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陌上花開

2014-06-27 . 閱讀: 4,671 views

…陌上花開梨花雨…

那時候情圣和田野,還在公司的宿舍混。情圣是高高大大的大廠礦孩子,欣長而略略有些彎曲,走路有點搖晃。因著在南京上的學,語調緩柔,羞澀而堅定。偶爾,烤肉啤酒伺候的時候,要啤酒時做作的陜西話,總讓田野恨不得不認識他。

“情圣”屬于田野報復性起的外號,一是夠帥,二是對女人夠細心呵護,再就是喝酒喝多了,談的永遠是愛和情,不像田野,從小就被叫各類老。

石雨也是他們一年來的,本分而精明,陜西話、普通話、河南話可以無縫對接。中規中矩,也緊跟潮流。冉冉升起的業務明星,昆亂不擋、八面玲瓏,在田野看了,是既仰視又奚落。

岳鶯早他們一年進公司,也混在宿舍里,也是廠礦的。這個城市在五六十年代東南西北搬來很多廠子,都叫著諸如“昆侖”“黃河”“紅旗”這樣的名字,曾經的輝煌和混亂可見一斑。岳鶯的廠子是上海那邊搬過來的,保留著那些與古城既格格不入、又自我陶醉的小精細和精致。

情圣對石雨和岳鶯都很好,好的肉麻,以各類早餐、水果和冷飲為主。剩下就是擋酒什么的,醉到哇哇吐,每次田野都讓他吐,怕他回去宿舍再折騰。

…菽麥漸黃桃紅時…

他們總是一起喝酒,間雜些對石雨、岳鶯圖謀不軌的人,再就是些田野拉扯著來付款的冤大頭。情圣是烤肉啤酒的死忠,每回都讓田野覺得辜負了他死皮賴臉拉來的贊助。

情圣是帶手帕的男人,擦汗、擤鼻涕一體;岳鶯是隨時補妝的女孩,吃烤肉總是會把釬子頭擦擦干凈再吃;石雨永遠不會讓桌上的東西缺和單調,還托大的不停數落他們;田野永遠按著他的節奏吃喝,隨時的拿著啤酒跟各類人一圈一圈一圈的喝,偶爾裝作曖昧的看著兩個女孩,心里想著下一把牛筋什么時候來。

情圣喝多了,會把襯衣脫了,光膀子,寬寬的肩膀,排骨架。襯衣就揉了扔在旁邊的椅子上,一般岳鶯會幫他疊一下。要是岳鶯沒理會,石雨會笑著罵著讓情圣再穿起來,情圣穿了也會敞著懷。

岳鶯拿指頭捅田野的時候,田野一般會看情圣,大約都是他搖搖晃晃站起來的時候。努力咽著唾沫,阻擋嘔吐的欲望,田野就指點著人買單,然后扶著他去犄角旮旯吐。然后捶著他的背,聽他說他沒喝多,或者不是因為擋酒喝不動那么多之類的話。

…瓜問生熟李子紫…

岳鶯請著去酒吧,情圣洋酒不行,紅酒也一般,這樣的場合田野擅長。各類酒令和小游戲里,岳鶯和石雨笑的放肆、喊的狂熱,眼睛亮的顧盼,香水被汗的蒸騰帶出來,胸嬌羞著亂顫。田野是笑著看,情圣是瞄上一眼,就急匆匆的看別的,或是怯怯的抿上一口洋酒,做痛苦狀。

酒吧的歌手是可以點歌的,情圣一貫數著自己的錢包點,他知道岳鶯唱歌好,也就挑岳鶯喜歡的點。然后就嘮叨,駐場的唱的不好,還不如岳鶯。岳鶯得意的笑,石雨就會鼓著岳鶯上去唱。情圣就來翻田野的錢包,客人唱是要花費多的。

岳鶯就去唱,唱的是真好,燈光如霧的給她光環,情圣就有點癡。田野繼續和石雨玩酒令,這時候的田野一般無敵,就是有點心疼他的錢。

有一次,情圣要去和岳鶯合唱,一出聲兒,調子就跑到山里去了。田野是轉著圈的打哈哈,把他和岳鶯拽下來。那天石雨和岳鶯喝酒杠上了,一杯杯的喝,走的時候岳鶯非要開車,田野的車停在兩棵樹中間,她前后撞了兩次才倒出來。

回到宿舍,情圣扶岳鶯回了她宿舍,還幫岳鶯脫了鞋,蓋了被子。田野悄悄的走出來,剛在床上躺利索,情圣自己走進來倒在床上,長長的喘氣。田野問怎么了,他說他喝酒喝的難受。田野說今天禁止吐,情圣說我知道。

…山水還來就菊花…

一起去爬山,山水聲色,秋近云高。

女孩子爬山也是秀場,也是吃貨附身。情圣背著大包小包,聽她們為野花野草大呼小叫,跑前跑后的服務著。然后撅著屁股,給擺各類姿勢的她們拍照。山水看似屬于他們,其實屬于田野。

田野埋怨她們的拖拉,他們嘟囔著田野只知道爬,屬于傻爬。情圣笑著說,兩個美女就知道美和吃,一個帥哥就知道服務和背東西伺候,一個大爺自顧自的爬山。

在一處溪潭邊休息,石雨在接岳鶯遞的水果時,一腳踩空把腳脖子崴了。疼的花容失色,眼淚嘩嘩的。情圣連蹦帶跳的過去,問怎么回事。石雨就是疼的哭,斷斷續續埋怨岳鶯,岳鶯尷尬站在一塊石頭上求助的看著田野。田野說,自己不小心,不至于,情圣,你扶她下山去。然后一片安靜。他們下山,岳鶯看田野,田野說你也跟著下去吧,我登頂后就下來。

夕陽即沉的時候,田野回到山腳。三個人有說有笑的,岳鶯和石雨,都戴著情圣給編的雛菊花環,黃艷艷的耀眼而醒目。石雨情緒很好,岳鶯也在暮色里牙齒白白的笑,情圣有點累癱的感覺。

大約后來,情圣還接送石雨上班下班,斷斷續續也有半個月。

…桂香隱約月初滿…

岳鶯出差回來,帶了不少土特產,約著田野一起喝酒。岳鶯和田野喝酒不講究,因為知道講究了,田野就煩了。

說起情圣,田野問她是不是喜歡情圣啊,她問為什么會喜歡情圣。田野說,“你得瑟的厲害,特別是石雨在的時候。”

岳鶯緩緩搖搖頭,抿了一下嘴唇,說,“愛吧,就好比是女人的美容院,反正能愛能喜歡的時候,干嘛不去愛和喜歡呢?”

“那你拉出一個舍我其誰的架勢,干什么啊。”田野不喜歡她這樣對情圣。

“他樂意啊,我也樂意啊,石雨倒是喜歡他,他未必樂意啊。”岳鶯捋一下頭發,眼睛亮起來,歪著頭。

“那你就保證情圣會喜歡你?”

“奇怪了吧你,我美我的,和他喜歡不喜歡有關系嗎?這好比,我點了一堆火,你高興了來取暖,不高興就走人,但最好烤火別燒到你。我就好比那堆火,我燒我的,美麗不美麗和你看不看、喜歡不喜歡有關系嗎?”

田野翻來覆去也沒想明白,酒倒是喝了一大堆,愛誰誰的成功把岳鶯灌醉,送她回了家。

…雪白風緊小軒窗…

田野約石雨吃火鍋。

石雨專門回去換的衣服,甩開腮幫子吃,在田野面前她倆倒是都不拘束。

“近期和我們玩的少了啊,忙什么呢?”

“哪有啊,累的跟狗似的,還玩呢?咱公司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得先把你不當人,然后讓公司把你不當人,就齊活兒了。”

“得了吧,見你沒少出去吃喝,怎么,不喜歡情圣了啊。”

“情圣?你不覺得情圣就是個情種啊,不是說濫情的那種啊,是真的情種啊,他那么認真的愛,誰受得了?”

“那你撩撥人家干什么啊。”

“我那是好心,要是情圣真喜歡了岳鶯,我估計小伙兒還沒明白怎么回事,就死去活來的。你也是的,看不出來啊,多情必自傷,你還好意思說是情圣的同居男友呢?”

“滾蛋,不被你們帶溝里我就不錯了,在你沒有決定把自己打發之前,吃喝記得我就行。”

“打發?”“婚呀。”

跟石雨吃飯,自然田野掏錢,但田野不擔心,這錢值,反正她會千方百計還回來。

…霓虹煙火上元燈…

情圣春節后準備辭職走,這幾年是沒干出什么名堂,憋屈的有點更彎曲的架勢。

田野躉了一瓶老白汾,和他在宿舍里啃鴨脖。

“走呀?””走!”

“想好了沒有啊?”“這個要想的那么明白嗎?”情圣倒把田野問無語了。

“對了,情圣,岳鶯和石雨你到底喜歡誰啊。臨走,收一個算了,出去可不好踅摸了。”

“你不懂,有些人你可以愛,但不能讓她愛你,你愛她你享受,她再愛你,你就死定了。比如石雨…”

“還有些人,有些愛就是自己的感覺,你自顧自的愛就行了,跟對象是誰沒關系,當然對象能有感覺最好。比如岳鶯…”

“還有些愛就是奔著成功去的,但凡不成功,這個愛自然就沒了。”

“愛情這東西,跑的太快了,把自己撞死,走的太慢了,被這個世界軋死…”

真他娘的是情圣,田野一邊咒著,一邊從背后扥出一瓶西鳳,老白汾加西鳳,不整死你不算完。

…半支梅香入心來…

那個年代總是不缺錢,因為錢已經花光了,也沒地方去要更多的。

那個年代總是很快樂,因為來不及憂傷,悲傷不如去醉一場。

那個春天其實蠻無聊的,因為都各自玩各自的,假裝忙碌和崇拜忙碌。

偶爾田野想,那些曾經讓自己寢食難安的事情,大多數也就是自己的想象罷了。

也或許,那些曾經讓你刻骨銘心的愛情,你為了繼續活下去,都會被各類輕描淡寫的理由改變。

陌上花開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江西快三 广西快3预测推荐号码 线上股票配资选哪家 北京快3玩法及中奖规则 最准极速时时彩全天计划 明天股票大盘分析* 股票入门视频教程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五码分布图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开奖间隔 30选5最高奖金多少 幸运赛车app注册平台 云南11选5最新公式 股票涨跌幅度 云南快乐十分预测 中国股市大宗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