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我最喜歡的四本書

2014-10-21 . 閱讀: 9,682 views

文/李俊慧

自小愛讀書,看過的書沒有上萬也有成千吧,但要列舉我最喜歡的四本書可真不容易。煞費一番思量后,按看到它們的時間順序排列如下:金庸的《笑傲江湖》、司馬光的《資治通鑒》、哈耶克的《自由秩序原理》和張五常的《經濟解釋》。

金庸的《笑傲江湖》

其實我想說,金庸小說對我的影響都很大,但因為《笑傲江湖》是我看的第一部金庸小說,所以就以它為代表吧。

那還是小學六年級時的事情。有一天,在父親的房間里看到《笑傲江湖》這本小說,是所謂的“內部參考”書籍,水墨畫的封面,古意盎然。順手翻開,里面是繁體豎排的排版。這對于一個小學生是不小的閱讀障礙,但第一章的《滅門》就已經看得我欲罷不能。

那時我還不知道這種武俠小說在當年被大人列為“禁書”,小孩是不許看的。但那是小學畢業的時期,我還是知道看這種課外書就是看閑書,被大人認為是會影響學習的。所以我隨手一翻就對這小說入了迷之后,很自覺地就轉入“地下”。

每天六點整,父親就會起來做早餐,以前我會睡到父親做好早餐大聲叫喚才起床,但這時一聽父親離開房間就馬上一骨碌翻身下床,撲到書桌之前拿起《笑傲江湖》,然后站在窗戶旁邊,借著熹微的晨光來看,當真可以用如饑似渴來形容。我飛快地看,時間也在飛快地流逝,很快就能聽到父親做好了早餐在叫喚,只好依依不舍地把書放回桌子上,裝出朦朧初醒的樣子去洗漱吃早餐。

因為我是在父親已經看了一段時間之后才開始,所以雖然我看書的速度比他快多了,但還是趕不及看完父親就把書還了。那一段時間的嗒然若喪的心情,簡直就跟失戀沒兩樣!幸好“失戀”沒多久,我發現父親又拿回一本封面一樣的《笑傲江湖》,悄悄一翻,原來是第二冊!我高興得心花怒放。更心花怒放的是,當我翻到封底一看,發現這套書竟然有五冊之多!(《笑傲江湖》本來是四十章,通常分四冊,但那個是名義為“內部參考”的盜版書,是分成五冊的。)想到這么好看的小說有五本之多,當時那個小小的我就開心得夢里都要笑出來。

那些日子里,我就是這樣清晨一大早就爬起來悄悄看小說,到了學校就向最要好的朋友復述那天看到的精彩內容,分享著這個開心的小秘密。小學六年級畢業班,就是在這樣夢幻般的日子里度過了。終于,再長的小說都有看完的一天,看著任盈盈心滿意足地與令狐沖與子攜手,我的心頭也涌起萬般滋味。

然而,更大的震撼是看完“后記”之后。原來,在如此曲折離奇的情節之后,作者想要表達的是如此深邃的主題!這是我第一次看小說猛然醒悟到看熱鬧與看門道的不同。也因此,我一直稱金庸的小說是金庸小說,而不是武俠小說。

司馬光的《資治通鑒》

某天,有朋友在網上呼我,問我正在做什么。我回答說:“正在看網上電子版的《資治通鑒》。”他大吃一驚,大概是覺得現在還有人在網上看文言文,而且是枯燥的史書而不是有趣味性的小說是一件很稀罕的事。我卻恰恰覺得網絡這現代科技與《資治通鑒》這樣的古籍一拍即合、相得益彰。我在瀏覽器的收藏夾里收藏了一個排版得很好、看起來很舒服的《資治通鑒》的電子版,閑暇之時就打開來,隨便點進一卷看上幾段,方便得很詩意,詩意得很方便。

喜歡《資治通鑒》,首先就是喜歡它的文字。金庸就曾盛贊它的文字“簡潔直白”,說很羨慕這種文字的境界,然后謙虛地說可惜他還做不到。魯迅說《史記》是“無韻之離騷”,這大概就給中國史書定下了一個典范。《史記》的成書時間較早,對我們這種不是文史專業的人來說,那種程度的文言文看起來有些吃力,但《資治通鑒》卻是只要在中學的語文課堂上好好學習過就能應付的,那流暢自然、富有節奏感的文筆看著看著總讓人油然而生一種想要開口朗讀起來的沖動。

其次是喜歡它的故事。其實我是把歷史當小說來看的,越看《資治通鑒》就越忍不住想贊美一句:歷史真是最偉大的作家!因為它從來不為討好讀者而生硬地編造劇情,里面的人性是最真實最自然的。——這話其實算是廢話,因為是歷史,當然是真的,不會是假的。相對于人編的小說,史書有太多蕪雜的瑣碎記載,把主線遮蔽得有些模糊不清。然而細節有細節的精妙之處,因為雖然撰寫史書的史官難免也受到某些思維導向的影響而有意無意地隱此揚彼,但所謂“細節之中有魔鬼”,某個歷史人物的性格會在一些細節之中若隱若現。尤其當這性格其實不同于史官以濃墨重彩著力涂抹出來的印象時,是非常有趣且引人遐思的。掩卷——好吧,因為看的是網上的電子版,其實不可能有掩卷這個動作——細細思量,揣測著歷史中那個人的真實性格,就跟看推理小說時絞盡腦汁地破案一樣有同等的樂趣。而更有趣的,是答案并不會被小說的作者所固定下來。

哈耶克的《自由秩序原理》

最喜歡的四本書已經講了一半,卻都跟我的專業經濟學沒啥關系。因為前兩本都是在我讀大學之前就看到的。不過,即使是在我讀著大學本科的時候,我依然對自己的經濟學專業沒有很大的興趣,所以當我看哈耶克的《自由秩序原理》時,不是因為他曾經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而是因為他在“政治哲學”的領域大名鼎鼎。事實上,讀大學本科的時候,我曾經為了上政法學院的一位老師關于政治哲學的課,而逃掉了自己本專業的課。所以當時對政治哲學的癡迷,一至于斯。

哈耶克的《自由秩序原理》寫得厚重,因此難免艱澀。幸好翻譯不錯,而我在看此書之前已經對哈耶克在相關領域的觀點有所了解,看下來大體上還是覺得挺好理解的。出乎意料的是看到該書的“下冊”。如果說“上冊”展現的是哈耶克作為政治哲學家的功力,“下冊”則是他拿出了他作為經濟學家的看家本領了。哈耶克在“下冊”痛斥工會是壟斷組織,大力批判社會福利制度,這都讓當時的我看得目瞪口呆。因為那些在普遍的觀念里都是“好東西”,不要說普通人會這么認為,就是知識精英也是這樣的認知,可哈耶克卻把它們全貼上了“反自由”的標簽!多年后,當我走上經濟學課堂的講臺,以經濟學理論來向學生分析工會是壟斷組織、社會福利制度其實害慘了它所聲稱要幫助的窮人時,臺下一張張臉孔也是那種目瞪口呆的神色,一次一次地喚起我對哈耶克這本書的記憶。

真理的傳播是如此的艱難,尤其當謬誤將自己粉飾為道德的圣人之時!

張五常的《經濟解釋》

前面說了,即使到了讀大學本科的時候,雖然專業是經濟學,我卻對經濟學提不起興趣。真正讓我對經濟學喜歡上甚至是愛上的,是張五常的《經濟解釋》。

最早也是在網上追看《經濟解釋》在香港報紙上的連載。第一章就很特別,是講“科學方法論”,或者也可稱為“科學哲學”。文史哲不是我的專業,卻是我自小就喜歡的領域,波普爾的書也早在高中的時候半懂不懂、囫圇吞棗地看過了。所以看《經濟解釋》第一章的驚喜是:第一,原來經濟學可以這么講!第二,原來波普爾的意思是那樣啊!張五常的思維清晰明了,而且趣味十足,這一下子讓經濟學顯示出它既嚴謹又有趣的真實面目,而不再是傳說的那種“沉悶的學科”。

再繼續看下去,看到關于“上頭成本”那一部分,我忽然發現自己身為經濟學科班出身的碩士生、已經接受了長達五六年之久的正規的經濟學教育,卻竟然一點都看不懂!我執著地看了一次又一次,奇妙地,緊跟著文中提示的邏輯思路,忽然我就懂了。這種柳暗花明而后豁然開朗的感覺,有意思,真的很有意思!

經濟學,不是因為有經國濟世之能而崇高,也不是因為專門談錢而銅臭低俗,而是因為它很有趣。這是為什么我喜歡《經濟解釋》,也是為什么我因為這本書而終于對自己的專業有了“遲來的愛”。

讀書

左岸記:這段時間,每天我都會抽一點時間看看李俊慧老師空間中的一些文章,因為我沒有學過經濟學,對經濟學的認識也僅停留在高中水平,自然里面的文章好多看不懂,但這并不妨礙我對有趣東西的喜歡,不懂,我可以慢慢看、慢慢學,尤其是其中的思維方式,讓我對先前對世界的認識不斷地產生沖擊,這實在是太神奇了。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江苏快三玩法靠谱吗 河南11选5奖金 福建36选7预计功能 配资股票至佳永配资平台_ 吉林快3走势图和平 上港集团股票行情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图表 炒股软件排行榜 江西福彩快3走势图 佳永配资-牛哥配资 2019年王中王平特一肖 重置股票期权 贵州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贵州快3号码分布图 海南飞鱼游戏规则 p62每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