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被洞悉的錯覺

2014-07-24 . 閱讀: 5,628 views

假定你自己處于一個圈子里,別人就在那個圈子外。你將如何解釋圈里圈外的事情?你為什么沒有成功?別人為什么對你不友好?在解釋這些問題時,你的出發點一樣嗎?要正確地解釋自己和他人的行為,我們就需要不時地轉換角度,在必要的時候走離圈外,或者是回到圈里。

從怯場的心理學來源說起

恐怕大多數人都不怎么喜歡做公眾演講這樣的事情,相當多的人即使想一想就會手心流汗,而更有甚者則是胃部痙攣、然后直奔廁所……

這一切其實又不難理解。想想當你在眾人面前演講,出錯丟臉的潛在風險比起躲在聽眾中可就變得大多了。尤其是我們經常聽到有這樣一種說法:那些個聽眾們總是能感覺到我們的緊張。于是乎,對于很多人來說這種潛在的暴露自己緊張情緒的想法往往讓公眾演講變成了不可能的任務。

那么,我們不得不問:那些聽眾真的可以感受到演講者的緊張么?他們真的可以從我們的面部表情、說話方式還有動作表現上看出我們內心的不安?

很多心理學研究試圖回答這些問題。比如Savitsky & Gilovich (2003)?就做過一個實驗:他們讓參與者給自己演講時展現的緊張程度評分,然后再和聽眾的評分相比較。結果發現,人們總是會過高估計別人對自己緊張程度的判斷。換句話說,我們總是在不自覺中覺得別人能從我們自身的表現中判讀出他們其實根本無法感知的東西。說白了,就是庸人自擾之。

而有的時候,只要聽眾自己心里明白這一點就能有很大的幫助。一個后續關于公眾演講的研究中,當參與者被告知了這種現象之后,聽眾對他們演講的緊張評分也相應的顯著降低了。由此可見,很多時候我們總是很容易把自己鎖定在一個怪圈中,自己折磨自己。

心理學對于這種現象有個特定的名稱:被洞悉的錯覺 (The Illusion of Transparency),也就是說,我們會覺得我們的情感對于他人來說很容易看透,但實際上卻不是。

其實有個非常有趣的方法來測試這種現象。在Newton (1990)的博士論文中,他用了一份簡單有效的方法測定了這種錯覺的存在:那就是你來打出歌曲的節奏讓你的朋友們猜是那首歌。

敲節湊猜歌曲與被洞悉的錯覺

在測試之前,參與者們大都感覺歌曲很容易從節奏中猜出來。一般人認為至少能猜出50%的歌曲。可實際上,卻只有3%的歌曲被猜出。

有人會問了,是不是因為歌曲本身太難,或者敲節奏的人都是五音不全沒有節奏感?可實際上,很多歌曲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而且即使節奏感再差的人都能打出拍子的,比如生日歌這種。

那問題在哪兒呢?事實上,當你給朋友打拍子的時候,你的腦海里已經浮現出歌曲的音調,對于你來說,猜出歌曲的名字簡直就是易如反掌,那歌曲的名字就好像已經帖在你的腦門兒上等著你的朋友讀出來而已。可你的朋友呢,他其實什么都聽不見,聽見的只是你用手打出來的簡單節拍而已。但是,在我們打拍子的時候,我們卻總是忘記這一點。于是,這被洞悉的錯覺又一次出場了。

如果僅僅是聽拍子猜歌曲這樣的事情有些錯覺也就無妨了,可惜的是,我們在日常工作學習中也總是有這樣的問題。比如,我們寫了一封電子郵件,覺得自己的意思已經非常清楚了,可對方還是會錯了義。這其實就是在溝通中信息從一個人的頭腦轉移到另一個人的頭腦的過程中出現了扭曲,而這種扭曲的來源則是前面提到的被洞悉的錯覺。于是,在我們遇到類似的問題的時候,先不用急火攻心的想要弄明白為什么我說的/寫的如此明白,對方還是會搞錯。有些時候,你的表達/表現并沒有你自己想象的那么容易參透就是了。

戀愛中的理所當然

我周末的時候大都選擇出去走走,有時就會去一位大學同學那里坐坐,每次去,我的那位同學都會對我抱怨自己的男朋友不好。她說自己都生氣了,表現得很明顯,男朋友就是看不出來;自己雖然沒明說,但已經很強烈地表現出想要一束玫瑰花,可男朋友就是沒有察覺到,只給她買了很多水果我只得告訴他,男朋友不是不喜歡她,如果不直接告訴對方,他真的感覺不到。

我們都會有這樣一種傾向,那就是高估自己傳遞自身感情和意見的能力。我們意識到了自己言行舉止中的小細節小線索,就認為別人也一定能意識到,并認為別人會從中推斷我們的態度。而實際上,人們并不是那么擅長洞察別人行為中的小細節和小線索。這就是“被洞悉錯覺”,別人覺得我們很正常,而我們以為自己被洞悉了。

修改自:說一不二——被洞悉的錯覺–The Illusion of Transparency

錯覺

左岸記:

大多數時候,我們對事件的解釋并不是客觀的。解釋他人的行為時,我們會低估環境的影響,高估個人性格和態度的影響;而對于自己的行為,我們則更多地歸因于情景環境的影響。這是因為我們作為行動者和觀察者時,觀察事情的角度不一樣。

當我們遭受一些消極事件或是預期之外的事件時,我們特別容易不斷地分析和解釋事情為什么會發生,并總在自己關注的地方尋找原因。在實際生活中,某個人也常常會主動提起一個自己熟悉的話題并控制談話內容,這往往使別人過高地估計他們的學識和能力。比如讓你描述你的某位老師是一個健談的人還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你可能會認為他是一個健談的人。然而這位老師也許會說:“其實不是這樣,它其實取決于環境。實際上當我參加會議或者是處于一個陌生的環境中時,我會覺得很害羞。”

很多時候,我們內心的想法和其他人的想法是不一樣的,我們以為自己是與眾不同的一個,很緊張的或者是唯一一個看不見皇帝衣服的人。因為懼怕自己成為唯一的“傻子”,所以所有人都不敢表露自己的真實想法,并錯誤地認為其他人和自己不一樣。這很容易會陷入囚徒博弈的困境之中。

為了擺脫這種錯覺,我們要避免自己只注意自己所選擇的東西。當回憶你小時候遲到的經歷,你是不是發現自己遲到是因為媽媽沒有及時叫你起床,而忽略了自己在鬧鐘響了之后關掉鬧鐘,接著呼呼大睡?你是不是只記得父親生氣地打你,卻忘了自己做錯了什么,為什么要挨打?在選擇性注意的影響下,人們一旦把注意力集中在某個特定范圍或者目標上,他們的思維就會自發地屏蔽與目標信息無關的信息,進而作出錯誤的解釋和判斷。日常生活中,選擇性注意往往是無意識的,但我們需要認識到這一點,及時審查自己的判斷和行為。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北京pk赛车预测号码 排列三预测汇总 浙江省体彩6+1开奖结果查询 哪些证券公司股票开户 吉林快三单双预测技巧 美国一分彩开奖结果 118历史开奖现场+开奖直播 加拿大快乐8开奖公告 上证股票指数是什么意思 时时彩分析软件手机版 广东11选五奖金规则 股票资讯微信群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彩 海南4+1开奖视频 刚开始怎么玩股票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