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假裝忙碌 之 春宵一刻值千金

2014-07-18 . 閱讀: 5,223 views

“春宵一刻值千金”語出蘇軾《春宵》,“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陰。歌管樓臺聲細細,秋千院落夜沉沉。”大約是說春天的夜晚,多么美好和那么值得留戀。

一時好奇,探究一下中國古代的計時法,一天一百刻,似乎到了“刻”也就終了了。由此看來,古人們閑適的可以,起碼時間的量度上,沒有去毫秒錙銖。描寫時間較短的詞匯,如 “人生倏忽兮如白駒之過隙” 之類的,也就形容一下,甚不確實。

佛教,為了厘清宇宙明滅,倒是細發的無以復加,“一彈指六十剎那”“一眨眼二十四剎那”,乖乖哩個咚,甚而“一念中有九十剎那,一剎那又有九百生滅。”搞得都不知道該不該眨眼,敢不敢眨眼了。倒很符合現代社會特征,眨一下眼,世界都改變了。

時間這玩意兒,要么讓你回憶,要么讓你記錄改變,或是讓你感知生死明滅、珍惜懊悔。其實想來,時間哪兒也沒去。覺得時間流逝,無非是要么你改變了,外界在你看來似乎沒變;要么,是你看來外界改變了,你沒變。這比較的差異,讓你長吁短嘆、徒增白發、佝僂前行罷了。

于是,似乎總是需要隨時的忙碌,才對得起時間的浪擲流逝。現如今,人們一窩蜂的學會了忙碌,想來抱著的念頭無非是,忙忙碌碌總該能抵御時間的侵蝕。現代人,沒誰敢得意的說我走在時間的前邊。大多數的忙碌或是假裝忙碌,充其量是害怕被時間拋棄,被這個世界的改變所厭棄吧。

時間本身不忙碌,時間也學不會假裝快或是慢,時間忠實的記錄改變,卻從來不研究造成的差異。而人,總是因為比較差異,搞得自己茶飯不思,誠惶誠恐的假裝忙碌。

想起前幾天給朋友公司做培訓,時間管理。

大家異口同聲:做不完的工作,而且永遠做著計劃外的事情。有目標沒時效,有計劃沒執行,有評估沒改善,有流程沒結果,尋找各類結果的證據而不是事情的原因。忙的底兒掉,時間永遠不夠。甚至自己的生活也大致如此。

我說,似乎每個人永遠被社會驅趕得無處藏身,似乎這個老板跟這個社會一樣的無良無德。其實怪罪這個社會對你殘忍,是最簡單的。社會這東西,逼著你腳不沾地很容易,但腳不沾地不代表你自己就能飛了。這個世界或許會引誘你崇拜忙碌,但絕不會強制你假裝忙碌,只因你放心不下。

我們做個最簡單的時間管理,“春宵一刻值千金”“一寸光陰一寸金”嘛。買個計時器或是手機計時,每一刻鐘鬧鈴一次,記一下之前一刻鐘里發生的所有事情。

記錄一周,每天睡覺前,做幾個計算,第一你有多少的時間是在無所事事、浪費時間;第二又有多少時間其實你可以更有效率;第三很多事情做的時候,其實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第四無意義的事情你做了多少;第五你最大的做事壞習慣是什么…

不用看和計算,你就知道你浪費的時間一定比真忙碌的時間多的多,你假裝忙碌的時間一定比你真的忙碌多的多。你每一天,都在被假裝忙碌填滿,而你卻怨恨時間太快,社會太爛,人生太苦,快樂太短。

細想起來,你假裝忙碌、假裝很累,假裝學習、假裝工作,假裝生活、假裝人生。假裝時間從來不夠,假裝指縫很寬、時間太細。雖然這個世界的忙碌,是因為每個人都很忙碌,但這個世界并不虛假。所以你的假裝就顯得很無聊,也很假。

因為忙碌,你不能干的事情太多,甚至是愛或是幸福;因為忙碌,你不能快樂;因為忙碌,你總覺得時間把你欺騙了,該快的很慢,該慢的很快。來不及青春就老了,來不及愛就散了,來不及快樂就悲傷了,來不及幸福就慘淡了。就這樣,時間都沒影了,你還忙碌到要死要活,不停的問活著還有什么意義。

假裝忙碌不過是你給自己找的活下去的理由罷了。因為你害怕,只要你沒了痛訴這個社會無德的理由,你自己都不敢看自己一眼。你沒有能力去成功你的人生,沒有能力去愛,沒有能力去快樂,所以你假裝很忙碌。這樣可以掩飾你的恐懼,不是恐懼這個世界,而是恐懼自己。你忙碌著證明你的失敗是理所應當的,而不是忙碌著證明自己是能成功的。

假裝的人,就是不敢該忙碌時忙碌,該休息時休息。你假裝忙碌地去躲避應該做的,然后看著時間告訴你,你的夢想和現實的差異。反正你沒打算實現你的夢想,因為你用瞎忙騙過了自己,也騙了時間。時間從來沒有價值,只有在你假裝忙碌后,被你消費后,才痛惜般的瞬間升值。

那上一個“一刻”,我干了什么?

心里怨恨著改這篇文章;

抽了一顆煙;

燒水泡茶;

站起來游蕩一圈;

QQ聊天三人;

瀏覽網頁數個;

看手機兩次;

洗臉、擦眼鏡;

什么也沒干,6分鐘…

好吧,上一刻,我假裝忙碌了,春宵一刻值不值千金不知道,反正我繼續虛度。

忙碌

左岸記:引用古侯子的一段話:

我們多數人都從心理上害怕一種空白,在這種空白的狀況下,我們感覺不到自己的價值和意義。從我的理解看,我們多數人活著都在尋找一種自己存在的意義和自己體現的價值。這有點人為什么活,這樣一個這些終極問題的味道。人們,即使不知道這個終極問題,或者表示不care這個問題,但無論在行為,還是思緒上,都不能逃避這個問題。總在一些時候,用一些方式,我們問自己,自己活著有什么意思,自己存在的意義在哪里。

我就是這樣,會經常的問自己。在一無所有時,問自己的價值所在,想象著自己擁有了一切,對自己而言又有什么意義。然而反復的問多了,又不能給自己一個明確的回答,再次面對這樣的問題時,多少就會有些恐懼。所以,就喜歡忙著,忙碌著會讓自己感覺自己在發揮自己的價值,忙碌著也會讓自己沒有時間問自己意義和價值這樣的問題,于是整個人似乎就充實了,心緒也平靜下來。可以說,忙碌著,對自己而言,是一種慰藉,也是一種逃避,即使自己開始嘗試接受真實的自己,依然也想著要讓自己忙碌起來。直面真實的自己,并不是那么容易一蹴而就,需要不停的磨練。

德魯伊Druid

德魯伊,70后。理工科碩士,喜歡寫作,職業經理人。 人入中年,攜妻帶子,止思踐行,與世界融洽、與自己坦然,充滿快樂生活的勇氣。 “質樸、靈動、喜悅、淡和”是為人生準則,“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為人生標準。 文風以毀雞湯、靜心冥想、兒童教育、心理應用等見長。 著有: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2》(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沒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學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憊的世間任性的活》(散文雜文集,文匯出版社)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活塞vs小牛 安徽11选5 个人投资理财平台 天津快乐十分 pk10开奖结果直 16岁av女优作品 西宁按摩最好 麻将辅助器下载手机版 快播a片资源代码 13张麻将玩法 安徽十一选五牛走势 四人单机麻将免费版 桥本凉作品在线播放 35选7 中国体育彩票29选7 步行者nba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