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藝術的歸藝術,創新的歸創新

2014-06-17 . 閱讀: 4,684 views

文/黃永玉

有人問畢加索說:“你的畫我怎么看不懂啊!”

畢加索問他:“你聽過鳥叫嗎?

那個人說:“聽過,好聽呀!”

“你懂嗎?”

這個說明什么呢?藝術是有層次的。層次是什么呢?是懂到不懂。有的畫是畫給畫家看的,有的畫是畫給懂畫的人看的,真是這樣的。因為懂不是最高的標準,懂還有很多層次,很多講究。因為我這個人不是正式學院畢業出來受過很好的教育的人。說我就是打野食吧!所以我的胃口就比較好,什么東西只要是好的,我都容易接納。藝術這個東西我想大概是這樣。

很多年前不是講什么創新呢,講這個東西,有次開會我就問黃胄:“什么叫創新你懂不懂?”

黃胄說:“我也不太清楚。”

后來我問華君武:“你懂不懂什么叫創新?你是領導。”

他說:“我講了這話,我也不太清楚,我也不懂。”

比如說原來有個好的東西,只所謂創新就不要過去那個東西,自己建立一個新的東西,叫做創新。那就包括摧毀那個舊東西了。我們家鄉有個城市叫懷化,現在是個交通樞紐,大城市了。來了一幫青年,畫油畫、畫國畫、畫抽象畫的,畫得很好,在北京開了一個展覽會。畫是相當好了,不是普通的好。但是到了寫前言呢,在美術館前言上寫:我們這一群年輕人要摧毀那個舊的藝術,建立一個什么新的東西,怎么怎么,勢不兩立。過了幾天這一幫人到我家里來了,我說:

“你們這幫鄉下人嘛,頭一次到北京,北京就沒有來過嘛,你為什么要摧毀人家呢?人家又同你不認識,那個東西你摧毀它干什么,你又摧不毀。你畫你的畫,畫一輩子的畫吧!你還多了個任務,多了個還要摧毀別人的任務,你哪里有空呢?哪里有力氣?你自己努力都來不及,比如說你要摧毀我,我就要抵抗你了。我要抵抗你的話很簡單,我說:‘告訴你們的地委書記不給你們路費再來了。’”

開玩笑,他們也笑了。要建立一個什么“替天行道”舉起大旗干點啥,我說你把你的畫畫好吧。我說一個人窮一生之力如果把畫畫好已經不容易了。你還摧毀別人,你哪里有空啊?沈從文先生也講過一句話嘛,他說:

一個人寫了一輩子小說,寫得好不足為奇,寫得不好才真叫奇怪呢!畫畫也是這樣,就是畫畫,恐怕沒有別的辦法好想。如果想出名,往上爬、鉆門路、跑政治路線,另外就拼命地弄錢,就影響你畫畫了,你的畫也畫不好,花很多心思在別的上面嘛,怎么能畫好呢?

我就想到一個問題,想到畫的歷史、畫的發展。說創新,你今天不創新明天就創了?我以前就講過一個例子,我說那是比較閉塞的時候,我們某一個人從國外通過一種渠道得到一本外國的畫冊,把門關起來,畫、畫、畫,一個月、兩個月拿去給周圍的朋友看,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你是創新呀!這可不得了了。現在大家都有了外國的書,說:“唉!你學它的,再這個也就沒有什么新的好講的了。”

我從來不以創新為目標,你搞造型藝術吧,那個仰韶文化,陶器的樣子夠新的,你做一個我看看,你能超過它嗎?六千年前的東西,你來一個試試看,沒什么人能超過的。所以藝術上只有好壞,沒有新舊。我老是在想這一類的問題,一種藝術的新形式的出現,不是你想干就干的事情。比如說工業革命以后,產業革命以后,社會的力量擴大了,鋼鐵出現了,這個蒸汽動力各個方面出現了,電出現了,水泥出現了。于是呢,大城市出現了,高樓大廈出現了,那垂直的線越來越多,高得不能想像。橫線、垂直線、光、各種弧線、公路的弧線,人的美感起了變化,那么人家看到畫信服了,相信了,真有這么一回事。但是長期關在鴿子籠里頭的生活,他們又要求解放,他們要求精神上的解放,出現幻想,出現一些東西。不能滿足這些方格子、垂直線、弧線了,又出現了另外一些畫派,巴黎畫派那一批人,都是這么一下子、一下子出現的。畢加索這些立體派的出現,都是因為以前的原因產生以后的結果,都是這樣出現的,并不是說事情都是一下子出現的。

范曾認為中國畫就是中國畫,不要中西結合,把中國畫畫好。

范曾這個人我不喜歡他,但見解我們倒是一致的。貝聿銘是一個大建筑家,人家問他:你覺得中國的建筑,北京城怎么把它恢復起來?你的看法是怎么樣的?貝聿銘先生說:“三個字,‘太晚了’。”再問他:“你覺得中國傳統同現代化的建筑結合起來可能性怎么樣?”貝聿銘先生說:“兩碼事。”

就是這樣六個字,一個是“太晚了”,一個是“兩碼事”。

我就想問一下,為什么一定要結合?就等于那民間藝術為什么要改良?我實在不懂,人家好好的在那里,你改什么良。你的修養又不夠,對民間藝術毫無知識。你有一種想當然的力量,你可以做民間藝術的老師,改得一塌糊涂。我的意思是這樣,就是不同的范疇事情按照哲學規律來考慮。它是兩個范疇,就是不能硬把它搞在一起,小說是小說,新聞是新聞,新聞是報道發生過的事情,不能把新聞當成小說來寫。寫了那誰都不信了,因為小說可以編的嘛,拍照是告訴人家世界上真的發生這件事。你又重新拍一次,噢,人家說原來可以重拍的,原來那個效果就沒有了。不要去改來改去。

選自:《不太像學術報告》

傳統與創新

附:kent.zhu——平常的力量

有的時候,我常常無法進入狀態,這個時候我會選擇看書。一本好書有一種力量,一種代入感的力量,會讓你隨著做著的邏輯一路陷入進去,慢慢的將內心的浮躁都洗去,讓你沉靜下來,然后整個人也跟著沉了下來。

最近書荒,我甚至都開始重新看《金庸全集》了,因為那些寫書人的套路似乎都固定下來了。如果是寫個產品的書,來來回回就那么點事情,反反復復的那種結構,看的了無生趣,就連舉的那些例子都讓你覺得厭惡了;如果是寫經濟的書,總覺得敲不到點子上,看著看著就走神了;如果是寫小說的書,唉,還是算了吧….

一本好書,跟一款好的產品類似,要有一種“代入”的力量。能夠讓用戶跟著你設定的邏輯一路走下去,一種心無旁騖的沉靜。每個章節,每個功能模塊,都如同空氣,似有如無,但是又讓人欲罷不能。平淡無奇的呈現反而最有殺傷力,柴姑娘的《看見》就是這樣,真實,自有萬鈞之力。

學會平常說話,平淡無奇的呈現,反而是最有殺傷力的,這是柴姑娘自己職業成長的體會。讀到這里,心里猛然一震,這不就是我近1年來一直堵在我心中,不知道如何表達的東西嗎?

做產品這事,其實完全一樣。

剛開始做產品那會兒,我常常想,這個地方是我做過設計的,我一定要想辦法告訴用戶,拼了命的產品里做提示,想讓用戶知道。你看,我這里做了設計了哦,多酷啊,我想了好久才設計出來的哦,你來看看….在我的眼中,這就是設計,一個功能一定要加一點修飾,這樣才叫“設計感”,這是一件多牛逼的事情。

再后來,我發現,其實除了那幫同樣是做產品的人之外,平常用戶根本不買賬,這真是件自作多情的事情。然后有些剛入行的朋友會給你評論,“這個交互做的真贊”,“這個導航的樣式處理的真好”,“這個很創新”,“這個圖標很有設計感”….開始的時候,自己沾沾自喜,你看,還是有人識貨的嗎!但是,偷偷觀察用戶操作的時候,傻眼了,沒人跟你想像中的那樣操作,因為,這是你的“設計”,你的眼里只有設計,沒有用戶。而那些同行的評論完全都是在黑你啊,因為壓根不是你的用戶…..

于是,慢慢的,我的產品里很少有刻意的設計,即使有,也不會刻意的提示用戶。躲在后面觀察,如果用戶覺得不爽了,立刻拿掉。我開始去思考背后的事情,那就是,“如何講好一個故事”,如何去設計一種“代入”的感覺,如何幫助用戶更順暢的解決問題,用一種接近與平常的形式。

我告訴跟我合作的設計師和研發,我們不是在“設計”什么東西,我們是在幫助用戶達到,達到他的目標。比如,在寒冬的夜晚,找到最近的一家酒店落腳;在一個陌生的地方,下了火車,知道怎么去他預訂的酒店。這些東西,需要設計,但是,不是之前的那種設計。

我們所用過的所有的優秀的產品,其核心必然都是以一種很平常的接近于我們的生活的形式來表現的,這是一種設計,一種真正的設計。

但是,當一款產品成功之后,會有很多人基于結果去評論,用他們的標準去評判,覺得這是“招式”華麗的結果。當你看多了這種評論,你真就覺得,招式很重要,投入過多的精力去做界面的設計,交互的設計,唯獨忽略了對產品本身要解決的問題的思考。其實,這些就跟會點水袖功夫一樣,上陣殺敵時一概用不上!

對產品本源認識有多深,呈現才有多深。而你越接近這個深度,你越感覺到,其實,那些華麗的修飾,完全沒有必要,一種平常的展示就足夠了,足夠直指人心!

最后,感謝柴姑娘這本好書。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澳洲快乐8预测 秒速赛车彩票平台出租 11选5高手是怎么赢钱的 股市行情今日大盘 辽宁全运彩11选5玩法 炒股去哪里开户 黑龙江福彩36选7历史开奖 辽宁快乐12走势图手机版 深圳风采35选7 通辽谁做股票配资 福彩3d开奖查询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11选5青海推荐号 股票基金是骗局 上海体彩十一选五攻略 黑龙江36选7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