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一刀斬到你桃花開

2014-05-05 . 閱讀: 7,679 views

親愛的,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至少從地理意義上來說是的。

21歲的紅河青年楊和良,心情特別惆悵。因為心愛的女朋友就要去遠方了,遠方是那如夢更如詩般美麗的麗江。從人滿為患的昆明火車站出發,去麗江的K9614次列車的開車時間是22點35分。熱戀中的這對小情侶,正抓緊這最后的分分秒秒,在密集的候車室里,說著那似乎永遠說不完的情話。可萬萬沒想到,生離還沒有開始,死別已經悄然拉開序幕。

楊和良沒能在這場接近于鬧劇的災難中幸免,他那年青的生命永遠停留在了法定婚齡前,停留在了這座春城的春天的夜晚,只留下了一段血色的回憶給其戀人,一個黑色的幽默給這世界。

恐怖的昆明砍人事件,一度讓所有人都害怕去火車站,去汽車站,去地鐵站,去一切人流密集的地方——遺憾的是,我們國家尤其盛產人流密集。我一個同事,年過三十,單身剩女,長得跟鳳姐一樣安全,胖的跟韓紅一樣富態,公司派他出差到廣東河源。她咬著嘴唇,目露兇光,擺出一副寧死不從的劉胡蘭形象,讓人看著就著急,真恨不得架把大刀在其脖子上,以烘托其堅韌不屈的形象。

本來妹子不愛出差也是無可厚非,只是讓我們疑惑的是,其態度變化之快讓人咋舌。要知道,在女漢子這個網絡熱詞風靡之前,我們這位女同事已經有女漢子的綽號了。女漢子經常自嘲自己的人身非常安全,可謂是其他女同事的福音,其他男同事避恐不及的同行,專出別人不出的差,專去別人不敢去的地。

在追問并排除了來M了、懷上了以及跟相親時間沖突等等各種合理原因之后,“劉胡蘭”總算開口了,說不行啊領導,以前擔心的只是失身而已,現在擔心的可是失生啊?!

由此可見,公司今年效應的增減,跟昆明的砍人事件也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眾所周知,最近砍人的事情比較多,比如說上海某醫院的砍人事件,以及長沙的砍人慘案,抑或是大連男子連砍4人,被農民工圍堵后跳樓.....正所謂不分省份,無論地域,砍人都是一個簡單實用的“好”辦法。最可惡的是,喜歡這一套的人還有著逐年增長的趨勢。照這樣發展下去,估計沒多久我們就要回到金庸小說里的武俠時代了,每個人出門都要帶上上好的利器,以備不時之需——即便不是路見不平或是仗劍欺人,起碼可以用來防身保命吧,實為延年益壽之居家旅行必備良物。

說到砍人者,恐怖分子畢竟是極少數,正如有錢人不可能是大多數一樣。有關這一點,放在我國,還可以樂觀點去想,這些恐怖分子手上的砍刀再怎么樣厲害,也是比不過俄羅斯的黑寡婦和伊拉克的自殺性炸彈吧——正所謂生命誠可貴,有沒有愛情和自由都一樣,所以本人對加強管制槍支彈藥的國策是非常贊許的。單從一點上來說,便足以說服我一百次不移民了。當然,我現在也沒有具備移民的條件,大家聽到這樣的話難免會聽出些酸意。

話說回來,本文也并沒有打算跟大家談恐怖分子,這個話題過于沉重,如此嚴肅,唯有國家的喉舌不足以HOLD住。而我,只想借砍人一事來跟聊聊幾乎存在于每個人身上的病——正如朱德庸的作品《我們都有病》里描述的那樣。要知道,這些毛病積累到了一定程度,我們便找到了“一刀斬到你桃花開”的勇氣和理由了。

在我住的小區不遠處,有一個菜市場,菜市場的門口,總有一幫新疆人賣羊肉——不是羊肉串,而且有意思的是,他們賣羊跟賣雞鴨等活禽一樣,是直接把羊兒當場殺給你看。如你所知,羊畢竟跟雞鴨有區別,反抗的聲音和畫面都非常刺激,群眾們似乎也特別愛看,吸引了不少人氣。當然,順帶買肉的人也就多了,特別是禽流感泛濫之際,更是里一圈外一圈地圍觀買肉,搞不清楚的還以為是在看“扶不扶”的車禍現場呢。

可是突然有一天(昆明事件后嚴打期間),我媽去買菜回來,驚訝萬分地告訴我,說那幫新疆人給警察帶走了,連人帶羊,還有各種的殺羊器械。帶走前,警察叔叔還留下這么一個公告,說這幫賣羊肉的販子就是打著賣肉幌子的恐怖分子,經調查,發現他們有著不可告人的動機。眾人(當然也包括我媽)頓時一片嘩然。

從這件事中,我們似乎可以得出這么一個結論,砍人者隨時就隱藏在我們身邊,當我們在為他們砍羊喝彩的時候,也許不知道哪一刻,就成了人家刀下的羊。

記得2006年的時候,全國曾爆出一個地震性新聞,來自于華南農業大學的一周四跳。我一個華農的朋友曾跟我回憶,說有一天她跟男友吵完架獨自去食堂吃完飯快回到宿舍的時候,突然前面2米處就砸下了一個人,血濺當場,嚇得她當晚就跟男友和好并且去外面開房了,后來她還嫁給了他,現在孩子都1個月了。后來又有2010年的富士康半年11跳刷新了新紀錄,這個記錄一直保持到現在,而且以我之個人愚見(不代表任何發表本文的媒體),并不是大家對破紀錄一事不感興趣,也不是“姓”福的人更多了,而是大家的發泄方式有了轉變。從以前的縱身一躍一了百了,到現在的橫刀立馬想砍就砍,某些老百姓的攻擊性正在急劇提升,自虐已經滿足不了他們對這個世界的失望。從生物學上來說,這也算是一種進化吧。

套用《龍門鏢局》盛秋月的口頭禪來概括就是:“我一刀斬到你桃花開,二刀斬到你故人來,三刀斬到你笑開懷。”當然,圍觀的人也許可以笑開懷,但我對被斬的人能否帶有同樣的幽默感就表示懷疑了。

陳浩南在《古惑仔》電影系列中尋找熱血,激情和所謂的榮譽;路內在小說《少年巴比倫》中用砍人的筆跡去構建一個小城少年的成長烙記。而我在上大學的時候,也曾通過一個叫做《罪惡都市》的游戲(游戲中有大量的隨意砍人的布景)去發泄對舍友經常拉一幫人在宿舍打麻將到深夜的不滿......也就是說,每個人砍的都不是人,是自己內心的寂寞,是對未來的恐懼,或是對這個世界的絕望。

美劇《白宮精英》在“9·11”之后做了一個特輯,闡述了這么一個主題:“所有恐怖主義的共同點是什么?那就是他們從未獲勝!”套用這句話,如今我們這個社會中所有砍人者的共同點又是什么呢?我想,那就是他們從未獲得平靜……

 

左岸記:沉重的話題,擴展閱讀一下“一個普通人離殺人有多遠——梁文道講《路西法效應》”這篇文章。不看文章,看視頻也行。

沈萬九

一手是風,一手是劍,我的夢想就不會太遠......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长沙小姐qq电话 南昌麻将算子方法 北京pk10 吉林十一选五出奖结 大沢佑香无码番号照片 上马麻里子奶为什么多 30选5 15选5百分百中奖技巧 球探比分网篮球即时比分足球比分 25选7 日本av女演员谁漂亮 股票融资方式 青海11选五5开走势图 365排球比分网 伟大魔术师 乱世群英三国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