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江湖再見,取山水之色

2014-06-11 . 閱讀: 9,014 views

“青山常在,綠水長流。他日江湖再見,自當把酒言歡......”這是武俠江湖人士所慣常的告別話術,有點類似我們大街上邂逅老相識的套路:有時間一定要出來聚聚啊!電話還是那個沒變吧……

結果,有時間寧愿在家里的馬桶上刷刷朋友圈,在約炮的路上等等紅綠燈,或是在辦公室的會議室一聲不吭,也不愿意撥打那個幾乎一百年沒變過的電話。而當年那個出來聚聚的約定,也輕易便成為了十年后某場觥籌交錯的飯局后的一句感嘆,或是幾十年后墓前雨花拂面時的一聲嘆息。

曾幾何時,“曾幾何時”這個四字成語還是抒情散文的流行用語;曾幾何時,要看偵探小說的可以去翻柯南道爾的福爾摩斯,要闖蕩武俠世界可以去看金庸的笑傲江湖,小女子處男友處崩了第一時間可以啃安妮寶貝尋找慰藉,漫畫我們聽說過宮崎駿是一面旗幟,而如果要是想刺激地體驗一下不倫的性愛,我們腦海中也會立馬蹦出渡邊淳一的《失樂園》。

然而時光流轉,轉得物是人非,可愛而多情的渡老已經去了真正的極樂園,他所一手構建的失樂園卻依舊在世界的每個角落上演。如你所知,渡老的筆鋒喜歡關注中老男人的戀情。?究其原因,用他的話來說;“年青人的愛,喜歡就能在一起,簡單得很。”再加上現在有了避孕套這一項偉大發明,說得不好聽,大家隨便得就跟屋頂上發情的貓一樣,不分時間地點場地也不管有沒有人偷拍想high就high。而中老年人卻不一樣,他們背負著更多的責任,責任之下的愛更加純粹——對此,恐怕很多讀者要把頭搖得像是撥浪鼓,特別是那些恪守三從四德的女性已婚讀者。坦言之,對于作為一個崇尚有趣文字高于一切的讀者,我對渡老的文字并沒有多大的喜愛,但對這套“不倫卻更純”的理論還是多少買單的。且不說死者為大,就光說這份中老年不倫之情感,能勾勒得如此細致入微,除了是經驗之談之外,必須有過硬的文字功底。

可惜的是,如今的江湖再也沒有他身影了,沒有能讓“失樂園”等同于“婚外情”的獨具匠筆。更讓人疑問的是,這日益不吃香的文學江湖是否還能走出真正的跟魯迅一樣棄醫從文的情愛大師?

除了島國的渡老,來自地球另外一邊的哥倫比亞作家馬爾克斯也離開了,帶著他那持續了快一百年(87歲)的孤獨。對此,我建議所有孤獨的人都可以看看這本鴻篇巨制《霍亂時期的愛情》——我可以確保你一定受益匪淺,正如確保你(或你男友)20歲看波多野結衣時一定會勃起一樣。

至于說,這位號稱魔幻現實主義的先驅作家,到底給這個世界留下了什么?估計得用另一本小說才能說透,所以我也不打算費這個勁。即便是在能夠預見到的江湖,再也難以見到那個曾發誓“死后150年都不授權中國出版自己的作品”的天才老頑固了。

以前我有一個女同事,長得嬌小可愛,北師大出品,氣質出眾,身材像小澤瑪利亞,臉蛋則有點像蔡依林,經常有人假裝向她要簽名的同時搭訕要電話,唯一的缺點就是已婚,更可惡的是她老公還是一個健身房教練,專職負責動感單車教學。

言歸正傳,那時候我們經常一起做項目,慢慢就產生了情愫——所謂的革命友誼,但如你所知我們不可能發生故事,她已經是人家的嬌妻了,我也不想被揍得不成人形,成為事故。

即便這樣,事故還是發生了。她被我那號稱跟陳坤同過班的光頭上司盯上了,并試圖潛規則她。她不順從,結果只有一個,被公司迅速逼走。臨走前,我給她送了一本書,正是馬老的《百年孤獨》。她問我為何送這本書,我想了想,說我可沒說送啊,是借給你,等你看完就還我。結果書借到現在兩年多了,還沒有拿回來,最近又聽說她懷寶寶了——突然有一種感覺,這輩子都很難見到她了。

眾所周知,97年已經過了很久了,除了留下香港回歸的里程碑式的記憶之外,我們還有幸在逐漸開放的同性江湖中看到了王家衛的《春光乍現》。與此同時,戴安娜王妃和著名的臺灣歌手張雨生都遭遇了車禍,未來真的成為了夢......就是這樣一個歷史性的的年份,我最愛的作家,王小波去世了。

如今十多年已經過去,王小波“門下走狗”都出了好幾季,卻還是后繼無人的架勢。究其原因,用其老婆李銀河的說法就是,那樣的一個文字天才,是那個時代的苦難所孕育的產物。對此,我恐怕不能贊同更多了——在這個窮人都忙著賺錢養家糊口富人忙著移民自保的歷史浪潮里,暫時是不能期望太多了,正如喬布斯離開之后,我開始喜歡吃雪梨,也逐漸更愛逛三星。

舉這么個例子,其實只想說明一個道理:偉大的東西都是可遇不可求,不管是人還是你那曾經滿腔的青春雞血。

韓寒首次導演的電影《后會無期》已經殺青,預告片也上了。他說他的滿意點很高,所以對于他這部電影我個人還是非常期待的。退一百步來說,只要比《某時代》等國產腦殘爛片好一點點就足以說服我進去電影院了,而且至少還會多帶一個人。

“你們的偶像都是明星,而我的偶像是一顆衛星。”電影主要講了幾個鄉村屌絲自駕游所遭遇的傳奇經歷,讓他們有了各自不同的命運歸宿,有點像是曾獲過奧斯卡最佳外語提名的《三個傻瓜》。電影中,這三個印度傻瓜最后還是相聚了,而我們中國的三個屌絲是否真的跟電影名一樣,后會無期呢?

最近,《舌尖上的中國2》又開始熱播,掀起了老百姓們新的一輪美食期待。藉此,某個天才(8成是來自陜西的)改編了拜倫的成名詩:“假若他日相逢,我將何以賀你?以眼淚,以沉默......以肉夾饃。”?如果將來有一天,我也能遇到愿意以肉夾饃來賀我的老友,未嘗不是一件眼淚婆娑的事。

寧財神的神作《龍門鏢局》的片尾曲《江湖再見》這樣唱道:?“......我走過千山萬水,只想再見你一面。 梔子花開的季節,讓我們江湖再見。”我也希望,青山會回來的,綠水會回來的,他日再見時候喝的酒是沒有塑化劑的,即便再見時已經不再是當年的容顏,卻依舊能帶有一份詩意——那將會是一件如此慶幸的事。但或許,我們唯一能夠把握的還是此時此刻。

謝謝閱讀,更多文章,可關注“沈萬九”微信公眾號:

沈萬九的微信

左岸記:初見談笑歡,再見已惘然。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報之以歌。哀吾生之須臾,托遺響于悲風,取山水之色,聽江上清風。

沈萬九

一手是風,一手是劍,我的夢想就不會太遠......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3d村杀码专家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正规 西安沐足店转让 股票交易 宁夏11选5前三直 上海时时乐计划 麻将三国破解版无限锦囊 山东麻将群1元麻将群 东京热Tokyo 生活片爱情电视剧2017 上原保奈美 天津11选5 江苏7位数 老11选5 亲胸揉胸膜下刺激视频 排球比分直播188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