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我綻放著等待枯萎

2014-10-08 . 閱讀: 4,167 views

春天總是讓人想起來很美…

春天被綠色驅趕,奔跑的好快。花爭著開放,怕錯過彼此的、互相的羨嫉目光。花瓣隨風飛著,蝴蝶綴在花枝上,恰如春的配飾,而蜜蜂的忙碌和著鳥鳴,為各類花兒的綻放伴奏。

清晨在薄霧里反而清晰,像極了水彩畫,點綴著少許的人。白日里陽光的氣息,有著孩子般的欣喜,也于是孩子氣似的,涼暖交混,忽冷忽熱著,濃烈的油畫質地。春天的綠和花兒,在夜晚也不停歇,自顧自的努力,更成長些或是含苞待放。星星也總是閃的那么無辜,安靜的盯著你。

青春即如這個春天,總是蜂擁而至、風卷殘云般的浪擲自己。花兒開放是為了綻放,還是為了枯萎?青春里,一點點風雨坎坷都被你當做人生的點綴,卻為何在青春要離開的時候,詰問自己為何沒有綻放已然枯萎?

青春漸老,人生的春天即將遠離,卻總是看著一地狼藉糾結為什么自己會這樣。曾經以為成長是自己就會到來的,成熟卻總是被自己標示成一種死亡,下意識的拒絕。但真當你快樂的把寂寞當做孤獨炫耀后,沒想到寂寞真發酵沉淀成淳美如酒、如假包換的孤獨。

有多少人青春的綻放,只是為了綻放?縱情人生,只認定為縱情青春,這是人最大的偷換概念。因為要迎接枯萎,所以我盡情綻放。人生是由經歷造就的,但別忘了,經歷沒有讓你更好的度過人生,那經歷就是災難。你以為揮灑的是青春,其實是剝離自己激情。

你總是把青春定義成一個有頭有尾,可以明細界定的階段,卻忘了人生是由一個個開始組成的,卻總是沒有一個個明確的結束。你戲謔自己的人生,世界幫兇般的玩弄你,這個綻放,搖曳盡情卻如拍喜劇拍了個悲劇的味道。自拍神器都掩飾不了自己的寂寞悲傷,妝點最多的特效也不能讓你真的敢于面對自己。

有多少人青春的綻放,只是因為即將枯萎?青春從來不是急匆匆的,你卻急匆匆的面對人生。時間對誰都是一樣的,對你卻顯得那么吝嗇。你逃避自己最大的理由是自己不完美,于是在理想面前選擇囁嚅和轉身離去?

你淺嘗即止所有你能品嘗的,拒絕一切你篤定不能經歷的。青春如儀軌般確實,流程般縝密。按部就班計算時效,然后走向注定的枯萎。卻總是落得個似是而非,似乎既沒有經歷青春,也沒有綻放。青春對你而言,枯萎是一個結果而不是成熟的開始。

有多少人因為畏懼枯萎,而選擇不綻放?世界談不上憂傷,他沒有閑工夫,而你卻在陽光下隨時曬你可憐的憂傷。于是你拿著擔當和責任做借口,放棄自我的綻放?有多少人的青春,來不及青春就已然衰老成熟?說自己老了的,為什么總是那些青春模樣的主兒?

我們在青春時刻裝扮成熟,卻在成熟面前原形畢露。你沒有綻放如何可以孕育自我?多少的破繭成蝶因為害怕改變、畏懼外面的世界而落得胎死腹中?不是你來不及青春張揚,是你選擇了在青春來臨的時候就老去。

有多少人的綻放,僅僅是為成熟做準備?太多的人,青春就是為了等待老去。在春天已然計較秋天我最可能的收獲,冬天如何消遣。我們自以為是的,準備一切未來的保險,節省一切的精力和活力、激情。把證書當做技能,把技能當做能力,把能力當做人生,卻被世界一次次的戲弄嘲笑。然后自怨自艾的審視自己,傷痕累累、毫無生機。

總把未來活成過去,篤定的未來比似是而非的過去更讓人恐懼。沒打算接受未知的,也就沒打算綻放自己。人生本是經歷罷了,但你卻把人生當做一個計劃。計劃永遠完美,現實永遠差強人意。你最大的恐懼,自然不是你成不了自己,而是你不能成就社會造就的自己。

有多少人的綻放,是為了再一次綻放?“花無百日紅”,因為我不想寂寞、不能面對表演的落幕,那我就選擇永遠不成熟,永遠花期燦爛。青春對有些人,就是沒有終點的旅行,沒有安定的流浪。拿著不愿被束縛的理由,去掩飾自己逃避人生的內心。

流浪本身是沒有目的的,在你,目的卻是逃避你自己。你以為世界在圈養你,于是你選擇跳脫。其實是你不敢面對,你必須的改變、必須經歷的人生、必須承受的失敗和責任。你不愿意相信,世界壓根不會多看你一眼,因為你不值得。你不停的綻放,在每一次即將枯萎前,不一樣在諂媚這個世界可以多注意你幾眼?

有多少人真的在綻放,安靜的等待枯萎,等待成熟?把成熟當做另一次綻放?未來總是被過去替代的,于是青春似乎是被成熟奪走的。青春總是在成熟面前不堪一擊,熱情總是被冷靜擊敗,成熟的凝固戰勝了青春的流轉?

世界的冷暖,跟這個世界無關,只是因為你是一個有溫度的人,可以感知罷了。否則,因為畏懼世界而滿身鎧甲,以責任擔當的名義禁錮自己,以為不會受傷了、以為沒有那么多的冷暖自知,卻圈養出最脆弱的內心、塑造了最冰冷的自己。

成熟不是界定自己能做什么,而是我還能做什么;成熟不是我要結束什么,而是我即將開始什么;成熟是明白,以為自己的人生是為了某個所謂的責任、擔當,其實還可以為了自己。

 

或許,快樂不是討好這個世界得來的,笑不是一種理由,應該是快樂的結果。

青春總是會走掉的,成熟未必接踵而至。于是,綻放總是應該的,綻放著等待枯萎,把枯萎當做迎接成熟,新的綻放。

我綻放著等待枯萎/于是請求你/不要將我摘下/美麗的花瓶/美麗人兒的手/都不屬于我

我在/小草里綻放/溪流邊綻放/山石上綻放/道路邊綻放/四季里綻放/白天到黑夜/黑夜到白天…

我跟星月談著明亮/我跟太陽討論黑暗/我詢問風兒遠處的風景/我問雨雪路上的艱辛/那些鳥兒、蝴蝶、蜜蜂、動物們/帶給我日復一日的繁忙/那些陰霾的日子里/我努力的、明亮的綻放…

我快樂/因為我注定枯萎/我憂傷/好怕你將我欣賞/我為你綻放/為那個我愛的人綻放/但請不要把我摘下/我不想在你的身邊枯萎

為你綻放/我的枯萎我自己分享/我綻放著等待枯萎/孤獨著/快樂的歌唱

青春的綻放

左岸記:我理解的青春與成熟

青春不是罪過/成熟不是殘酷/青春是活力/成熟是風韻/青春時我們張揚/成熟時我們內斂
青春不是揮霍/成熟不是黯然/把握青春/我們肆無忌憚/活力奔放/蛻變成熟/我們嫵媚妖嬈/淡然掌控
青春動人外露/歡聲笑語動人/成熟迷人內藏/眼眸舉止迷人
青春有它的美麗/成熟有它的魅力/只有珍惜才能懂得/在漫長的人生旅途中/成為最好的綻放

德魯伊Druid

德魯伊,70后。理工科碩士,喜歡寫作,職業經理人。 人入中年,攜妻帶子,止思踐行,與世界融洽、與自己坦然,充滿快樂生活的勇氣。 “質樸、靈動、喜悅、淡和”是為人生準則,“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為人生標準。 文風以毀雞湯、靜心冥想、兒童教育、心理應用等見長。 著有: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2》(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沒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學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憊的世間任性的活》(散文雜文集,文匯出版社)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河南省快3 安徽11选五开奖对了2个号 河北十一选五技巧 正规投资理财 最全杀肖公式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百家乐翻天粤语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视频直播 双彩求开奖结果 宝尚配资 12126期浙江20选5 在线股票平台 贵阳快3开奖结果查询 讨论股票的论坛 北京赛车预测计划 内蒙古十一选五app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