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別忽略那些無用的事

2014-04-26 . 閱讀: 9,169 views

文/古典

這有什么用?如果我不做一個和自己專業相關的工作,四年學習有什么用?

會不會浪費?能力三核的修煉如此之難,隔行如隔山,如果我好不容易修煉出來的能力,卻不干這個,會不會浪費?

知識、技能、才干構成了能力,這三個部分兼容性各自不同。知識是最沒有遷移能力的,即使你讀到了醫科博士,照樣也不一定會做麻婆豆腐,隔行如隔山,說的是知識的差距。

但是到了技能層面,事情變得不一樣了。大部分的職業都由70%的通用技能(如運營、執行、營銷、溝通、管理)和30%的專業技能組成。你完全可以把以前學到的技能,遷移到新的工作里使用,再加上新學習的技能,迅速上手。職業與職業之間并無太大的差距。

而到了才干層面,職業之間的界限完全被打破。不僅是職業的界限,工作中培養的才干會蔓延到你生活中的每一個方面,你不想使用都不行。

彼得德魯克在《管理的實踐》中說,他認真的研究了當時(1950s’)的大學中所開設的課程,發現其中只有兩種對于培養管理者最有幫助,短篇小說寫作與詩歌鑒賞。詩歌幫助一個學生用感性的、富有想象力的方式去影響他人;而短篇小說的寫作則培養你那種對于人及人際的入微體察。詩歌和領導力、寫作和管理,雖然知識和技能都相差,但在才干上高度一致。毛澤東是個好詩人,丘吉爾和希特勒的畫都畫得不錯。

這就是為什么一個領域的高手很容易在其他方面也非常優秀的秘密,他們先在一個領域走到才干層面,然后再帶著這些才干與技能下來鳥瞰新領域的知識,自然是一通百通,就好比你站在17樓窗口鳥瞰過,在周邊的小區里面走,自然輕車熟路。

當你看到了能力的全貌,這個問題就會好回答得多——大學的學科學習不僅讓你獲得了知識,還有相關的技能和才干——即使你完全不從事這個行業,技能和才干也能遷移出來,運用到其他工作中。同時加速你在新領域的知識學習速度。

我畢業于湖南大學土木系,從大一開始,我就即不喜歡這門學問,也沒有獲得過什么好分數。畢業后,做了半年建筑工程師就徹底脫離了這個行業,再也未回去過。但回頭看去,我的確從這段建筑工程這門學問中獲得不少好處——這門學科帶給我理科學生的思考框架,工科學生的實用觀——這讓我在研究生涯的時候,一方面不會太文藝(我已經夠文藝的了),能區分科學和忽悠;一方面很注意實用的技術,我寧愿設計一個簡單卻能使用的模型,也不寧愿復雜得誰都不明白。我大學時代的建筑施工圖還處于需要用手繪的時代,你需要用2B鉛筆畫根粗線墻體,然后用2H在外面一毫米的地方畫一根細線代表有抹灰,然后用3B的鉛筆在里面畫一根粗的代表鋼筋,最后還要在鋼筋和墻體之間點上點加上三角形,代表這里填滿混凝土——所有這一切都需要在鍵盤上不超過一個字母的寬度上完成。這個過程讓我每次恨不得拿起鉛筆出門插幾個人。有細節控的人光削個各種標號的鉛筆就能干個1小時。后來上班又開始每天12小時的AUTOCAD,這讓我今天在設計個PPT時,簡單得簡直要狂笑出來。我的MBTI老師一直好奇我作為一個ENFP(外向、直覺、感情、感知一種人格測試的術語,簡單來說就是“偉大的激發者+著名的不靠譜者”),為什么對于細節、字號、顏色、字體有那么多設計要求。她認為這和我的人格不符。我會告訴他這是我在一個格子里面每天改12小時設計圖,就因為一個破字號或者線條,就需要重新返工練出來的嗎?估計就是在那里,我人格分裂了,一個說“我要做偉大的激發者!”。一個說“別瞎想,圖又來啦,你還是靠譜點吧”。

那年我20,完全不理解什么能力三核。當時的我對于未來全無規劃,也不知道練習AUTOCAD對于未來到底有什么用。只有一個樸素的信念,只要你認真做事情,總是有用的。

推而廣之,其實何嘗有任何一件事是白費呢?我寫詩歌要做文藝青年,寫長信和遠方的女孩談戀愛,到今天成為我的文字啟蒙。我和小明,王伯騎單車從長沙到北京,期間困難糾紛無數,這算是一次深遠的團隊組建;很多人夸新精英的戰略布局穩健,項目雖然慢但是有一個是一個精品,他們不知道我當年打《星際爭霸》是使神族的嗎?什么時候防守,什么時候進攻,什么時候攀科技樹,什么時候開分基地(公司),都有規律。

把當下當道場,把經歷煉成才干帶走,怎么會浪費?

 

摘自古典新書《你的生命有什么可能》

如果你拆掉過思維里的墻,那你一定想看看生命里還有哪些可能。歡迎關注我的新書《你的生命有什么可能》5月即將上市。

關注微信號“新精英做自己”獲得更多新書內容,免費贈書,書友交流。

無用之用

左岸記:“無用之用”出自《莊子.人間世篇》。意思為沒有用的用處,才是最大的用處。下面是葉傾城的一篇文章——《有用是毒藥,無用是解藥》,這是更文藝的表達方式了。

從鋼琴老師家出來,春夜正好,像件薄薄的黑絹衫子,親密貼身。
我一路問女兒小年課上學了些什么。我聽完一堆“八分音符”后,叮囑她:“要好好學鋼琴呀。”
她點頭:“嗯,我長大了要當鋼琴老師。”又說,“我也要好好學英語,要不然我去了美國,大家聽不懂我講話怎么辦。”很抱歉,她五歲,已經很自然地有了美國夢。整個社會的價值觀,就這么直接地以兒童體現。

我老懷大慰,又加一句:“圍棋也要好好學哦。”她學圍棋也快一年了。
她扭頭問我:“為什么?”
這回應出乎我意料,我一愣:“當然了,學就要學好嘛。”
她居然認真起來:“我又不想當圍棋老師,去美國要下圍棋嗎?為什么要學好圍棋?”
上一次被問及類似的問題,是在新東方與我同桌的15歲的女孩子,托福考了113分。我問:“聽得懂?”她微微一笑,笑容里全是自負。
我一時多事,說了句:“其實你英文已經很好了,有時間可以看看古文,背背古詩詞什么的。”
女孩詫異地看我,她撇撇嘴,“有什么用”四個字雖不曾出口,卻用身體語言體現了。
如果她是成年人,我可以理解這是粗俗的挑釁,但女孩一臉的認真。我于是想了又想,說:“說一個你可能知道的詩人吧,納蘭容若,他有一句詩:‘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那些要好的、視為姐妹的、以為是一輩子好同學、好朋友的人們,會漸漸淡掉,總有一天,你會驚訝地發現他們都變了。而他們說,不,是你變了。也許你心里會五味雜陳,感覺孤單,你有那么多感受,卻不知從何說起、向誰說、怎么說。這時,你想起這句‘卻道故人心易變’,于是,你明白了文學的意義就在這里,說出了你的心聲,撫慰了你的哀傷。我們脫離人猿已經很久了,我們所需的,不只是工具。”

如果技能與謀生無關,如果知識不用來生存,如果它不是通往美麗新世界的橋梁,那么,它有什么用?我盡量用女兒能聽懂的語言說:“圍棋可以鍛煉頭腦,提高你的邏輯能力和推理能力,這是所有學問和智慧的基礎。”這是一個先天不足的答案,因為她可以追問:學問和智慧,有什么用?
天文有什么用?它讓我們知道,我們的一生像微塵一樣輕;美有什么用?刺繡或者音樂,帶給我們的美感與驚喜,是擦過皮膚的戰栗……
所有無用的東西,都是有用的。
就像這樣一個美好的春夜,也許它真正的、唯一的用途,就是讓萬籟俱寂,讓女兒有機會問出她的“大哉問”:有什么用?
她會用一生,慢慢地找到屬于自己的答案。
而在我自己的人生譜系里,知識最高,智慧最寶貴。美,就是美,正如愛情就是愛情。我愛這所有的無用之物。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炒股交流平台 海南体育彩票飞鱼游戏 甘肃快三20200404029期开奖 山东体十一选五走势图 山西11选五遗漏查询 福建快3开奖 天津快中彩 上海时时乐值走势图 路易泽配资 山东11选5网上投注 斗地主棋牌游戏大厅 投资基金平台 江西快3助手走势图 今天股票行情查询 江苏7位数专家预测号 同花顺开放接口api