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純真而濃烈,樸實而簡單

2014-09-15 . 閱讀: 6,366 views

做一個有趣的人,而不是做有趣的事。一直是我努力的方向。

老話說,“無癖者不真”。無非是說,沒點愛好或是嗜好,這個人總有點讓人不可親近,也不真實。癖這個字除了私密或是怪異,不可交流理解的意思之外,我想多少有點精深的含義。

我除了碼點字,算是有點技能的愛好。其他的,多是喜歡或羨慕。比如歌唱,比如說樂器,“永遠不要說自己唱的好”,這句話早晚能成為中國的祖訓之一。要談到最羨忌的該是繪畫,因為早前寫文章,總被老師教導,不夠畫面感,也就不夠代入感。聽過幾堂音樂欣賞課,老師講來講去,在把故事性講得詞窮時,通常拿出的說辭一定是畫面感。

也難怪,人類雖然精通語言,但真閉了眼回憶思考什么,總還是滿腦子的鮮活形象。也總是把很多的抽象的東西,幻化成畫面,視覺動物的稱號也不是白得來的。

梵高,蒙德里安

我一直喜歡梵高和蒙德里安,藝術是分流派的,美麗和喜歡似乎不用。所以我只是單純的喜歡,搞不懂他們之間的同與不同,或是和其他的大家有何殊異、淵源。梵高的向日葵,沒有見過真身,但各類影像里,卻重來沒有缺失那燃燒般的感覺。不單純是梵高的生命在里面燃燒,看到的人也在燃燒。

蒙德里安敘述這個世界,卻壓根沒打算跟上帝商量。上帝不喜歡幾何,他卻用幾何圖形在描繪世界。單純的造型,和最純凈的顏色,方塊、線條、純色,幾乎不變的反而充滿無限的可能,無限的美好。死理性派一定不喜歡他,因為總能很簡單的歸納他,但我喜歡,因為確實簡單到最美好的東西,總是很能觸動我。

及至后邊犯了吃雞蛋還要看母雞的毛病,去知其然求其所以然,倒是讓我更奇異于世界的美妙。向日葵的畫面油彩相當厚重,現代科技告訴我們似乎涂抹層次非常厚重和繁復。最厚重的涂抹和宣泄,卻創造最純潔和燃燒般的感覺。當扔掉那些對比色的規則和光影的束縛,金色的、燃燒般的,充滿生命的力量。

而蒙德里安,把白色和黑色當做了世界的界限和主要組成部分,和那些鮮艷的明黃、血般的紅色、天空般的藍色,突兀卻相得益彰,簡單而充滿魅力。在他的畫里,世界總是比我們想象的簡單,也就更美麗。

前些日子,給一個朋友說,要想活得有趣點,要學會通感聯覺,總要從人生里看似八竿子打不著的事情之間,尋覓到值得思考和效仿的東西。

偶爾也就想,人生也就如梵高的向日葵,看似經歷活生生的現實,卻在內心有完全不一樣的感覺。你越如實的記錄自己的曾經,越得不到鮮活的畫面。你錙銖每一刻每一點的合理與和諧,收獲的或許是最真實的生活,卻不會是最美麗的圖畫。

我們總是糾結人生細微末節的真實或是合理,卻從來沒有想過這些最終搭建的并不是我們想要的人生。因為就算我們隨時現實和理性的面對自己的世界,在心目中卻是另外一個模樣。你確定熱愛你的人生,你在意的應該是如何描繪一場人生的燃燒,而不是人生在世界的眼光里是什么樣子的。

我們總是刻意保護自己的純真,將世界給你的經歷描繪成惡意侵蝕你的純真。返璞歸真現如今和抱樸求拙類似,人生本來需要歸來,我們卻選擇根本不出去。我們把我們拒絕成長,篡改成我們不愿失掉純真;將世界給你的經歷或是必須的人生,敘述謬誤成這個世界惡意改造和拘禁你。

而最燦爛的純真,也或許如梵高的向日葵,是歷經人生的磨礪和世界的涂抹。你不再在意世界的眼光,卻又明白自己是世界的一員。最厚重的反復涂抹,不理會這個世界需要你做什么,而是我如何可以燃燒我的熱情,反而收獲最純真的顏色,散發最圣潔的光芒。

也或許,人生簡單到就是黑白,就是紅黃藍,再加些莫名所以的色彩。世界為了讓你臣服,于是想出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讓你覺得世界很復雜。人生總是讓你覺得紛繁,然后就困惑、恐懼和逃避。不是上帝不懂幾何學,要么是他懶,要么就是想讓你覺得世界復雜。

我們總是覺得簡單的顏色,不足以形容我們生命的多彩多姿,自然也認為需要努力去糾結我們的人生。太簡單的人生,太復雜的世界,就像紅配藍,自然連狗都嫌。我們給我們簡單的喜怒哀樂,加上各類的注釋和偽裝,卻又裝出一副至誠至真的妝容,也就把人生混濁到無法形容的顏色。

我們給一件事物加諸無窮的標簽,讓我們好簡單辨識,卻忘了最基本的意義。我們給人生總結出最堂而皇之的意義,卻不去做最簡單的自己。我們畏懼最簡單的事情,因為最簡單的或許最難。最簡單的擁有最多的可能性,我們總是因為恐懼未來的未知,而把當下復雜到,自己都無法理解。

我們也把我們不能簡單的美麗,一股腦推到這個世界身上,世界看起來總是那么的高深莫測、無法探知、處處陷阱和坎坷。用復雜的方式去描述復雜,這或許是人生最可悲的事情,用最簡單的方法敘述自己,這或許是得到人生美麗的唯一方式。

該是,人生的純真如梵高的向日葵,最濃重的涂抹就是最燃燒的色彩;人生也可以簡單到最樸實的顏色,最美麗的表達。

德魯伊Druid

德魯伊,70后。理工科碩士,喜歡寫作,職業經理人。 人入中年,攜妻帶子,止思踐行,與世界融洽、與自己坦然,充滿快樂生活的勇氣。 “質樸、靈動、喜悅、淡和”是為人生準則,“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為人生標準。 文風以毀雞湯、靜心冥想、兒童教育、心理應用等見長。 著有: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2》(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沒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學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憊的世間任性的活》(散文雜文集,文匯出版社)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一码大公开免费资料 时时乐餐厅官网 吉林11选5任五怎么选号 佳永配资正规不 福彩3d试机号分析 云南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怎么做股票投资 上海快3开奖l结果 今日上证指数大盘多少点 今天江西快三开奖查询 河北体彩11选5玩法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辽宁11选5助手 手机上怎么买福彩幸运农场 快乐双彩最新开奖号码 东京快乐8开奖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