的月亮也不是那么的圓。”

小波弟弟晨光1998年(小波去世一年后)在底特律下班開車回家時,車出了故障,停在高速路旁。他跟一個18歲的美國黑人借手機用,結果黑人為搶他的錢,用一把螺絲刀扎中他的頸動脈后逃走,晨光攔住過路車,送到醫院時已經因失血過多而無力回天。在美國華人社會和中國駐美使館的強大壓力之下,此案很快告破,那個兇犯被判了無期徒刑。這件事慘痛異常,令家人痛徹心扉。但是它畢竟不是種族仇殺,不是政治謀殺,不是制度問題,而是刑事犯罪案件。

按照周小平的邏輯,我和王小波應當因此痛恨美國,甚至去參加伊斯蘭圣戰,再搞他一個911,才能解心頭之恨不成?或者應當主張中國政府因此與美國斷交,才算不“吹捧美國”?遍查小波和我的文字,沒有一字一句“吹捧美國人的高尚道德”,我甚至不知道所謂“美國人的高尚道德”是個什么東西,這是從何說起。我所受的社會學訓練有一個規矩:社會學只關注兩件事,一是是什么,二是為什么,絕對不可對研究對象做道德評判。我這“一輩子”謹遵此訓,從未越雷池一步。無論研究對象是中國還是美國,從未做過道德評判,“一輩子吹捧”更不知從何說起。

我勸周小平去讀一讀政治學家劉瑜的《民主的細節》這本書,里面寫了一個中國留學生對美國社會、政治、制度、價值觀的觀察和思考,我對美國的看法跟她很接近。沒覺得美國特別好,也沒覺得它特別壞,有時候跟中國的情況對比一下,也不過是覺得各有利弊,應當取長補短而已,不像周小平那樣,一直以為美國的月亮比中國圓,后來才“開始隱約感覺似乎外國人的月亮也不是那么的圓”。我不僅早就知道外國的月亮不圓,再悄悄告訴你一件事,不怕你笑話:我們從小受到的教育是:美國人民屬于世界三分之二的受苦人,長大了要打到白宮去解救他們出苦海。

事實真相

讀后記:霧滿攔江在《崔永元證明了什么?》這篇文章中給出了答案——論戰的雙方,需要一個標準。質疑方和被質疑方,兩廂里必須要有一個質證的標準。在質疑并拿出證據之前,事先必須明確這個證據的形式和內容。沒有個衡量標準,任何證據都會落入到西瓜皮擦屁股沒完沒了死纏爛打扯皮不休大法的汪洋大海之中灰飛煙滅。而且,證據必須由質疑方提供,而不能由被質疑方提供。如果雙方的價值取向是不同的,一方選擇的是非,另一方選擇的是立場,那么論戰將永無休止。這種論戰,無論是多么的激烈,于公眾而言意義不大。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福州股票配资翻翻配资最好a 正规的官方网络赚钱 上海选四最新开奖结果 pk10app有奖下载 黑龙江36选7 股票指数300684 江西快三开奖直播现场 赛车pk10精准计划 15选5预测 佳永配资 上海天天彩选4基本走势图 股票交易日数据 黑龙江十一选五下期预测 福建快3走势图一定牛 排列三专业版 安徽福彩快3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