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有女兒的男人

2014-06-14 . 閱讀: 8,699 views

6月15日,父親節,回望人生,他是站在你身后最大的依靠。

文/晚睡姐姐

自從韓寒在微博上第一次公開了女兒小野的照片,這個梳著波波頭,長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的萌小孩就被網友熱烈追捧,風頭壓過了她爹韓寒。韓寒在微博上委屈地說:“以前看月亮的時候,人家都叫我韓少,現在新人勝舊人,在片場大家都叫我岳父。我的青春也太短暫了…”

明著抱怨,實際心里還不怎么偷著樂呢。誰家有個長相如此可愛,如此Q,還鬼精鬼靈的女兒——“兩歲多時她要摘一朵花,我說,小野,不可以,花朵也是有爸爸媽媽的,所以你要對這朵小花說什么呢?她若有所思,上前一步說道:乖,和爸爸媽媽說再見……她太犀利了”——誰能不愛呢?

做了父親的韓寒,油然而生一種責任感,“我要一輩子供養我女兒,讓她衣食無憂,想玩什么就玩什么,什么出人頭地、理想抱負,都是空的。她想要什么,我給她什么。”如果自己沒錢了,他也絕不改初衷,“我就是給李彥宏開車也要讓她過得好,讓我的子女不再為他們父輩感到慚愧。”

知名作家、80后精神領袖談起教育也沒了那份睿智,基本和所有初為人父,內心被小女兒的誕生弄得脆弱無比的男人一樣愚昧。這種想法近乎于天真,很難變成現實,你韓寒再厲害,也不能代替女兒去走她的人生,或許她會衣食無憂,可生活路上的順風與逆流依然不可避免的要由她自己去承擔。不說別的,就說感情,別看現在網友們呼喚韓寒岳父的聲音一浪高過一浪,那都是打哈哈湊趣,有一天,她真愛上了的某人,可不見得就能和她順順利利的走下去。和所有女孩一樣,總會在某個人身上,體會到人生最初的心碎。

但即便天真,這也是一個做父親最熱烈真摯的愛。因為愛,就不夠理性;因為愛,就愿意當她生命里的英雄。

女兒融化了韓寒的心,也讓他無形中變成了一個雙重標準的人。談到女兒的青春期,他說:“我肯定希望她的青春當中有初戀,她的男朋友一定要靠譜一些。當她確認她有男朋友的時候,我保證在72個小時之內,男朋友會被我查個底朝天。”查是為了什么,不就是要代替女兒把關,若是做人不靠譜,或是腳踩兩條船玩弄女性之類的,當爸爸的好出面干預嘛。不過他好像忘了自己以前曾經說過,“我也不覺得共享有什么敗壞道德的,婚姻應該是開放的,也就是說,在獲得了前配偶的理解和許可的情況下,你應當是可以疊加重復婚姻的,男女都應當是這樣。”

韓少的風流倜儻放浪不羈江湖屢有傳聞——他說過,“我和我太太的感情非常堅固,但也許和其他姑娘也早已如同親人。我甚至希望她們之間能夠友好互助和平共處,就是這樣。其他人會愛上我,我也許也會中意其他人,但沒有人能改變我和我太太的感情”——可把同樣的生活理論,換到自己女兒身上,他就不同意了。

換句話說,他可以和別的姑娘們在婚姻之內當“親人”,可不允許別的男人因為不忠誠讓女兒傷心。他能接受開放的婚姻,但若是未來有人要和小野搞開放的婚姻,他沒準會把那個男人打得滿地找牙。

中國文人里,男性沙文主義者較別的圈子更多。他們可以小情小調的歌頌女性的寬容、偉大,可從內心深處,他們多半都不怎么瞧得起女人,所謂愛情,也不平等,基本上都是男人占便宜,女人在吃虧。自己是這樣的男人,自然知道男人在這里面窩藏的小伎倆和貓膩,所以當父親的一定要火眼金睛仔細分辨哪種男人像自己,保證自家姑娘不吃虧。

所謂針不扎到肉上不知道痛,就是這個意思。總要當了父親,才能更真實的明白一個女人的喜怒哀樂,渴望與恐懼。

王朔在小說《一點正經沒有》中寫過:“……扣子伸出小手去弄花。陽光照在花園里,使人和景物都顯得明媚動人。扣子幾乎被陽光照透明了……天真無邪,無憂無慮渾然不知人事——令人不忍久視。”主人公方言對女兒扣子說:“……扣子,你爸學壞可全為了你,讓你以爸為鏡長大到社會上是壞人一眼就能認出來——可憐天下父母心。”

王朔家也是女兒,那也是他自己的真心話。后來他還寫了《祝女兒書》,狠狠地對女兒剖析了一下自己內心的陰暗面和真實心路歷程,堪稱王朔前半生的“懺悔錄和思痛書”。 專業人士評論:“文字極其優美和細密。王朔在這個私人情感領域里傾身投入,袒露摯愛親情,這在他以前的創作中從未有過。”他如此真誠,那是他自己生命的沉淀,更重要的,是女兒在他生命中的出現引發了他跳出男性特有的狹窄視野,有了最深刻的自我批判和反省。

現在好像說將心比心是一句特別老土的話了,按照王朔的語言風格應該是“過把癮就死”、“愛誰誰”。可人總不會永遠站在食物鏈的頂端,當跌落下來,體會到原來不曾體會到的感覺之后,才能讓憐憫和同情復蘇,知道自己施加給別人的那些有意無意的傷害,都是什么樣的感覺。

韓寒現在越來越像一位慈父了,陪伴小野成了他生活中一項很重要的事情。“我一直覺得所謂愛,就是陪伴,沒太多別的。”他說。這個有了女兒的男人,有一種內在的改變,一位純真的小姑娘喚起他不同以往的柔情。可見情場上的浪子們都應該生女兒,生了女兒,有了顧忌,呵護著她一顰一笑,或許才會對所有的女性都多一點慈悲心,變得沒有那么低級。

韓小野

附:韓寒:這里會長出一朵花?

小野在她很小的時候從她奶奶這里學會了一套評判標準,那就是害蟲和益蟲。有天我正吃飯,她突然從旁邊飛身而出,口中大喊一句,害蟲,打死。然后一只飛蛾就被她拍死了。
我大吃一驚說:我去,小野,這是不對的。
這句話的結果就是小野又學會了一句“我去”。
她說:我去,是奶奶說的。
這是我一直想和她探討的一個觀點,但我想了很久也沒找到合適的措辭。為此我和我的母親還爭辯過:對于那些蟲族,所謂的有害與有益都是相對于人類而言,但你讓小孩子有了這種二元對立非黑即白貼上標簽即可捕殺的三五想法,并不利于她的身心。我母親反駁道:那蚊子咬她怎么辦,難道還要養起來?害蟲就是害蟲,小孩子不能好壞不分,《農夫與蛇》的故事你聽過沒有?
毫無疑問,這事一直爭不出個結果。但小野飛身殺蟲讓我很生氣。我站了起來,以前所未有的嚴厲再次責問她:你可以么?你可以這樣做么?
她從未見我如此,退了一步,有點畏怯道:它是壞的小動物,它是蒼蠅。{那時候她吧一切在空中飛的昆蟲都叫蒼蠅}
我突然思路開朗,構建出關于此事完整的哲學體系:什么叫壞的,什么叫好的?你害你的小動物就是壞的,不傷害你的小動物就是好的。這個飛飛的小動物傷害你了么?你把它打死了,它的家人就找不到它了,會很難過知道么?你可以不傷害它們,如果它們沒有傷害你,知道了么?你這樣做,它會很痛苦,所以你錯了,你要做那些讓它很快樂的事情,你知道么?你想想,如果你找不到家人,你會難過么?
也許是我語氣太嚴肅,小野突然一句不說,兩眼通紅,凝滯幾秒,瞬間大哭了起來。
我沒有即刻安慰她,繼續追問:你說,你做錯了么?
小野已經哭得沒法說一句完整的句子,但抽泣之中,她還是斷斷續續說,我錯了。
我上前撫了撫她的腦袋,語氣緩和道:那你現在要做什么呢?
小野哭著走到那只飛蛾那里,蹲下身子說:對不起,你很痛苦。
看著她好幾滴淚都落到地板上,我心疼不已,更怕她為此反而留下更大的心理創傷,便心生一計,說:別哭了,我們一起幫助它好么??
小野噙著淚水,道,好。
我把飛蛾撿起,帶上小鏟子,牽上小野到了一片土地。我挖了一個小坑。讓小野把飛蛾扔了進去,順便告訴她,這是飛蛾,不是蒼蠅。我教小野把土蓋上以后說,這只飛蛾以前是個動物,現在它死了,我們把她埋了起來它就會變成一朵花,變成另外一種生命,就不會再痛苦了。小野你快去拿你的水壺來,我們要澆水了。
小野飛奔入屋。
我瞬間起身,跑到十幾米外摘了一朵花(罪過罪過),折返回去,把花插在剛才埋飛蛾的地方。完成這個動作,小野正好提著水壺從屋里出來。她走到那朵花前,驚訝得說不出話。我說:你看,就在剛才,它變成了一朵花長了出來,說明它已經原諒你了。
小野破涕為笑,依偎到我的懷里,說:它這么快就有了花。
我親了她一口,說:是啊,我們又是它的好朋友了。它很快長了出來說明它很快樂。
小野開心地笑了。
我說,別難過了小野,那只飛蛾變成了花,現在像我們一樣快樂。
夕陽灑下,我抱起她,走向遠方。我想所謂教育也許就是這樣,愛與耐心,加上孩子能明白的方式。這世界不是那么好也不是那么壞,但這世界上的很多東西不能只用好或者壞來形容。初秋,已經開始吹起涼風,但此情此景能溫暖一切。
她輕輕貼到我耳邊,說:嗯,爸爸,那我們再去打一個飛蛾吧。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pc蛋蛋预测软件怎么用 股票分析师招聘 好彩1在线购买 十大网上股票配资平台 青海福彩快三玩法 重庆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陕西11选5预测 黑龙江6十1开奖号码 朗玛信息股票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记录 5000元炒股一年赚多少 爱彩乐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道氏技术股票趋势 安徽快三精准计划 炒股直播平台 贵州十一选五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