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就這樣慢熱地活著

2014-07-15 . 閱讀: 6,978 views

文/田禾

人活著,是要實現自我,而不是為了依附于任何人。所以,不要去模仿與揣測他人。應如同出淤泥而不染的蓮花般時常為身邊的事物增添光彩。從現在起,謹慎地選擇我的生活。——法頂禪師

生命總是被束縛著。

我們每個人每一次看似不經意的出行,并不具備真正意義上的單獨存在,都是各種因緣聚合而成。可能它讓你在心里做了很久的掙扎、籌備、抉擇,以及內心故事或情緒經驗的累積,導致的出逃之念達到沖動極限時,又契合了個人時間、物質上的充裕等等條件才能達成。

所謂的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其實是一段很長很長的心理蛻變之史。

我不是一個特別會表達的人,或者說是不太習慣用語言去訴說自己。當我身處繁華都市鋼筋混凝土叢林之中,在各種陌生人群和機動車之間穿梭時,身體里無時無刻不在誕生出無法預知的出逃閃念。那是對現有生活狀態和身心的極度厭倦。

誰不想豐滿地活著?

人需要提醒自己跳出固有姿態。巴喬曾是一名站在世界足球之巔的球員,當他從綠茵場上走下來時,并沒有依賴名聲,而是悄悄遠離世界足壇,一反常態地在他的家鄉安靜地過著隱居生活,跳出人們對他的固有印象。

他說,那才是他本來的自己。

哪個才是本來的自己?

腦海中閃現著自己過去人生中,曾經決絕地跳出固態的瞬間。

十五歲時,有了第一次離家出走。那年我上初二,長得瘦小而黝黑。暑假我常常獨自坐在山頭,埋頭不語,看著清江河里的船只。內心里幻想著那些船能帶自己去遠方。每天重復,再一頭扎進農田里,汗流浹背,別人都夸我是村里最勤奮的孩子。

緣于貧困和封閉,每天被父母呵斥著到山上去做農活。伴隨著身體上的勞累和心理上的絕望,有一天終于忍受不了了,決定離開。于是靠雙腳堅毅地從偏遠閉塞、沒有公路的小村莊走到清江邊,然后沿河坐船,花了三天時間才跑到從未去過的小縣城。以為那里是真正的彼岸。

那是十五年的空白成長里我第一次看到很多的汽車、樓房,第一次看到外面的人群,也似乎是第一次坐船。在街道上,我忍受著一個孩子真正的慌張、饑餓以及新鮮好奇。

然而,身無分文且又年少無知的我在縣城汽車站茫然無措,最后只能選擇退縮返回。途中路過一家新華書店,衣衫襤褸的我跑進去瞎逛,發現有兩本書自己想要,又沒有錢買,于是將它們挾在衣服里試圖偷走,不料出門時被店員識破。

我瞬間嚇得呆若木雞、滿臉蒼白,然后在店員的大聲責罵中倉皇逃跑,結果被馬路上一輛三輪車撞倒在地,差點兒沒命。

這給我的人生上了很重要的一課,以致于長時間思索著貧窮、不勞而獲和代價。

后來,我扒上一輛巴士坐到了清江碼頭,對一位船長撒謊說錢包被偷了,欺騙著他的善良,請求他解救我。我也的確無路可走,只能撒謊。好心的船長將我收留。晚上他出去打牌,讓我獨自在他房間睡覺,我看到抽屜里有很多錢。某一瞬間,貧窮的心里又涌起過誘惑,但最終控制住了自己,沒有打破那個善舉。

這個細節我印象深刻,也慶幸那顆罪惡的種子終究沒有發芽。

次日他安排我免費坐船回家。多年以后,每當我路過那個碼頭,總會想起曾幫助過我的好心船長,以及那個年少出逃而又未遂的故事。也許,那顆永遠渴望遠方的心正是從那里有了第一次起航。

十五歲出逃沒能成功,但人很難脫離欲念而存在。從少年時起,我就注定是一個無法安于現狀的人。每時都在為奔赴一個不一樣的自己而準備著,每時都有一顆渴望遠方的閃念之心。

十六歲時,我終于光明正大而徹底地離開了家。

那天,天不亮我就出發,背著一個破背包,懷揣著父母四處奔走借來的學費和村里所有人滿滿的期望,去了一個對他們來說很遙遠的小城市繼續求學。母親送我走了很遠很遠的泥巴山路。分別時,她笨拙而又有序地從穿在最里層的衣服口袋里,扯出一疊經過層層包裹的私房錢強塞在我手里。一直到車啟動,她都沒有說話,只是流著熱淚沿公路一直追趕著大巴車跑了很久很久……我看著她那時還算年輕的身影從車后窗慢慢變小。然后我又堅定地轉過頭,隨著大巴車一起走出了大山。

從此,我的生活軌跡發生了無法預知的變化。

一直到現在,這個畫面還時常浮現在腦海中。每當我脆弱無助或遇到挫折時,總拿它來激勵自己內心的那個勇者。而當年那個年輕的母親,早已年過六旬。她常常默默地張望著村口。

我們的每一次逃離、每一次顛覆,是源于想讓自己過得更好,這是每個人甚至每種動物都具有的天性。的確,我們應該更多地遵從本來的自己。

現實中,我顯得較為內向、被動和自卑。但在特定的群體或時刻,又常常表現出超過常人的狂熱主動和自信奔放。這是我身體里的兩面性?——?漂于現實之外的自然隨性和躲藏在現實陰暗處的自知之明,兩者之間的碰撞。常常不知道哪個是勝利者。

“我們最先衰老的從來不是容貌,而是那份不顧一切的闖勁。”在國企里的兩年工作經歷,囚禁著我的思維和求新意識,讓我變得鈍銹而無求。在體制這個舞臺上,我的缺點顯露無遺,始終不能變成一個圓滑而世俗的人。

當我每天封閉在枯燥而充滿心機斗爭的辦公室里燒心,躲避在一臺電腦后面觀瞻著這個世界并膨脹自己的物質欲望時,那些惰性、安逸、平凡、靜止、熱鬧又周而復始的生活,讓我失去了感知世界的力量。所謂的“身未動,心已遠”只不過是一堆贅肉增長過后的自我安慰和懦弱渴望。

可,這是本來的自己嗎?

印度心靈大師克里希那穆提說過類似的言論:“如果我們滿足于賺錢養家糊口,那么我們就看不到生命本身。我們的生命偉大而神秘,內部運行得像一個龐大的國家,它的深度和廣度令人驚詫。”

所以,我必須對自己的生活做一次徹底的顛覆,誕生出離之心,以觸醒我找到繼續前進下去的動力。于是,睜開嶄新的眼睛,拋棄掉舊有的自己,擱淺工作,開始了一場沒有線路和目的的行走。

那是對內心從未厭倦的追逐。

摘自在白云外書系《就這樣慢熱地活著(作者授權發布在左岸)

慢熱生活

《就這樣慢熱地活著》內容簡介:

生命的真意在從容過程中。
也許你慢下來的時候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聽到別人聽不到的。
擠不進的世界暫時別擠,不需要盯著別人的腳步,迷失了自己的節奏。
從現在起,謹慎地選擇我的生活,不再輕易讓自己迷失在各種誘惑里,不再回頭關心過去的種種是非。
何必要用一個模子去度量生活的價值?

《就這樣慢熱地活著》里,作者田禾通過漫無目的地行走去解讀自己。有時,只是停下來聞植物的味道,然后轉身走開;有時,隨便搭上一列最快開動的火車;有時,又像最真誠的朋友,聽自己懺悔傲慢和無知。
卸下向世界對抗的戾氣,去擁有不再需要對別人察言觀色的從容和無需聲張的厚實。不做遙不可及的夢,避開無事時過分熱絡的人際,使得生活少些負擔和承諾。

左岸記:人的一生總有那么幾個關鍵點,改變著生活的軌跡,那幾個關鍵既是先前積累之后的從容選擇,也是之后新篇章的里程碑,你怎么思考你現在的生活,自然指引著你下一步如何去選擇和面對展現在你面前的各個局面。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新疆11选5推荐 nginx静态资源 甘肃快三和值跨度走势 全国股票微信群二维码 最准的六肖期期中特 福建体彩11选五预测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快一定牛 股票今日大盘 山西定牛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融资买的股票 3d开奖号与试机号技巧 福建快3开奖直播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手机版 辽宁35选7走势图带坐标 正规股票交易平台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