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當世界年紀還小的時候

2014-10-23 . 閱讀: 16,123 views

文/mojito

很久沒有寫東西了,因為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都覺著這是一件無用的事,而生命應該浪費在有用的事上面,睡覺也好。可是我漸漸明白了一個道理,就是人們很容易陷入了一個誤區。習慣給每件事情貼上某種標簽,卻永遠也不知道為什么;盲目地給一切的東西下著好的不好的定義,卻不知道這有什么意義。這大概是成人世界里的規則吧:一定要站好自己的隊伍,不然就是異類。

八月十五,已經忘記有多少個中秋不在家里過了,好像這種合家團圓的節日只有在兩地分離時才顯得越發深刻。帶著自己也不知道的目的去參加了迎新晚會,一晚都在無所事事與悶熱難耐中度過,而后才驚覺我的收獲也只是兩個蘋果,還有就是忽然想起我已經大二了,再也不是小孩子了,其實從很久以前就不是了,只是一直在充傻裝嫩。或許每個人都是在不知不覺中長大的吧,盡管很多人希望永遠做個孩子,但心里也明白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不得不在幻想與現實之間苦苦掙扎,疲憊不堪。

今天刷微博時,得知一個重磅消息,《數碼寶貝》要出新版本了。聽到《數碼寶貝》這個名字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就好像昨天還守在電視機前,飯也不吃地等著丹丹姐姐(很久以前黑龍江衛視有個欄目叫《小天鵝》專門放動畫片的,她就是主持人)的出現,等她宣告精彩的開始;陌生的是新系列的太一已經是個高中生了,再也沒有當初可愛的模樣,倒更有點像拳皇97里的八神,帥氣無比。也難怪,人家本來就叫八神太一,這也倒是名正言順。

眼瞅著動畫世界里的小正太變成大男孩才想起原來已經過了好多年,而我已經很多年不看動畫片了。記得這部動畫片我看了兩遍,每一集都看的熱血沸騰。而那時的我也固執的認為自己是被選召的孩子,在某個陰暗的角落里遺落著只屬于我的那塊電子表(進化器),為此我更是買了很多塊電子表,就是期待著某一天它能突然發出光來,帶來只屬于我的數碼寶貝。在眾多被選召的孩子里,那時的我覺著自己更像太一,不單單是因為他是主角,究極暴龍獸很屌,更重要的是我喜歡他的那種熱情和勇敢,并且堅定的認為自己就是那一類人。時隔多年,慢慢長大的我卻覺著自己更像是阿和(絕不是因為究極體的加魯魯獸也很吊),沉默少語,太過理性甚至有一些固執。也許這就是成長吧,從很久以前的跑跑跳跳到現在的整天睡覺。我也終于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什么被選召的孩子,我只是個普通人,而且是那種只有拼命奔跑才有可能留在原地的普通人。

大概所有的男孩子都有一個英雄夢吧,我也不例外,奇怪的是當年的我比起武俠片更喜歡動畫片多一點。我很喜歡劍,覺著我要是有把劍也鐵定是個白衣飄飄艷遇無數的大俠。當然我又能到哪里去弄一把劍呢,唯一能做的就是整天跟著爸爸屁股后面繞,期待著他能給我削一把木劍好讓我天下無敵,而小伙伴們最大的樂趣就是互相拿著劍“切磋武藝”,雖然結果不是被劍打了鼻子就是心愛的劍被打斷了,可也頂天是哭個鼻子,然后彼此約好改日再戰。

每個人都以大俠自居,絕對不會承認那只是個游戲。現在,有的人成為了榜樣,有的人成為了英雄,有的人成為了一方楷模并且沾沾自喜,但我們都不是大俠,因為我們誰也沒有守住當年單純的誓言,忘了當年簡單的快樂,不過,是啊,因為我們都長大了。

還記得我的旋風沖鋒一路狂飆,我的陀螺,有四大神獸守護著的陀螺在一口大鐵鍋里將別人的陀螺撞的粉碎。還記得為了區區幾個溜溜在黃土地上爬來爬去弄的滿身泥土,盡管遭到媽媽的打罵卻依然笑得像個傻瓜。記得我們一起打過的架,騎馬打仗時因為身高太高只能當只馬卻不甘心的非要往別人身上爬。記得大夏天里太陽下沙擂時大聲的喊叫與不顧一切的“廝殺”。記得說過的大話,喜歡過的姑娘。原來長大是會讓人看清一些事的,是會讓人失去一些事的,是會讓人不得不把自己放在一個高度上不肯下來,是會讓人變得小心翼翼的。其實不是現在比以前更容易受傷,只是我們都不夠勇敢了。

誤解?倒不如說是正解。世界上最好吃的叫小食品;最好看的是動畫片,大人們都是傻子,才會喜歡看電視劇;只有帶松緊帶的褲子才最漂亮,扎褲腰帶是一件很傻的事;我一定會考上清華大學的,我絕不能去北大,因為別人都這么說;我永遠不會長大,爸爸媽媽永遠不會變老。小孩子的世界是一路單純到底的,永遠就只有正反兩面,世界上只有兩種人,好人和壞人,世界上只有兩件事,上學和放學……或許韓寒說的對,小孩子才分對錯,成年人只看利弊。而長大后的我們此刻正在利與弊的道路上狂奔,并且時時刻刻提醒著自己:我們都會變成形形色色的壞人,但沒關系,我們是為了更美好的生活。

當世界年紀還小的時候,我也常常以為朋友永遠都是朋友,敵人終有一天會成為朋友,整個世界都是在對自己微笑的,所有生命里出現的人一定會陪我一直走下去,以我期待的樣子。但很久以后會不自然的發現,自己并不是世界的中心,這個世界有它自己的法則,人是會變的,朋友是會不見的,世界不只給你微笑,還會給你一個又一個的耳光。他們跟我說:“回憶里的人是不能見的,見了就會不見的。”很久以前我認為這是一句屁話,但不知不覺的卻變得小心翼翼起來,因為我很怕那種從相談甚歡到無話可聊的尷尬,那種話不投機只能傻笑充愣的無奈。原來我帶著對這個世界的誤解過了這么多年直到長大。

夢想?我小時候沒有什么夢想除了想變成孫悟空,因為它是一只很了不起的猴子,為了讓我的夢想更有信任感,我還妖言惑眾的告訴我幼兒班的同學有一種黑紅色的蟲子是孫悟空變得,于是就出現了一個新物種名叫孫悟空的蟲子。或許我根本并不想成為科學家,也不想成為宇航員,只是迫于老師的壓力才勉強在作文上煞有其事寫著想到月球撒泡尿,因為我不能寫我想成為孫悟空,他們會嫉妒的。

很多年以后,頗有文藝情懷的我的夢想是成為一個有故事的人。雖然我不懂什么叫做有故事,但總覺著有故事是件牛逼閃閃的事,而有故事的人也一定是那種看盡世間蒼桑,留著一頭長發,叼著一支煙,穿著一件皮衣,騎著一輛摩托而腳上必定要人字拖的那種很拉風的男人。至于這個文藝的夢想也不知道因為何種原因而破滅了。但沒關系,我找到了新的夢想:成為一個很厲害很厲害的人。我也不知道要怎樣才算厲害,怎樣又算是很厲害很厲害,只是覺著我應該成為那種人。

從家出來的時候,媽媽正在生病。因為經過幾年的高中住校我以為自己已經是那種說走就走,適應了離家生活的人,可還是免不了掛念,我一直都低估了爸媽在我心里的分量直到自然的開始關心著他們的健康,長大以后就會時常擔心生命里最愛你的兩個人會在某一天離去,有時強迫自己不要想象,其實是不敢去想,因為心里清楚誰都沒有想象中的堅強。因為長大,會不自覺的調整軌跡,自己的生命軌跡,會后悔自己當初為什么沒有學醫,那樣就能緩解爸媽的苦痛。后悔自己為什么不選擇一所離家近的大學,那樣就能常回家看看。想著要不要早一點結婚,早早的生個孩子好讓父母享受天倫之樂。越是長大,就越感受到時間的無情,生命的可貴。

我想成為一個很厲害很厲害的人,要有多厲害呢?或許只是給父母一個快樂的晚年,用我能所提供的一切滿足他們小小的夢想。或許只是成為一個好丈夫,能在外面給她提供一個寬闊的臂膀,在她生病時給她煮一碗雖笨拙但充滿愛心的粥。或許只是成為一個好父親,用我所理解的一切來教會他人生的道理,讓他成為一個很厲害很厲害的人。很厲害?到底有多厲害?不過是這么厲害而已。我想成為一個很厲害很厲害的人。

洋蔥、蘿卜和西紅柿,不相信世界上有南瓜這種東西。他們認為那是一種空想,南瓜不說話,只是默默的成長。——舒比格《當世界年紀還小的時候》

當世界年紀還小的時候,世界小的像一條街的布景,未來遙遠的沒有方向。

當世界年紀還小的時候

左岸記:成長的過程非常的美妙,她獻給心中藏滿故事的人。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白小姐资讯官方下载 股票配资风险大吗 青海体彩11选五走势图快三 福彩论坛全国最大论坛 新疆11选5 中奖助手 公募和私募的区别 广西快乐十分官方下载 涨鑫宝配资 山西快乐十分预测下期 大西洋股票股吧 广东十一选五推荐助手 山东11选5官网app下载 幸运飞艇是骗局新闻 今天福彩36选7好彩1 体育彩票玩法规则 河北排列7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