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當我們操起道德這根棍子

2014-09-09 . 閱讀: 4,249 views

文/旅者

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時。

若使當時便身死,千古忠佞有誰知?

這一首詩,是白居易所作。周公和王莽的忠佞之分,后人無不了然。但是,當周公流放管蔡之時,在王莽謙恭有禮之際,當時世人對二人的毀譽,難道沒有顛倒的時候?正如梁漱溟先生所說,中國是一個倫理本位的國家。周公的恐懼和王莽的謙恭,源于同一個價值標桿:道德。周公恐懼流言,因為流言背后有一根道德的棍子;王莽表面謙恭,因為謙恭之上有一頂道德的帽子。許多人被這頂帽子迷惑,卻對這根棍子大感興趣,于是,他們對這頂帽子頂禮膜拜,同時操起這根棍子砸了下去。如果周公和王莽當時就死去,那么這頂帽子和這頓棍子,便算是戴穩了打實了;幸好,周公和王莽沒有死的那么不巧,他們的運氣都不錯。但是,“若使當時便身死”的假設提醒我們,這漫漫歷史中,是否埋藏著許許多多的“當時便身死”者呢?周公和王莽的例子,揭示出一個很簡單的道理:道德判斷很多時候遠比我們想象的要復雜和困難。

久遠的歷史已經很難追尋究竟,我們能小心對待的,只有現在。眼下我們身處其中的,是個開放而多元的時代,網絡的普及,將所有人的話語聚集到了一起,網絡似乎成為了最大的公共領域。在這個巨大的公共領域里,身體的退隱賦予了我們極大的話語自由,同時也淡化甚至取消了與自由相對應的責任。這樣的話語環境,最容易滋生批判,乃至大批判。做建樹是很難的,何況網絡根本不是一個適合做建樹的環境;做批判是得心應手的,世界上的準則那么多,面面俱到根本不可能,于是批判的理由俯拾即是。

批判什么呢?政治?不太敢;經濟?不懂。文化?不錯,這個柿子最軟,正好可以任意揉捏。文化當中的什么離大眾最近?什么最容易拿來批判?道德。道德的主題主宰了我們的歷史幾千年,至今不曾稍廢。而網絡信息傳播的發達,更是將無數道德事件推到了風口浪尖。都說眼下是一個道德滑坡的時代,那么道德批判也就顯得十萬火急,而廣大的“網友”,自然樂于充當批判者。道德批判的對象,是我們眼中應該受到審判的不道德者;道德批判這一行為,無疑是在捍衛道義;于是,批判者們十分雄辯地獲得了岸然道貌,站在道德制高點上坦然地舉起了棍子。

很可惜,網友們在順理成章成為道德化身的同時,那砸下去的棍子,卻瞬間變異成了暴力。電影《搜索》極為真切地描述了網絡道德暴力的發展過程:一次不讓座事件將一位平凡的女孩推上了道德的審判席,接下來,正義感十足的廣大網民將她拉到網上游街示眾,瞬息間,她成了道德敗壞的極端例子。而更有意思的是,英明的網友迅速挖出并“證實”了她原來還是專門破壞別人家庭的小三。網友們樂了,為自己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而興奮不已。于是,網上這位女孩的照片被惡搞成了妖精鬼魅。既然是妖精鬼魅了,口誅筆伐算什么,一切下流惡俗的詞匯都可以肆意傾倒了,誰讓她是這樣道德敗壞的人呢?

試想,倘若有人揭示出這位女孩沒有讓座的真相,或者她自己希望出來澄清真相,網友們會如何反應?電影中策劃這場不讓座事件新聞者的妹妹拍下了女孩的道歉,但是這位姐姐果斷地壓下了這段視頻,她替網友和觀眾做出了決定。這位策劃者的決定,正好迎合了一般觀眾的心理:當大家都在暢快淋漓地批判不讓座者的時候,你忽然站出來告訴大家事情并不是這樣,如此打斷看客的興致,豈不太不識時務?當大家都在朝游街示眾者扔臭雞蛋爛菜葉的時候,誰愿意看到罪犯忽然清白了?那豈不說明此前圍觀者仍錯了臭雞蛋砸錯了人?你讓他們的顏面往哪里擱?來吧,既然游街示眾已經成為了圍觀者的一場狂歡,就將這場狂歡進行到底。不要真相,不要事實,不要公正,只要激動,只要憤怒,只要情緒的暢快發泄。

這就是當下網絡上常見的大批判盛典。這類“盛典”很具中國特色,老一輩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文革災難正是在這種類似情緒中釀就的。只要一個起點,一個小小的事件,不需弄清事件的前因后果,甚至不需證明事件的真假,這個人成為了罪人。接下來,他被不斷地揭發,罪名也越來越多越來越深重,最后,他淹沒在大批判當中,萬劫不復。文革結束了嗎?結束了。文革流毒消除殆盡了嗎?肯定沒有。網絡道德暴力,正是文革思維在網絡時代的一種沉渣泛起。

什么是真相?不錯,我們的確看到電影《搜索》里的那位女孩不給老人讓座,但我們是否應該考慮她為什么不讓座?真相不只是她不讓座,還有她剛剛遭遇人生巨變之后的心灰意懶。敏感容易導致輕率,當我們越來越有意地關注社會公德,我們的評判機制往往給予此類事件過于高調的是非評判,而忽視每一個具體事件的復雜性。于是,公交車上以那位女乘務員為代表的其他人,沒有給不讓座女孩絲毫的包容,言語中只有譴責。給老人讓座,這是在任意情況下都必須執行的行為規范嗎?未必,這一點我和我的老師、同學曾在課堂上討論過,至少可以考慮以下情境:一位一身疲憊的年輕人是否必須為一位精神矍鑠的老人讓座?冒昧地讓座會不會讓不愿意別人認為他已經老了的老人反感?當老人一上車就示意你讓座的時候,你是否可以不讓?這些情境啟示我們,讓座與否,可能無法作為判定當事人是否道德的根據。我們甚至還可以質疑:即便不是在以上這些特殊情境下,不讓座就一定不道德嗎?讓座的依據在哪里?這些質疑并非否定我們社會公認的美德,而是在反復考量中,去除圍繞在美德周圍的迷霧,給我們的道德判斷注入理性,不再輕易而武斷地批判他人的道德。

接下來的問題是,即便一個人做出了一件不道德事情,這個人便不道德了嗎?電影《搜索》里,女孩因為一次小小的行為失范而受到如此鋪天蓋地的道德審判,這公平嗎?試問,生活中誰不曾做過不道德的事情?可是,網絡上以及隨之而滲透到現實生活中的種種鄙夷、嘲諷、唾罵,卻足以摧毀任何一個普通人的心理防線。這對羞恥感不曾麻木的人來說,無疑是致命的打擊。是誰殺了電影中的那位女孩?我們可以說是她所患的癌癥,但使她絕望的,真的僅僅是癌癥嗎?那些操起棍子邊侮辱邊打的人們,還能夠坦然自若嗎?是的,絕大部分人依舊坦然自若,他們甚至不會注意到一個無辜生命的消逝,網絡上依然活躍著他們的身影,手中舉著一根棍子,左顧右盼地尋找著新的攻擊對象。《圣經》里流傳著一個故事,當眾人準備用石頭砸死一個妓女的時候,耶穌說,你們當中誰捫心自問不曾做過錯事,便砸下手中的石頭。結果,眾人在遲疑中漸漸丟下了手中的石頭。相比之下,電影中女孩的“罪行”真是微不足道,可是我們的看客們毫不遲疑地揮舞起手中的棍子。幾乎可以肯定的是,網上那些用下流詞匯辱罵女孩的人們,現實中的劣行數不勝數。當他們身體退隱,不再接受旁人審視的時候,他們立即變身為最急切最瘋狂的打手。

網絡道德暴力,包括現實世界中道德暴力的殘酷提醒我們注意,道德批判的度在哪里?從而,道德批判的合法性何在?誰有資格做道德批判?如何進行道德批判?這些問題我都還無法給出答案,它們將是我今后思考的問題。回過頭來反思,其實我在這篇文章里所做的,也是對肆意揮舞道德這根棍子的人的批判,而我的批判,也不乏情緒性的成分。比較理想的后續工作是理性分析“變成棍子的道德”的特殊話語和行為模式,用平靜的語言將它們呈現出來。

當然這是將來的事情了,這篇文章想表達的,還是對道德暴力的憤怒和戒懼。街市依舊熱鬧,游蕩在街頭巷尾手持棍子的人們,依然對過往行人虎視眈眈。更可怕的是,缺乏實證意識的我們,身處實證機制匱乏的網絡時代,是否會在不知不覺間,也操起了那根棍子?

金庸先生的《倚天》小說里,講述了少林高僧空見禪師度化殺人無數者謝遜的故事。謝遜的罪孽積重難返,禪師知道自己終究無法度化他,于是用自己的生命,喚起他心中些許的愧疚和人性。禪師在臨死時對謝遜說:“但愿你今后殺人之際,有時想起老衲。”

但愿,當我們操起道德這根棍子的時候,能夠有時想起這根棍子的罪惡。

道德綁架

左岸記: 擴展閱讀——時寒冰先生寫的《黑上白下或黑下白上的時候》,下面是節選:

有一天,子貢問孔子:“如果一個人,鄉里的人全部都喜歡他,這個人怎么樣?”孔子說:“并不能就此就說他是好人。”子貢又問:“如果一個人,鄉里人全都憎恨他,這個人怎么樣?”孔子說:“不能就此認為他是壞人。(鄉里的人都喜歡他)不如鄉里的好人喜歡他,壞人憎惡他。”(子貢問曰:“鄉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鄉人皆惡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鄉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惡之。”)
就此,朱熹點評說:“一鄉之人,宜公論矣,然其間亦各以類自為好惡也。故善者好之而惡者不惡,則必其有茍合之行;惡者惡之而善者不好,則必其無可好之實。”(朱熹《四書集注》卷七)
何晏《論語集解》、邢昺《論語注疏》等做了更進一步的點評:言鄉人皆好之,是善善不明;鄉人皆惡之,是惡惡不著。若鄉人之善者善之,惡者惡之,則是善善分明,惡惡顯著也。

很多東西,我們不知道,或者,只知道一半,如果知道了另一面,我們才能更理性地去看待問題,看待這個世界。
對待自己也一樣。除了與自己觀點相同的人,更要多傾聽那些批評自己的人,他們能夠幫助你盡早發現問題,并加以改正。至于那些子虛烏有的詆毀,完全不用理會。偏執的人活在制造謠言的快樂中,一點點地在無聊中消耗自己的生命,讓自己的人生充滿陰暗和污穢。這樣的人完全不用理睬。但絕不可以因為憎惡放棄傾聽理性的批評。
在我們成長的過程中,能否客觀理性地看待人或事,是很重要的。唯有做到這一點,才更智慧與敏銳。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有坂深雪出道至今全部作品 一分钟赛车计划公式 篮球即时比分讯赢 排列七开奖结果查询 澳客竞彩比分直播网 极速赛车pk10开 吉林十一选五 湖北11选5开奖结 上证指数是什么意思 福建十一选五前三直最大遗漏数据 山东的十一选五开奖 日本av碟片 摩登5分赛车计划 炒股票新手入门 河南十一选五大少走势图 广东十一选五任八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